4、高平陵政变B
王晔秋2016-12-28 15:253,683

  桓范,字元则,按照曹魏帝国时代的行政区划来说,他是谯郡龙亢人(安徽怀远)。

  在东汉时代,龙亢这个地方和曹操的老家谯县都属于沛国(安徽淮北),到了曹操称魏王以后,为了尊奉他的祖宗们,就以老家谯县为中心,新成立了一个谯郡,从此以后,龙亢和谯县就不再属于一个郡,一直到曹睿死的前一年,也就是公元238年,龙亢才被划入谯郡,从此又和谯县在了一个郡里。虽然中间分开了将近二十年,但是龙亢人和谯县人无论是地域认同、生活习惯,都是高度相似的,说他们是老乡,一点儿都不牵强。

  桓范的家族,说起来比曹操的家族还要有名、还要受人尊敬。桓范爷爷的爷爷的爸爸,就是西汉末期全国知名的儒学总是桓荣。如果把桓荣算作龙亢桓氏的第一代,那么一直到第六代桓范,一直都是全国知名的儒学大族,而且家族里有好几个人都给皇太子当过老师。

  桓范出自这样的家族,在那个年代,只要躲过了东汉末年的战乱,自然是不愁做官了。所以在曹操当了丞相以后,桓范就跑到曹操身边,做了他的属官,由于是老家来的人,所以桓范很受重用、也很受信任。在曹丕称帝前夕,桓范担任了羽林坐监(禁卫军坐统领),在曹睿时代,他是中领军(中央禁卫军司令),后来,他又担任了尚书(国务院部长),没过几年,就被封为征虏将军、东中郎将、使持节(持有皇帝一级符节)、都督青徐军事(山东、江苏北部总司令)。

  从桓范历任的官职上我们就能看出来,这些官职,没有一个不是实权大、责任重的位置,没有两把刷子,还真是干不好,这充分说明了曹家对桓范的信任,也说明了桓范的能力。不过,人都是有缺点的,桓范最大的缺点,就是脾气大、不容人。他都督青徐军事的时候,驻扎在下邳(江苏邳县南),和他的副手、徐州刺史郑岐在一个城里。当大官的,自然要有一处宅子,可是桓范和这个郑岐,偏偏选中了同一个地方,偏偏两个人又都是硬骨头,谁也不让谁。桓范的符节是一级符节,那是可以在任何时候斩杀部长级以下的官员的,桓范一气之下,拿起皇帝的符节,就要宰了郑岐,当然,为了宅子杀刺史,那可是公报私仇,郑岐当然不会乖乖挨宰,拿起笔就向曹睿参了桓范一本,曹睿一看桓范这么不知轻重,立刻就把他免了职,不过,很快就又让他做了兖州刺史(黄河下游南岸)。

  但是和都督青徐军事的司令比起来,兖州刺史无论是官位上、实权上,自然都差了一大截。桓范整日闷闷不乐,一肚子不高兴。不久,朝廷又发来旨意,这回是让他去当冀州牧(河北南部全权省长)。冀州是曹魏帝国数一数二的大州,又是曹家最大的兵站邺城的所在地,这个州牧比刺史权力更大,自然是个肥缺,可是桓范却更不乐意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整个黄河以北、包括冀州牧的上面还有一个将军管着,而这个将军不是别人,正是镇北将军吕昭。

  吕昭也是曹家的老牌儿亲信了,镇守邺城的时间,前前后后也有几年,可是抡起资历来,他却是桓范的晚辈。桓范自认为自己要资历有资历、要能力有能力,说什么也不能跑到吕昭这个后生晚辈手下去干活儿。有一天,桓范和老婆仲长聊起这件事儿,桓范就说:“我宁可去做没实权的九卿给三公们下跪,也不愿意去伺候他吕昭。”他的老婆听他这么倔,就劝他说:“你以前差点儿杀了徐州刺史,人们都说你仗势欺人,如今你再为难吕昭,人们就会再说你欺下傲上啊!”桓范被戳到短处,老羞成怒,抽出刀柄就冲着他老婆捅了过去,当时他老婆正好怀孕,结果这一下子捅下去,就弄了个流产而死、一尸两命。桓范虽然为自己的冲动后悔无比,但是却仍然不能领悟他老婆的苦劝,最终说有病不肯去上任。

  曹芳即位以后,桓范再次出山,做了非常有实权的大司农。由于是桓范是儒学宗师家族,世代传授儒家经典,对文学、国学非常精通,所以早在曹魏帝国建立初期的时候,他就负责和当时著名的学者王象注释古代著名的大百科全书《皇览》,到了他做大司农的时候,更是利用业余时间,把读《汉书》的心得写成了一部二十卷的《世要论》。

  当时,蒋济已经出任太尉,可是要比起资历,桓范和他其实差不多,这样一来,桓范也并不尊敬蒋济。有一次,蒋济和大臣们开例会,桓范也在场,为了显摆一下,他拿出自己的书让大家看,并且特意跟蒋济说,蒋大人啊,我的书你要好好学习学习啊!大家一听,就一个接一个的把书递到了蒋济那里,可是,蒋济气桓范不尊重他,就是不肯看。桓范一看蒋济当场给自己下不来台,立刻讽刺蒋济,蒋济虽然也是个急性子,但也知道桓范是老资格不好惹,硬是没吱声儿,大家一看形势不对,也就灰溜溜的各自散了。

