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计划外的辅政大臣
王晔秋2016-12-28 15:253,726

  皇帝病重,也不是一件特别了不得的事情,可是对于现在的曹魏帝国来说,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谁也想不到曹睿在刚刚34岁的时候,就要见佛祖去了,人们总是认为,他这个岁数,没有孩子也不打紧,因为到了四十、到了五十,他总会生个把孩子的,可是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是真的不会有孩子了。

  曹睿玩儿了那么多的女人,却没有生下一个儿子,所以他只能收养了两个孩子,一个叫曹芳、一个叫曹询。

  曹芳的亲生父母是个谜,有的说他是曹彰的孙子,爸爸是曹楷,但却并不能确定。总之,大家只知道他突然就从宫里冒了出来,然后就被曹睿认作了皇子。从血缘上说,曹芳是个野孩子,不过我们可以推测一下,当时曹家的有为青年那么多,可是为什么曹睿非要认一个八岁的野孩子当自己的继承人呢?所以只有一个答案,在曹家这些人里,谁也没有曹芳和曹睿的关系近,一个八岁的野孩子能和皇帝的关系最近,最大的可能就是曹芳是曹睿的私生子,或者在当时曹芳妈妈的身份过于低贱,不够格去做未来皇帝的皇太后,曹睿在有名分的老婆们没有生儿子的情况下,只好把本来可能永远被历史抹掉的野孩子曹芳立作养子,让他来继承整个曹魏帝国。

  在有了继承人以后,在公元238年12月24日,曹睿又一反常态,任命了一大堆皇亲国戚来担任未来皇帝曹芳的辅政大臣:首辅大臣是曹操的儿子、大将军曹宇,曹宇之所以能够担任首辅,完全是因为和曹睿的私交非常好,因为曹睿小的时候和曹宇住得很近,从小就一起玩儿。另外的几位辅政大臣是:曹休的儿子、屯骑校尉(禁卫军骑兵指挥官)曹肇;曹真的儿子、武卫将军曹爽;据说是夏侯渊孙子的领军将军夏侯献;曹操的养子,骁骑将军秦朗。

  看完这一串儿名单,我们可能会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曹睿和曹丕一样,也是严酷打压皇族,只重用外人,所以在他临死的时候,曹家和夏侯家这两个皇室家族,已经没有几个人掌控实权了,军政高层和封疆大吏,几乎全是外姓人。但是,曹睿在临死前能够做出这种部署,应该是之前很多忠臣们的建议点醒了他,他自己也意识到了重用皇族的重要性,所以这些辅政大臣里,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外姓人。

  最让人意外的,就是司马懿老大爷的落榜了,在曹操的干儿子都做了辅政大臣的时候,这位辅佐了曹操、曹丕、曹睿的三朝老臣,居然榜上无名。应该说,这是曹睿在感情和理想之间做出的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他是在明确的告诉包括司马懿在内的所有外姓大臣们:先生们,虽然你们功劳、名声、实力都很比曹宇他们强,但你们是外人,你们永远都是曹家的奴才,前途虽然光明,待遇虽然丰厚,但你们永远只能做经理,做不了股东,曹魏帝国,还是我们曹家的。

  如果这些皇族能够按照曹睿临死前的意愿顺利掌权,曹魏帝国的最高权力,仍旧会在曹家内部流传下去,但可惜的是,这个计划,却因为孙资、刘放的阻挠而意外流产了。

  因为曹丕、曹睿一直重用外人,所以在曹睿病重的时候,实际负责朝政的,也是两个外姓人,孙资、刘放。刘放和孙资是曹操一手提拔起来的,曹操做了魏公爵以后,任命他们同时担任秘书郎(中央图书馆委员)。曹丕称帝以后,设立了一个叫中书的机构,这个机构在那个时候,就是皇帝办公室,孙资就是正职中书令,刘放就是副职中书监。中书令和中书监虽然只有三品,但却实际负责国家事务的上传下达,所以非常有实权、地位也非常重要。曹睿即位以后,对孙资、刘放更加宠爱,让他们两个人兼任侍中(皇帝高级顾问)、光禄大夫(国务顾问),全都封为侯爵。

  孙资、刘放不是皇室成员,却以外姓人的身份,掌控朝廷机要二十年,自然就有很多人看不过眼,更何况,国家这么大的一个摊子,如果特别宠爱一两个人,也确实容易出问题。后来成为曹魏帝国重臣、当时还是中护军(中央禁卫军副司令)的蒋济,就向曹睿提出过不要过度重用孙资、刘放,但是曹睿用惯了这两位大内总管,没有搭理这项建议。

  曹肇和夏侯献也看不惯孙资、刘放,在被任命为辅政大臣以后,他们觉得非常扬眉吐气,把孙资、刘放就更不放在眼里了。有一天在皇宫里,两个人看到那颗专门让公鸡打鸣儿的报晓树,就说:“公鸡占这棵树也够久了,看它还能再占几天?”很快,二人的话就传到了孙资、刘放的耳朵里,他们害怕曹肇这些人掌权以后,会对自己不利,就开始想尽办法让曹睿改变主意,撤了曹肇这些人的职。

