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高平陵政变A
王晔秋2017-04-15 04:072,828

  在洛阳城很多官员的咒骂声中,曹魏帝国进入了公元249年2月5日,这是一个对于整个中国历史来说,永远值得铭记的日子。

  在这一天,大将军曹爽带着小皇帝曹芳,出城给死去的前任皇帝曹睿上坟,坟地在洛阳城南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像往常一样,曹爽不光自己去,还把自己的亲兄弟们都带上,一起风风光光的离开了首都。

  在家悠闲养老的司马懿终于等到了曹爽出城的消息,眼中顿时恢复了当年指挥千军万马时的死亡之光,在他的身边,站着两个同样饱经腥风血雨和耻辱的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

  “开始吧!”

  作为掌管全国对外作战事务近三十年的当代军神,司马懿的老部下和忠实FANS布满全国,司马懿虽然名义上退休,但他仍然有私人武装,这些人对他绝对效忠。由于曹爽的无限嚣张和对司马懿的拼命打压,同情和支持司马懿的人已经占到了绝大多数,连太尉蒋济、司徒高柔这些曹魏帝国政治圈里最高级别的人,也都和司马懿站在了一起,所以当司马懿开始行动的时候,高柔、蒋济也利用他们常年积攒出来的威望和人脉,积极的帮助司马懿,减少他政变的阻力。

  平心而论,司马懿虽然资历、势力和曹爽不相上下,但是由于曹爽的刻意控制,他现在能够合法调动的兵力并不多,甚至连曹爽留在洛阳城里的禁卫军的一个零头也没有。不过,由于曹爽不在洛阳城,这些人群龙无首,不能够马上形成合力,这也就给了司马懿极为宝贵的时间把他们各个击破,而且,司马懿的帮手蒋济,在中央禁卫军里前前后后当了十多年的一把手、二把手,有他的劝说和拉拢,又成功的让很多禁卫军将士反水或者按兵不动,这样,又进一步削弱了曹爽对洛阳城的控制。

  魏晋时期的洛阳城,是在东汉时代被董卓毁掉的洛阳城的基础上重建起来的,根据考古发现和推测,它应该有外城、内城、宫城三个部分组成。外城北到邙山,南到古洛河,南北大约是五六公里,东西大约是七八公里,北面长难免窄,沿着当时的山势河流建造。内城在外城的里面,北面离外城的北城墙基本是一公里,南面紧贴着今天的洛河,南北大概四公里,东西大概两公里,洛阳城绝大多数的标志性建筑,比如说皇宫、武库、太仓(皇家仓库)、太庙(皇家祖庙),还有最重要高官的宅院,都在这个小小的内城里面。宫城又在内城的里面,它的北面距离内城的北城墙也就是半公里,东面距离内城的东城墙大概一公里,南北大概一个半公里,东西不到一公里。

  武库是洛阳城里最重要的军事设施,因为禁卫军绝大多数的武器,都存放在那里。按照当时的规定来说,除了值班的禁卫军,其他人是不能拥有大规模武器装备的,在首都里私藏兵甲,在历朝历代都是重罪。所以司马懿想要发动政变,就必须占领武库,然后才能大规模把自己的人武装起来。从位置上来说,武库在内城的东北角,而曹爽的家,就在武库的南边,司马懿的家,在内城的东门,又在曹爽家的南面,想要占领武库,就必须经过曹爽的家,从这个布局我们就能看出来,曹爽也不是白痴,他明白武库的重要意义,所以才会用自己的家护住武库。

  当司马懿经过曹爽府的时候,曹爽家里的所有部队立刻全军备战,堵住了他前进的道路。当时,曹爽的老婆刘夫人听到即将开打的消息,非常害怕,亲自从内堂来到外厅,问曹爽的帐下督(作战总监)严世:“现在人家已经打到家门口来了,该怎么办啊?”严世激昂的说:“请夫人别害怕”,然后领着人上了防护墙,命令士兵搭起弓就要射司马懿的部队。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另一个将领孙谦却立刻拦住他说:“天下大事还不知会如何发展哪!”严世三次发出进攻命令,孙谦三次阻拦,最终,严世终于放弃抵抗,司马懿也没有浪费时间攻打曹爽住宅,领着人就闯了过去,顺利控制了相对空虚的军械库。