  曹爽当权以后,因为桓范曾经和他的老爸曹真打过交道,也就比较关注他,但是,因为桓范不会拍马屁,曹爽也不喜欢他,但是很尊敬他。司马懿封锁洛阳之后,知道桓范虽然官不很大,但是在曹魏帝国的权贵里还是很有威望,就打算让他当中领军(中央禁卫军副司令),桓范一开始打算接受,可是他的儿子劝他说,皇帝曹芳还在外面,咱应该投奔皇帝啊!桓范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去投奔曹爽,可是,他周围的属官都拼命的拦着他不让他去,桓范不听,硬是去找曹爽了。

  桓范驾着车跑到洛阳城南的平昌门,可是城门已经关了,正巧这守门官司蕃,是桓范过去的部下,桓范说自己是奉了皇帝的诏书出城。可是司蕃按规定要检查诏书,桓范就拉下脸来,说你是不是我的老部下,连我都不相信。司蕃一看老长官生气了,这才打开城门,桓范刚一出城,就对司蕃说:“司马懿已经谋反,你还不跟我一起走?”司蕃大吃一惊,赶紧去追桓范,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当时,司马懿正和太尉蒋济谋划事情,听到桓范出城的消息,大吃一惊,对蒋济说:“坏了,智多星跑了。”蒋济却笑着说:“桓范虽然有主意,可曹爽兄弟就好像一群劣马,眼里只有那点儿糟糠,一定不会听桓范的。”

  就在桓范来投奔曹爽的同时,司马懿的说客已经一波又一波的抵达。这些人,全是平时和曹爽要好的人,有侍中(皇帝高级顾问)许允、尚书(国务部长)陈泰、甚至还有曹爽的家臣尹大目。他们一起劝曹爽认罪回家,说司马懿指天发誓,只要曹爽兄弟投降,只免了他们的官职,绝对不伤害他们的性命。

  曹爽听到能活命,感到一线希望,就想投降,但是桓范却坚决不同意,他对曹爽说:““司马懿和你不共戴天,已经是明摆的事儿了。你们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全读到哪儿去了?像你们这种地位,又怎么能再做一个平民百姓!况且一个平民百姓劫持个人质,都还要拼死一搏,你们如今有皇帝在手,号令天下,谁敢不从!再犹豫下去,就真的完蛋了!”然而,曹爽却呆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桓范一看曹爽不中用,就劝他的二弟曹义,说你是中领军(中央禁卫军司令),你的一支禁卫军部队就在洛阳城外,洛阳城郊的武装屯垦部队,也可以马上动员起来。即使是不在洛阳打,跑到许昌集结全国军队,也只不过一两天的路程。许昌是陪都,那里的武器粮草足够支持部队用,我身上就带着大司农的印章,到了许昌就可以开仓放粮,有了粮就能招兵。”可是,曹义听桓范说完,也是一言不发。几天前还横行天下、天下无敌的四个兄弟,就坐在营帐里,从头天晚上呆到第二天早上,好不容易挨到清晨,曹爽终于拿出佩剑,插到地上,做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不当官儿没关系,大不了做个富家翁!”桓范一听曹爽苦想了一夜,就是这个结果,放声大哭、破口大骂:“可惜你们的爸爸曹真一代英雄,竟然生下你们这一群猪!想不到我桓范今天竟然陪你们这帮人一起全家死光光!”

  怀着极度沉痛的心情,曹爽把司马懿弹劾自己的奏章给了小皇帝曹芳,请曹芳下命令免除自己的官职,然后乖乖的领着他的效忠者们回到洛阳。在城南的浮桥北头,曹爽一行见到了司马懿,然后一起向他叩头,感谢他能够宽恕这些人的性命。司马懿远远的见到桓范,大声的喊:“桓大人,你这是何必呢!?”桓范心情沉重,无言以对。之后,曹爽兄弟全部回到曹爽的府邸,小皇帝曹芳责备送回了洛阳王宫。

  司马懿命令洛阳的地方部队,把曹爽的家团团围住,在四周建起高高的箭楼,全天候监事曹爽的一举一动。曹爽带着弹弓,想在自家后花园散心,箭楼上的士兵就喊:“前任大将军,东南行走!”曹爽郁闷到无以复加,然而却无可奈何。因为实在摸不清司马懿到底是什么意思,曹爽兄弟几个一合计,决定向司马懿要点儿米面日用品,来试探试探。曾经天下无敌的曹爽,给司马懿写信说:“贱臣曹爽,惊恐无措,自招大祸,前几天派下人去求粮,结果现在还没回来,现在家里已经没吃没喝,麻烦司马大人能够给我们送点儿吃的,让我们继续活命。”司马懿一听说,立刻亲笔写信说,自己并不知情,然后让马上人给送去大米肉蛋。曹爽兄弟看着这些东西非常高兴,他们认为,就凭这一点,司马懿一定会留他们一条性命了。

  然而他们错了。

  司马懿是什么样的人呢?他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绝,当他下定决心推翻曹爽的时候,他就已经预见到,自己再也做不了曹魏帝国的忠臣了,因为曹爽一死,他就会掌握最高权力,而一旦掌握这个最高权力,他就是再想还给皇帝,也毫无可能了。他曾经指天发誓,不伤害曹爽等人的性命,但这是不可能的,即使会遭报应,曹爽也必须死,就像跑去投奔曹爽的桓范说的一样:

  “以你们这种地位,想做一个平民百姓,又怎么能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晋五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晋五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