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短暂的蜜月时期
王晔秋2018-03-22 11:576,194

  司马懿的心情很沉重。

  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见过多少生离死别,可是一想到前任皇帝曹睿,司马懿就深深感到一种痛。

  但痛又能怎么样,死者长已矣,活着的人还得继续干。

  和司马懿同时担任辅政大臣的,是皇族出身的曹爽。

  曹爽是谁呢?是曹魏帝国中期名将曹真的儿子。曹真是谁呢?是曹操当成亲儿子养的养子,曹真的亲生父亲姓秦,叫秦邵。秦邵有一次去替曹操招兵买马,结果不幸被杀,留下年幼的曹真(当时应该叫秦真),曹操可怜秦邵早死,就把曹真收做干儿子。从生物学角度讲,曹真和曹爽不具有曹家的血缘,可是如果从感情和政治上讲,曹真和曹爽绝对是皇族,是曹家人。

  前任皇帝刚刚去世,未成年的新皇帝刚刚即位,必须要有个安定的局面。按照曹睿的临终指示,辅政大臣是曹爽为正、司马懿为副,这二位各领三千士兵,每天轮流在皇宫里值班,防止意外事件发生。论资历和能力,这时候的司马懿在整个曹魏帝国已经是NO。1,他说自己第二,没人敢排第一。尽管是首席辅政大臣,曹爽对这位老前辈一开始还是十分敬重,有事一定要先请教司马懿,不敢一个人说了算。司马懿也是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怠慢。

  根据《三国志》记载,曹爽在辅政以后,嫌司马懿碍眼,就借小皇帝曹芳的名义把司马懿升为太傅(皇帝老师),这样,司马懿就失去了实权,曹爽就开始独霸中央了。不过,根据很多史料甚至包括《三国志》本身的记载来看,这都是不符事实的。

  关于司马懿被曹爽架空的记载,在我们现在能找到的书籍里,最早出现在《三国志》当中。这本书的作者陈寿,本来是蜀汉帝国的大臣,蜀汉灭亡以后,他跟着刘禅一起投降了曹魏帝国。那个时候,曹魏帝国早已经是司马家族的天下了,不久,司马炎就废掉了曹家的皇帝,建立了西晋王朝,陈寿生活在这种环境中,在描写曹爽和司马懿争斗的时候,为了避免文字狱情况的发生,自然不敢完全写实,只能一边儿倒的抹黑曹爽,不敢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这种话。

  根据《三国志》本身的记载,曹爽在掌权以后,并没有剥夺司马懿的权力,不光是行政权力,连最要害的都督中外军事这种最高军权都没有剥夺。就在公元241年6月,也就是《三国志。曹爽传》记载司马懿被架空的两年以后,他还带着几万人的大军,跑到樊城(湖北襄阳)去和东吴作战,也就是说,司马懿在那个时候还拥有很大的军权,至于说被架空,那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几年以后的事情了。所以说,史书上写的东西也不一定都是真的,我们只有看得非常细的时候,才能发现那些真相。

  然而,即使现在还没有闹翻,曹爽和司马懿终究是两派人,在封建专制制度下,他们永远无法合成一派。站在曹爽的立场上来说,他毕竟已经是首辅大臣,所以他当然需要保持自己在朝廷里的绝对优势地位,但是和司马懿比起来,曹爽最大的劣势,就是人望和资历跟司马懿根本没得比,因为他一直都呆在洛阳城里,当着又清闲又有前途的官儿,喝着又高级又管够的酒,搂着又苗条又漂亮的女人,从来也没有到地方上去受受苦,领着兵去打打仗。在曹魏朝廷所有大臣们尤其是司马懿这类老资格的眼里,曹爽就是一个公子哥儿、一个绣花枕头。

  但曹爽也不是纸糊的,作为在朝廷官场里从小泡到大的皇族子弟,他对官场政治运作的理解,还是要超出一般人很多。曹爽在禁卫军里做过武卫将军,而这个官职,领导的正是禁卫军里精锐中的精锐、曹操一手创立的武卫营,正因为这个经历,曹爽非常重视禁卫军,也非常清楚禁卫军对于一个权臣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所以他第一步做的,就是完全控制中央禁卫军。

