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丰收
追逐斜阳2017-04-15 04:042,548

  小碳头如今也长得和它母亲一般高大,而且更有超越地趋势,一身黑毛,油光发亮。见啸天正站在高岗上想事情,顾不得管它,只好无聊地在山岗上,伸着鼻子,嗅来嗅去,转圈子。很快一只倒霉野兔,落进碳头视线,还没来得及加速,兔子就被风一般赶到地碳头就地正法。回头看主人没有理会的样子,干脆独自叼着猎物跑到树阴下享受去了。

  迎着风,啸天站在高岗上俯视着下面几百亩良田,看着长势喜人的地瓜,和忙碌收割的族人们,啸天知道,丰收已经降临有山。

  肥沃的黑土地,和及时灌溉施肥,让生命力原本就旺盛的地瓜,生长起来更是如鱼得水。

  以前自己对地瓜亩产估计还是太保守,依照现在的情况,以亩产400斤来计算,到最后有山部落至少能收获20万斤地瓜。啸天自己都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来来回回,算了几遍,肯定自己没有算错。左右看看,旁边没人看到,才咧开嘴傻笑起来,啸天觉得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笑过了。吓得树下碳头紧张的望过来好几次,不知道今天主人为什么这么开心。

  一条高大黑影由远及近,飞跑过来,定睛一看,是张飞般高壮的勇子。“族长你在这啊,让我好找”山勇抹了把头上汗水,来到啸天身边,“这儿景色真好,咋以前没注意到呢”勇子驻足,望下观望。

  “这么急找我有事么?”啸天难得清闲一会跑出来,真怕部落里出什么事情。

  “没啥大事”勇子一乐,“就是部落遇到了几十年没有地新问题”山勇也学着卖了个关子,欣喜中看着啸道,“我们粮仓不够用了,现在好多地瓜都不得不先堆放在外面,山老想让你拿个主意,就让我来了。”

  “这算是喜事啊,估计山老是让你过来请功的吧”啸天回应道,“这点小事,还是难不到山老。难得丰收一回,你们都在打那些酒地主意倒是真的。

  啸天点中了山勇的心思,让大汉不好意思,直抓头,“其实不光是我的意思,猴子,浓眉,连山老都有份”勇子跟在啸天身后往回边走边解释,一下子招出一长串人名出来。

  “算算日子,酒差不多该酿好了,等秋收过后,我保证让你们喝到,放心吧。”啸天挥手招回碳头,同时转头对勇子说“咱们比比看谁先跑回部落,你要是输了,今晚到你家蹭饭吃去。说完不等勇子有反应,一个人先下去了,等碳头汪汪的叫声响起来,勇子才开始甩开脚步,“族长,你耍赖。勇子嘹亮地声音在岗上回荡。

  有山部落为了应付食物突然暴增,不得不加盖十多座粮仓。这可是部落从没有过的好事,以往只听说过挨饿,不够吃,什么时候见过吃不了地情况。同时本着物尽其用原则,地瓜藤也被啸天囤积起来,作为圈养山猪的过冬粮食,在家地时候,星火科技之类地科教片,啸天可是没少看。知道这东西给猪吃了,会很有营养。

  山老乐得好象年轻了十岁,刚修剪完地山羊胡,喜气洋洋,撅着老高,不知疲倦的和小伙子们一起上下忙活。不停听他对手下愣头青们吼道,“把粮仓在给我盖大点,说你呢,二楞子一样,盖那么小,你让我把地瓜都堆你家里去啊”。族人们就更高兴了,新族长不仅保证每个人都能吃饱,而且还会根据大家劳动表现,将库存食物奖励给大家,现在好多表现好的人,晚上回家时,都能弄到宵夜吃,一个个把自己养地跟熊一样壮实。

  借着丰收喜庆,啸天抓紧时间又把部落建筑规划一下,主要是对部落卫生问题进行了根治。兴建起部落公用的卫生设施,同时从不远处引来了河水,让生活垃圾可以被河水带走。

  “良好地卫生环境,可以减少好多疾病传播,你看现在部落里面蚊虫是不是少了很多”走在部落刚平整好的路上,啸天感觉脚底很舒服,猴子正跟在他身边听得仔细,“其实有好多疾病都是因为不讲卫生引起的,我这几天规定大家:喝水必须要是烧开的,饭前洗手等等,其实都是为了防护而已。”

  没事时候,猴子都会跑来和啸天交流下医疗心得。啸天也乐得把自己知道的中西医常识讲给他听,让猴子自己回去琢磨,毕竟他有巫医底子,在这方面还是一点就通的。

  “还是族长心细,”看到部落地变化,猴子也不禁宛然一笑,“现在连浓眉和勇子在你的督促下,也能每天早晨都用凉水洗脸漱口了,其他人也自觉很多。”想到族长前几天,让自己每天检查他两人卫生状况,猴子觉得过瘾。在不通过检查,就取消他们丰收庆典上喝酒资格的压迫下,勇子和浓眉终于屈服于每天都要洗脸地规则。

  勇子还好,就是作风粗线条了点,浓眉可是我们有山活宝,不经常敲打一下,这小子就找不到北了,猴子十分认同啸天地看法。

  等到所有秋粮都收割入库后,全族人终于可以松了口气,迎来他们期盼许久的丰收庆典。同以往部落聚餐不同,这回丰收庆典被移到了部落广场举行。

  天还没有完全黑时,广场中间就被高高架起三堆篝火,篝火上面三头刚猎到地野鹿被洗净,穿到架子上。一个族人不停在上面刷盐水,和涂抹带有香味的树叶,在啸天指点下,大部分有山人都学会了一两手过硬地烹饪手段,而且各有专长,很有超过啸天地趋势。

  在啸天两旁除了分坐着山老,山勇,浓眉和猴子这几个熟悉面孔外,同时又增添了两个新面孔,这两个人都是啸天从部落中发掘出来的人才。

  一个年纪和山老相仿,花白头发,凌乱胡子,如同刀刻的皱纹蜿蜒在他脸上。此人叫翁土,是部落中的奴隶,也是唯一一个奴隶,

  山老在一次部落集市上看他可怜,发善心换回来的。后来让他负责给部落圈养牲畜打草的工作,一次无意间啸天发现,翁土闲暇时候捏制地泥偶,不论是动物,还是人物,都很传神。经翁土指点,啸天还发现了一块纯度很不错的陶土地,这可让啸天大喜过望。

  部落中陶器一直很紧张,因为酿酒原因,又被啸天征用走好多,如今大家打水的陶瓮都没有了,这个发现无疑在告诉啸天,有山也可以烧陶。

  为此,啸天专门把翁土给提拔起来,取消他奴隶身份让翁土加入有山籍。对啸天感恩带德的翁土做梦都没想到他这辈子还能有自由地一天,为报答啸天,他独立一人承担了所有赶制陶器毛坯的任务,等忙完秋收,啸天就准备尝试着给部落添加陶器。

  另外一个,身世没有这么复杂,他叫山盘,刚18岁的小伙子,脸皮比其他粗旷地有山汉子白净很多。他是啸天提拔地部落文书,这个年轻人对文字很有天分,几个月下来,已经把啸天会的汉字学得七七八八,让啸天差点没把下巴惊掉。

  而且山盘用粗陋碳条也能将字在木板上写得龙飞凤舞,让啸天很是羡慕。所以他专门安排山盘在自己身边,记录部落中各项事物,和登记部落人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古的呼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古的呼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