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她说:你娘的,好啰嗦!
苏暮色2015-12-21 19:372,201

  柳墨浅刚转过身,就被藤芷烟一把拽住了。

  抬头,见柳墨浅看着她,她倒纠结起来了,支支吾吾半天,愣是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不说我就进去了。”

  藤芷烟眼一闭,心一横,脱口就是:“师父,你行行好吧,给点钱花吧!”

  此时的藤芷烟俨然成了半个叫花子,就跟街边跪在地上乞讨的乞丐差不多,“大爷,行行好吧,给点钱吧。”

  柳墨浅一听,愣愣看着她,完全没了表情。半晌,才笑了:“为师居然忘了爱徒还没有用晚膳呢!”说完,他很不符合形象地对着她打了个饱嗝,一股菜味扑鼻而来,藤芷烟的脸一下子就绿了,但一想着眼前这个人是她的财神爷,万万得罪不得,只好忍了。

  最后柳墨浅留下了两个铜钱,走了。藤芷烟掂量着手中的铜钱,撇撇嘴:“师父,这点钱还不够买碗粥呢。”她将自己乞丐化,她容易么?她不过就是想像乞丐一样,博取他的同情,多给点钱罢了,结果柳墨浅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有种掐死自己的冲动。

  柳墨浅偏头:“哦?可我记得街边的乞丐看到两铜钱会特别感激呢。”

  走了几步,柳墨浅又停了脚步,折了回来:“哦!为师忘记告诉你了,街头的那家包子铺里的包子又大又便宜,一个才一铜钱,你可以买两个。爱徒,可要吃好呐,亏待了自己,为师心疼。”说话之际,还不忘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见她嘴角抽搐地厉害,柳墨浅笑得异常欢,笑声伴着他进入客栈里才消去。

  藤芷烟气得鼻子都冒烟了,如果周围有一块砖的话,她真的会毫不犹豫扔过去,不把他这个死妖孽砸出个脑震荡,她誓不为人!

  藤芷烟瞅着手中的两块铜钱,说出来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她好歹也是个小资本家的千金啊,何时这么落魄过?

  她一路晃悠,往着街头的方向而去,可还没走到一半,她掂在手上的两块铜钱就被身旁风一样卷过的人给抢了。一看空空的手,本就火气很旺的藤芷烟更是怒火愈盛。她都这么落魄了,居然还有人觊觎她那用来活命的两铜钱!

  所以,藤芷烟想也不想就冲着那抹人影奔去,她气喘吁吁地追了那个小偷两条街四条巷,最后在第五条巷子口,逮住了那个累到趴在地上的小偷。

  藤芷烟一把抓起那个小偷,一看是个女的,她本来觉得是同胞,女人何苦欺负女人,但她实在太饿了。在性命面前,其他的附加情感都不足以被考虑。

  “你知不知道这钱是姐姐活命的啊!这两个铜钱是姐的晚餐钱,连这点钱你都抢,你也太对不起小偷这个行业,太对不起你这种偷鸡摸狗的身份了!你这种专欺负落魄的可怜人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就去抢富贵人家的啊。我还可以告诉你,住在宾来客栈二楼第二间的那个房客多的是钱,要偷就该去偷那种没良心的恶人!”

  看着小偷被自己拉扯地晃来晃去,脸色发白,藤芷烟就觉得自己的话杀伤力极大,要不小偷的脸怎么越来越苍白了呢?以前看周星星的电影里,就有说话说到让人口吐白沫而死的本领,没想到她也可以达到这种炉火纯青的地步,以后要是柳墨浅不给她钱花,她完全可以依靠这项本领去赚钱!一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藤芷烟就情不自禁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巴。

  就在藤芷烟暗喜自己居然也是个奇才的时候,那个女小偷说话了,她说:“你娘的!是个婆娘也就算了,罗嗦起来更加不愧对婆娘的出身!要杀要剐,速度点!”

  藤芷烟愣住了,不是因为被人骂,而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小偷颠覆了她对古代女子的形象定义。在她印象中,古代女子都是那种足不出户,见到生人小脸蛋发红,一副端庄贤惠、柔柔弱弱的模样,可眼前这个女小偷,完全就超乎了她的想象!

  良久,藤芷烟才回过神来,想着自己被骂,不由得一火:“你阿玛的!是个婆娘就该好好呆着深闺中,没事干嘛出来制造躁动,提升社会的不安全指数!偷老娘的钱,我看你脑子是给门挤了吧!”

  藤芷烟从来不是淑女,无奈男人们大多喜欢淑女,至少柳墨浅喜欢。瞅瞅浣姝那副言听计从、沉默寡言的小女人模样,就知道若是藤芷烟一副街头泼妇的模样,她早就被他丢到乱葬岗去了。

  女小偷直愣愣地瞅着藤芷烟,显然也是被藤芷烟极尽泼辣的一面给震住了,不由得讶然道:“你娘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阿玛的!老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藤芷烟是也。”

  “你娘的藤芷烟,你这种个性真够火爆的啊!跟我真是绝配啊!不如我们做姐妹吧!我叫乌七,你可以叫我阿七。”

  乌七突然的转变让藤芷烟又是一愣,总觉得乌七有点精神病院出来的感觉,待到乌七手中啃着用她的两铜钱买来的包子时,她又有种被人骗包子的感觉。

  在乌七狼吞虎咽地几口吃完整个包子的时候,她不由得凑到乌七耳边,问:“你敢情还兼职当骗子啊?”

  “咯!”乌七打了个饱嗝,摸了摸鼻子,问她:“兼职是什么?”

  “就是又干小偷,又当骗子——”

  “咚!”藤芷烟话音还没有落,就被乌七捶了一拳。乌七在她周围暴躁地跳来跳去:“我都说了我不是小偷。我只是被我师父赶下山了,没钱吃饭才会抢你钱的! 你要我说多少次!!!”

  藤芷烟扯住跳来跳去像只蟑螂的乌七,特别无辜地提醒她:“前面那句话你说了很多次,但后面那句话你刚才是第一次说啊。”

  乌七突然有点挫败,耸拉着脑袋:“被师父赶下山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有什么好说的。”

  藤芷烟一下子联想到了柳墨浅,顿时和乌七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不由得就和乌七亲近了几分:“你师父为什么要赶你下山?”

  一听藤芷烟这么一问,乌七耸拉的脑袋就耸拉地更加厉害了。“因为我犯了教里的第一条禁规,弟子不能对师父有非分之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