  公元239年2月21日,在前任皇帝曹睿死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曹爽就把他的兄弟统统升了大官儿,把弟弟曹义、曹训安插在了禁卫军关键的位置上。中央禁卫军本来的最高将领,是曹魏帝国老臣、领军将军蒋济,曹爽让弟弟曹义做了中领军(中央禁卫军司令),按照一般情况来讲,中领军做的时间长了以后,就会升为领军将军,中领军和领军将军是一回事儿,曹义这一上任,从理论上说是官职重复设置,但是从实际上就是架空了蒋济;另一个弟弟曹训担任了武卫将军,直接统领武卫营;而另一个弟弟曹彦,也被任命为散骑常侍(皇帝骑马侍从官),在小皇帝曹芳身边起到监视作用,防止发生意外;另外的几个弟弟,不管有功没功,也都统统封了侯爵。

  对于自己的亲信,曹爽也普遍的给与了提拔,把他们都放到了首都周边、尚书台(国务院)、禁卫军的关键职位上。这些人是:何晏、邓飏(杨)、丁谧(密)、李胜、毕轨,在这些人里面,最有特点、名声最响、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就是何晏了。

  何晏,字平叔,南阳郡宛城人(河南南阳)。他就是东汉灭亡的第一罪人--何进的孙子。而且,何晏还有一个特殊身份,他还是曹操的养子。何晏的爸爸死的很早,剩下何晏和他年轻貌美的妈妈尹女士,后来尹女士改嫁给了曹操,何晏就被曹操收养。

  据说,何晏的皮肤特别白,好像擦了粉似的,是典型的小白脸,因此曹操也特别喜欢他。何晏特别自恋,平时连走路的时候都要自我欣赏,还总是把手擦的粉白,《晋书》里还说他喜欢穿女人的衣服,这样看来的话,何晏有典型的女性化倾向。何晏的生活还特别奢华,穿衣打扮的排场非常大,就好像他是曹操的亲儿子一样。最后弄得曹丕特别特别讨厌他,每次提起何晏都不说他的名字,而是用“野种儿”代替。

  有些半吊子的何晏后来娶了曹操和杜夫人的女儿金乡公主,做了曹家皇室的女婿。即使这样,曹丕也特别不喜欢他,等到他登基以后,没有给何晏任何官做,曹睿在位的时候,也特别讨厌这种华而不实的人,所以仍然没重用何晏,只能当一些清水衙门里的闲职。曹芳即位以后,自以为是的何晏虽然也瞧不起曹爽,但为了升官发财,还是去拍曹爽的马屁,曹爽觉得何晏能说会道,也想利用他的名声,就开始重用何晏,让他做了散骑常侍(皇帝骑马侍从官)、尚书(国务院部长)。

  客观的说,何晏还是非常有学问的,他不仅精通儒家学说,还精通道家学说,还写了很多关于儒道两家学说的著作。但是有文化和会做人是两回事儿,何晏又自大又只会耍嘴皮子,什么实在事儿也不愿意干,一句话概括,他的名声远远大于他的实际。

  曹爽的第二个高参,叫邓飏,字玄茂。据说他的祖先,就是东汉王朝的首席开国功臣邓禹。

  邓飏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在洛阳城混成了一个名士。曹睿时代,他被任命为洛阳令(首都市长),后来因为犯错被免职,不久又被起用,到中书(皇帝办公室)去做事。邓飏是名门名士,又是豪门公子,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很快,像邓飏这样的一帮公子哥儿就聚在了一起,还自发的组成了一个青年文化明星组合,叫做“四聪八达三预”。

  这十五个人,全是名门或者当朝权贵的后代,其中最知名的有:夏侯渊的孙子夏侯玄、西汉时代光禄大夫(国务顾问)诸葛丰的后人诸葛诞、邓飏、李胜,夏侯玄等四个人,因为名声最高,被成为“四聪”,诸葛诞这些人就被称为“八达”,而刘放的儿子刘熙、孙资的儿子孙密、吏部尚书(人事部长)卫臻,因为他们的老爹正当权,虽然名望不够,也特别被准许加入,成为这帮名士的预备队,简称为“三预”。

  这帮公子哥儿们混在一起,整天互相吹捧,渐渐弄得整个洛阳城都知道了他们的名声。当时,曹魏帝国一直实行的是严格的政府说了算的用人机制,对这种小圈圈一直都是严厉打击,所以弄到最后,当时的老臣、司徒董昭就向曹睿告了这些人一状,曹睿非常生气,把这些个“四聪”、“八达”集体了撤职。直到曹爽成为辅政大臣,才又把邓飏请了出来,让他做自己的长史(首席副官),同时在朝廷里担任侍中(皇帝高级顾问)、国务院部长(尚书)。

