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他说:丫头,你总是丢我脸
苏暮色2018-03-27 16:452,115

  突地,桑蕴就昂头笑了起来。藤芷烟看她笑得那么张狂,真想学得孙悟空的法力,缩得一下让自己变成一只苍蝇飞进她张开的大嘴里。片刻,桑蕴止住笑,对柳墨浅道:“在你看来,我三年前就该死了。你这些年不是一直在寻找三年前桑家灭门案里的唯一一个存活者么?如今就算死了,也有个垫背的,我没什么好遗憾的!”

  许是想起了三年前,桑家一家一百二十口人被灭的惨状,桑蕴表现地异常激动,掐着藤芷烟的脖子愈加紧了,她只觉得脖子被勒得血液开始倒流回脑袋里,现在她的脑子就是个不断充气的气球,她真担心它会爆炸了。所以她无比幽怨地瞅向不远处的柳墨浅,可对方跟她气场不和,来不了心有灵犀,更加一点不通了,她的求救信号成功地被屏蔽了。 她真想冲着柳墨浅和桑蕴两个各说一句:玛丽的邻居啊!玛丽的邻居!

  柳墨浅听了桑蕴的话,扬嘴一笑,眸子里却冷得发寒:“既然你要找死,我又怎可不成全了你?”

  藤芷烟突然就觉得古代人的智商都有待开发,她这个人质都快被掐死了,那个顶着来英雄救美的英雄,实则是个炮灰角色。都这个紧要关头了,他居然还有闲情跟个歹徒纠缠往事。尼玛!要追忆往昔可不可以先把她救了再说啊!

  藤芷烟开始对柳墨浅失望了,在她没对柳墨浅绝望之前,她得先自救,不然她会死在两人不断牵扯的回忆里。可是她身子被桑蕴点了穴根本无法动弹,好在脖子还能动。她微微挣扎了一下,在桑蕴警惕地低头看她时,藤芷烟露出一个标准、无害、纯良的笑容:““仙女姐姐……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长得就跟天仙似的。这一身紫衫,俨然就是七仙女中的老七下凡呐!啧啧,美得让人无法直视哎!你说你怎么可以这么美呢?怎么可以这么美呢?为什么可以这么美呢?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呃……我觉得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生存故,二者皆可抛。不如你让爱情悲壮地死去,让我卑微地活着吧。”

  “你少给我玩把戏!” 桑蕴根本不吃她这套,厉声打断了她。俨然已经意识到柳墨浅和藤芷烟两人都在拖延她的时间,她不在罗嗦了,毕竟时间长了,她的有利趋势也会变为不利趋势。所以她直截了当地对柳墨浅道:“要想她活着,你就得死!”

  柳墨浅不知是被藤芷烟那番汉奸似的话语给刺激到了,还是觉得不想继续跟桑蕴揪扯下去了,冷冷地一扬嘴道:“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未落,藤芷烟就突然觉得脖子上的力道正在一点点消散,然后桑蕴整个身子从她身侧滑落下去。桑蕴瞪大眼,缓缓转过头,还没看到身后,身子就倒了下去。断气前,桑蕴的眸子里依旧是难以置信。

  不知何时,浣姝手拿着弓从身后走到了柳墨浅身边,柳墨浅看着还尚留有一口气的桑蕴,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你以为就凭你一己之力就能伤我分毫么?愚蠢的女人!”

  语毕,对浣姝示意了一下,浣姝一点头,蹲下身子,拔出了桑蕴身上插的箭,“哧溜”一声,鲜血溅到亭柱上,与褪了色的朱红漆形成很明显的对比。

  藤芷烟眼看着柳墨浅和浣姝就要离开亭子了,她暗含愧疚地弱弱地叫住了他:“师父,你还没给我解穴呢……”

  闻声,柳墨浅转过头来,看着藤芷烟扁起嘴巴,委屈地快要掉出眼泪了,他却笑了,嘴角一侧上扬,一脸邪恶:“为师武艺不精,实在不会解穴,穴道两个时辰后自己会解开,那就委屈爱徒咯……”

  说完,看了看天色,对浣姝道:“ 不知不觉竟到了申时了,快到了用晚饭的时候了。浣姝,你方才射得那一箭定是耗了一定体力了罢,咱们去镇上的花满楼好好吃上一顿。”

  看着斜眼照着那团红影渐行渐远,藤芷烟除了仰天,默念玛丽的邻居以外,无话可说。

  柳墨浅那只妖孽报复心理真特么强啊!不会解穴,怎么会知道穴道两个时辰后会自行解开?她不就是在大生大死面前,毅然舍爱求生么?她不就是为了活着对桑蕴表现地像条哈巴狗,然后丢了他的脸么?尼玛!至于么?再说他又看不上她,她舍爱求生,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么?尼玛!尼玛!你阿玛啊!

  酉时正分,藤芷烟才回了镇上的客栈,在琴晚亭站了整整两个时辰,本来已经够痛苦了,偏偏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又想着身后躺着一个死人,她的胃就在肚子里大闹天宫。身子一动,她就狂吐了不停。好不容易回了镇子,整个人已经饿得快虚脱了。

  走到客栈门口,抬头就见柳墨浅斜靠在客栈门边,身子就跟没骨头支撑着一般,跟门框就快死死纠缠在一起了。他本就长得俊美堪比女人,如今他这软软地一斜靠,简直妩媚到了极点,过往的男女都忍不住对他舔了舔口水。

  此情此景让藤芷烟一下子就想到了鸭店,然后她进一步为她幻想的场景附加了台词。想着柳墨浅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冲着一个富婆抛媚眼,娇声娇气地说:”夫人,来嘛,进来坐坐嘛,奴家定会好生伺候您的,呵呵……”说完,掩嘴娇羞地咯咯直笑。

  一想到这样的场景,藤芷烟一身的疲惫与饥饿扫去了不少,不由得地就站在大街上哈哈大笑起来。

  突然她的脑袋就吃了一棒,她脑海中的幻想一下子被敲得烟消云散了,回神就见柳墨浅已经站在她身前了。他瞅了瞅周围人投给她的异样的目光,他不由得扶起额头:“丫头,你总是能想着法地丢我脸。”

  再次瞅了眼周围的人目光从异样变成了暧昧不清,以藤芷烟的理解来看,她俨然就成了鸭店里的女客人。因为周围有人情不自禁地看了眼他们身后的客栈名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