  根据《三国志裴松之注》记载,当时曹宇被任命为首席辅政大臣以后,日夜都陪在曹睿身边,孙资、刘放想要说曹宇的坏话,可是没有机会。12月28日这一天,曹睿越发感到自己危在旦夕,叫曹宇出宫去找曹肇那些人商议后事,当时,他的身边,就只有孙资、刘放和曹爽三个人。刘放感到这是一次难得的变天的机会,就偷偷把孙资叫了出来,然后让他跟着一起说曹宇这些人的坏话,孙资这个时候仍然说不可以这么做,刘放立刻变脸说:“现在咱们都要下油锅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孙资一听,也意识到翻身的机会不会再来,立刻胆壮,跟着刘放一起走到曹睿的床前,然后哭了起来。

  曹睿一看自己的爱臣在自己还没有死的时候就一起哭丧,又觉得晦气又觉得惊奇,就问怎么回事儿,刘放、孙资就一起说:“皇上已经危在旦夕,一旦有个不测,后事该托付给谁啊?”曹睿就更纳闷儿了,说:“我不是已经把后事托付给燕王曹宇了吗?”刘放、孙资就等这句话,马上接茬儿说:“皇上您忘了先帝爷曾经留下的遗诏了吗?亲王不得辅政啊。而且您现在刚刚得病,曹肇、秦朗那些人就和后宫的嫔妃们勾勾搭搭。燕王曹宇,更是在皇宫外面招兵买马,不让我们进宫见您,这些人,就是要颠覆您的基业啊!而且太子年龄太小,不能亲政,外有雄握强兵的敌国、内有心怀怨恨的百姓,皇上您不从长远考虑,把祖宗的基业交给这么几个草包,您看您才病了几天,现在宫内宫外已经完全控制在人家手里您都不知道,所以我们俩才替您痛心啊!”

  人在病重的时候,往往特别容易多疑和激动,而且曹睿本来就一直非常信任刘放、孙资,一听这话,气得差点儿当初咽气,立刻就问刘放、孙资:“你们看这事儿该怎么办啊?”当时只有曹爽在旁边,刘放、孙资就顺势推荐曹爽,因为他们和司马懿关系一直非常好,又推荐司马懿做曹爽的副手,曹睿在极度气愤之余,没有多想,痛痛快快的就答应了刘放、孙资的建议。等到曹肇晋见曹睿,知道了他的决定,立刻委屈的大哭不止,曹睿心一软,又收回了命令。可是曹肇刚刚出宫,刘放、孙资又立刻再次劝曹睿不要迟疑,刘放还劝曹睿写个手诏,怕他死了以后罢免曹宇等人的命令就死无对证了。可是,曹睿这个时候已经连拿笔的力气都没有了,刘放赶紧拿笔研磨,拿着曹睿的手写下了决定曹魏帝国命运的任免昭书:曹爽被任命为大将军,曹宇等人则在被任命仅仅四天之后,就被全体罢免。据说曹宇等人得到这个诏书的时候,又惊又悲,互相看着大哭了一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就回了家。

  然而这一切内幕,远在东北的司马懿并不知情,因为废立辅政大臣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在皇帝身边儿,是不会有人告诉他的。

  在刚刚杀掉公孙渊的时候,司马懿忽然做了一个梦,梦见曹睿枕着他的膝盖说:“看我的脸”,司马懿低下头去看他,发现他平日里英俊的面孔,已经极度扭曲,和平时特别不一样。醒来以后,司马懿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不久就接到曹睿的圣旨,当然,这个圣旨是曹宇还是首辅的时候决定的,曹宇担心蜀汉帝国趁着曹睿病重或者去世的时候大举进攻,就命令司马懿不要回洛阳,立刻到长安去镇守。可是几天以后,司马懿却接到了曹睿亲笔写下的手诏,这个诏书是让他立刻赶回洛阳面谈。这个时候,司马懿已经知道,在短短四天的时间里,首辅大臣就从曹宇换成了曹爽,前后接到完全不同的命令,他立刻想到中央可能出了乱子,于是抛下大队人马,带上精锐、坐上轻便小车就往洛阳赶。

  当时司马懿的军队刚刚走到汲郡(河南卫辉),离洛阳还有两百多公里,但是情况紧急,年近六十的司马懿,硬是忍受着强烈的颠簸,一天就赶到了洛阳,一路直闯宫门,终于在公元239年的正月见到了曹睿。

  司马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位仅仅35岁的皇帝,现在居然已经面露死相、容貌变形。35岁啊!真是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贵为皇帝,却只能享受这么几年的人间光阴。

  曹睿一看到司马懿,立刻回光返照,激动的伸出手紧紧握住司马懿,说出了司马懿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话:“死怎么能忍?我之所以强忍着不死,就是在等你,如今见着你,我就是死也安心了。我死之后,你要好好辅导我的儿子。”说着,还把两个养子曹芳、曹询喊到床前,让太子曹芳抱住司马懿的脖子,告诉司马懿:“这就是太子,你要看清楚,不要看错了。”

  这是推心置腹的感情,这是君臣之间最高的信任。

  伴随着曹睿微弱的声音,司马懿心疼得老泪纵横。

  当天,年仅8岁的曹芳被立为太子,曹魏帝国的第二任皇帝曹睿,也于当天去世。

  于是,司马炎的爷爷司马懿连着熬死了曹魏帝国的三代皇帝(加上没有称帝的曹操),成为最为德高望重的四朝元老,司马炎也就成为了魏国比皇帝还牛的辅政大臣家的小少爷了。

  如果没有意外,拥有完美童年的司马炎将会拥有完美的一生,凭着爷爷的功劳合法的当大官儿、挣大钱儿、娶好多的漂亮媳妇,生一大堆尊贵的儿子和女儿。

  然而,历史不是故事,如果没有点儿意外,怎么会精彩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晋五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晋五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