  曹爽的第三位高参,叫丁谧(密)。

  丁谧,字彦靖,他的父亲丁斐,和曹操是老乡,因为这个原因,曹操特别宠爱他。丁斐特别贪财,经常贪污,而且总是被发现,曹操因为丁斐确实有才干,虽然撤了他的职,但最后仍然把他召回来做官。丁谧和他父亲性格不太一样,非常孤僻高傲,从小就不爱和人交际,只是呆在家里读书。

  曹睿时代,丁谧一家常住在邺城,刚到那里的时候,还没有住处,就借别人的空屋子住。由于丁谧爱读书,也就也混了一个名士的称号,当时很多曹魏帝国的亲王也住在繁华的邺城,知道丁谧没有屋子住,就主动去找他,想让他住到自己的地方去。要说这些王爷们,虽然形同囚犯,但好歹也是皇子皇孙,主动来接丁谧,已经给足他面子了,可是丁谧见到这些王爷们瞧也不瞧,连起身迎接一下都懒得起,只是告诉他的仆人们说:“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把他们给我轰走!”

  王爷们本来是一片好心,现在落得这种招待,气得纷纷向曹睿告状。曹睿听到这个消息,也非常气愤,就把丁谧给关进邺城大狱,后来考虑他毕竟是功臣的后代,不久就叫他出狱了。丁谧虽然非常没有礼貌,但也算有些才气,曹睿虽然气他过于狂傲,不过当听说他很有些才干的时候,还是让他出来到度支(军事后勤部)里去做事。

  丁谧外表狂傲不羁,但他其实也是看人下菜碟儿的,他虽然敢对没有任何实权的皇室亲王们无礼,但是对曹爽这些重臣的后代,就显得非常友善。比如说,丁谧和曹爽的关系就一直非常好,还在曹睿时代,曹爽就好几次在曹睿面前夸奖丁谧,等到掌权以后,曹爽立刻就把丁谧提拔为散骑常侍(皇帝骑马侍从官),同时兼任尚书(国务院部长)。

  曹爽的第四位高参,叫李胜。

  李胜,字公昭,他的父亲李休,曾经在张鲁手下当差,曹操还没有攻打汉中的时候,他就已经劝张鲁投降曹操了,当然,那个时候张鲁是不会听这种意见的。等到张鲁投降曹操,李休因为之前曾经劝过张鲁,被曹操特别任用,接连担任太守(市长),最后让他当了议郎(参议员)。

  因为父亲的缘故,李胜打小就衣食无忧,年少的时候,就已经在首都洛阳结交权贵、游走名门。李胜也是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和曹爽成了铁哥们儿,而且他也和丁谧一样,也成了“八达”的成员之一。当然,最后他也和丁谧那些人一样,被赶回家了。等到曹爽辅政的时候,李胜立刻被任命为洛阳令(首都城最高长官)。

  曹爽的第五位高参,叫毕轨。

  毕轨,字昭先,他的父亲毕子礼,在曹操时代曾经担任过典农校尉(武装屯垦司令)。

  曹睿还是太子的时候,毕轨曾经在他身边担任文学(文化顾问),没过几年,就到地方上去历练,等到曹睿即位以后,毕轨因为是老属下,就立刻回到朝廷当了黄门郎(皇帝秘书侍从),在曹睿身边当值。因为和曹睿关系好,他的儿子还有幸赢取到了曹魏皇室的公主,毕轨也因此成了皇亲国戚而更加受到重用,出任并州刺史(山西)。

  当时,并州是边境省份,遍布匈奴、鲜卑等等各种少数民族,民族矛盾、官民矛盾本来就是十分复杂,毕轨上任以后,只知道捞钱耍横,结果搞得当时已经归附曹魏帝国的鲜卑族首领步度根,愤然起兵叛变,并且和国外的鲜卑同族汇合,一起侵扰整个北方边界。毕轨一看这种情况,不顾敌人军力雄厚,硬是派大军追出国境,结果在楼烦(山西宁武)被打得几乎全军覆灭。

  当时还是中护军(中央禁卫军副司令)的蒋济一看这种情况,就立刻给曹睿写信说,毕轨虽然非常有文化有才干,但不是安抚一方的人才,让他呆在各民族混居的并州,一定会出乱子,为了保持他的名声和富贵,不如把他调回朝廷担任高官。曹睿死了以后,曹爽把毕轨调回了禁卫军,让他当了中护军,不久又让他担任司隶校尉(首都军区司令)。从这一系列任命我们就可以看出来,曹爽因为毕轨有出镇边关的经验,所以一直侧重让他参与统领首都附近的军队,如果说曹义、曹训重点是统领洛阳城内的禁卫军,那么毕轨主要就是带领洛阳及其周边的地方军,三个人两内一外,构成了曹爽直系军队的主力。