  军械库里全是各种精良的武器,占据了这里,司马懿的部队犹如猛虎添翼,士气大增。然后,司马懿立刻命令弟弟司马孚、儿子司马师、司马昭再次绕过曹爽的住宅,然后向西控制宫城。由于蒋济、高柔这些老臣都在司马懿的身边,宫城的守军没有太多抵抗就打开了城门,司马孚、司马师把住了宫城的南门司马门,司马昭进入宫城警戒,控制了郭太后。由于宫城被司马懿一方控制,曹爽的禁卫军就和宫城失去了联系,更不敢擅自发兵,蒋济、高柔等人利用郭太后的名义,召见百官,等绝大多数官员进入宫城开会的时候,迅速的关闭了洛阳城门,守住了洛阳城南的浮桥,防止曹爽回军夺取洛阳。

  在城里,司马懿请高柔率兵进驻曹爽的大将军府,代理曹爽的权力;又派忠于自己的太仆(皇帝仪仗部长)王观率兵进驻中领军(中央禁卫军)司令部。由于曹爽主力在城外,司马懿兵变又突如其来,留守在成立的曹爽军队顿时瓦解,要不投降、要么溃散,至于像何晏、邓飏这类只会纸上谈兵的高参,更是不值一提,在司马懿的军队面前,只能束手就擒,毫无招架之力。就这样,在一天之内,洛阳城被司马懿完全控制了。

  在确定完全掌握了首都之后,司马懿马上向仍在城外祭拜爸爸的小皇帝曹芳发出奏章,弹劾曹爽,信里是这么写的:“过去老臣从辽东回来,先帝让陛下、秦王和老臣一起走到御床前,先帝爷抓住老臣的手,对身后的事情仍然不放心。老臣当时说,武帝、文帝(曹操、曹丕父子)也都将身后事托付给老臣,请您一定放心,万一有事情发生,老臣一定会以死报效。这些话,当时很多在场的人都听到了。现在大将军曹爽背弃先帝遗诏,违法乱纪、胡作非为,对内嚣张可比天子,对外独断专行滥用权力,还破坏禁卫军军营,霸占皇家武器库的武器。朝廷里的重要职位,全是他的亲信;皇宫里伺候了几代先王的禁卫军世家,全被换成曹爽的新人。曹爽他们占据要职、相互勾结、目无天威,一天比一天厉害。在皇宫之内,他们又让宦官张当做总管,专门监视天子、内外串通,挑拨皇上和太后的关系,离间母子亲情,朝廷已经动荡难安,人人心怀恐惧,这样下去,陛下只是暂时借坐帝位,怎么能长久!?这不是先帝在御床上把陛下托付给老臣的本意,老臣虽然年迈老朽,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先帝的遗旨就这么落空?以前赵高胡作非为,秦朝因此灭亡,吕后、霍光一家被铲除,汉朝的帝业才得以延续长久,除奸救国,正在此时。老臣我、太尉蒋济、尚书令司马孚,都认为曹爽已经有不臣之心,他们兄弟也不再适合掌管禁军、统领军队,老臣已经向郭太后报告,太后命令老臣按照奏报办理。老臣建议,立刻罢免曹爽兄弟的官职、军权,以侯爵身份回家,不得拖延,如果不听命令,立刻军法从事,老臣现在正强撑病体领兵驻扎在洛水浮桥,警戒首都,以防突变。”

  奏章很快就传到了洛阳城南不远处伊水河南岸的皇帝行营,确切的说,应该是掌握着军队真正控制权的曹爽手里。

  五雷轰顶!!!

  这就是曹爽此时的感觉。

  曹爽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他既不敢带领军队去夺回首都,又不敢把奏章拿给小皇帝看,只好先就近扎营,让士兵把树砍了,把军营围起来,然后就呆在自己的帐篷里愣神儿。正在曹爽六神无主的时候,外面有人通报,留守在洛阳城里的大司农(农林部长)桓范,居然从城里跑出来见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晋五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晋五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