  通过这一系列介绍我们就可以看出来了,曹爽身边的高参,甭管姓什么叫什么,全是一帮士族子弟、而且都以名士自居,别说平头儿百姓了,就是一般的官宦子弟,在他们眼里都不入流。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曹爽从来没有到地方上去历练过,所以他的好朋友,也只能是一些士族子弟,而且大多数也像曹爽一样,光会混官场,没有经过什么实际历练。这样,从一开始,曹爽一方就落了个华而不实的名声,尤其是在曹魏帝国那些老臣们看来,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曹爽最欣赏的人都是这么一帮人,曹爽本人就可想而知了。

  事实上,曹爽周围的这帮士族子弟,虽然自视清高,但实际上的行为做派,却非常不咋地,很有种小人得势的感觉。何晏担任吏部尚书(人事部长)以后,全凭自己的意愿提拔罢免官员,拍他马屁的他就提拔,只要敢对他稍稍提一点儿反对意见或者有新仇旧怨的,就马上找茬儿收拾。现任尚书仆射(国务院副总理)卢毓,正是上一任吏部尚书,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何晏,等到何晏一上任,立刻找了个小借口打发他去当了廷尉(司法部长),而已经担任司隶校尉(首都军区司令)的毕轨,更是积极的配合何晏,向小皇帝曹芳告卢毓的状,结果,没有什么明显错误的卢毓居然被免职了。

  当时的黄门侍郎(皇帝秘书侍从)傅瑕(古)就对曹爽的弟弟曹义说:“何晏这帮人,表面上是清心寡欲,实际上是官儿迷财迷,全是嘴上功夫。你们要是听他们忽悠,早晚弄得众叛亲离。”何晏以前还和傅瑕关系不错,听着这个消息以后,马上找了傅瑕一件小错儿,直接免职。

  俗话说,逼人不能太甚。何晏找碴儿免了向来名声极好的傅瑕,又没有任何理由让卢毓免职,朝廷舆论顿时一片沸腾,心说这朝廷总不能就你姓何的说了算吧!曹爽知道自己本来就没理,这个时候一看一片反对的声音,也怕自己太失人心,就又让何晏把卢毓请了回来,继续当有职无权的光禄勋(名义上的皇宫禁卫军司令)。

  如果说何晏基本上是凭着自己的感觉提拔或者贬低人,那邓飏就更是纯粹的物欲狂了。他得势以后,把一个叫许臧艾的人提拔到了显要的位置上,这位许大人为了报答邓飏,就把老爸身边一个非常好看的小妾送给了他。虽然我们不太清楚这位许大人的老爹还活着没有,但是这种行为放到今天,估计也要把老爸气死。邓飏看到漂亮的美女心花怒放,毫不犹豫就笑纳了,那位许大人,自然也就官运亨通。人们知道这件事情以后,都讥笑邓飏,说他是“用官衔儿换女人”。当时,曹爽身边主管人事的尚书(国务院部长),主要就是何晏和邓飏,何晏用人全凭个人好恶,而邓飏用人就全凭银子和女人,有这两个人主持人事,曹魏帝国的用人制度被严重破坏,大批只会钻营的人混入官府、担任要职,官场的风气也快速沉沦。

  至于出了名高傲的丁谧,名声就更差了。他表面上什么都看不上眼,实际上极度小心眼儿,非常难伺候。自从他主管行政以后,实事儿是没干了几件,别人的毛病倒是找了不少,当了在他手底下混事儿的官员,整日光担心受罚挨骂了,根本没精力、也没心情再去干活儿。当时何晏、邓飏、丁谧虽然都是尚书(国务院部长)、都是曹爽的亲信,可是丁谧眼里除了曹爽,对另外两个哥们儿看也不看。当时的尚书台(国务院)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尚书台里有三条狗,两条凶悍无人比,一条身上还长毒疮”,那意思就是说,何晏、邓飏、丁谧都是只会祸害人的疯狗,丁谧尤其坏得流脓。

  就这样,在辅政最初的几年时间里,由于司马懿和众多士族的牵制,曹爽还不敢公开的目空一切,但是他急于想要独霸曹魏朝廷的心态,打破了曹魏帝国原有的政治格局,伤害了很多士族的利益,这其中当然包括司马懿。但是,为了国家的稳定,大家还是尽可能的不撕破脸,尽量维持着曹爽首辅、司马懿次辅的局面。

  不过,一个是中彩票成为首辅的花花大少,一个是战功卓著的曹家四代老臣,怎么看,都别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晋五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晋五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