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最美只在初见时(9)
苏暮色2015-12-21 19:372,125

  藤芷烟对于方才柳墨浅的态度颇有不满,出了鸾又夏的书房,拔腿就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而去,柳墨浅跟不上她的脚步,索性轻点脚尖,凌空飞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看着藤芷烟气鼓鼓的脸颊,柳墨浅眉眼带笑,用玉箫戳了戳她膨大的脸颊:“徒儿最近可是越来越张狂了呢,对为师竟可视而不见,真是大不敬啊!”

  “我今日有些乏了,还望师父能准许徒儿回房早些歇息。”藤芷烟撇撇嘴,微微对他颔首,算是对他的一种礼貌了,但动作如蜻蜓点水,不但没有诚意,反而假了不少。

  本来柳墨浅今晚并没有话要同藤芷烟说,而且明日之事需要藤芷烟养精蓄锐,所以她今晚得好好歇着。但他一见藤芷烟生气的模样,心里便多了几分捉弄的邪恶之心。他不但没有放她离去,索性将背倚靠在廊道的一侧墙壁上,倾斜的身子正好堵住了狭窄的廊道。

  柳墨浅用手指旋转着手中的青玉箫,嘴角一侧倾斜,别有一番痞气,他幽幽地带有挑衅的意味道:“若是我不准许呢?”

  藤芷烟讶然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笑了,笑得很是得意,以至于柳墨浅感觉周围寒风四起,大有不妙之事。果然,藤芷烟慢慢地靠近他,对他笑着道:“师父不准许的话……”

  没说完,她抬起鞋底很给力地轻吻了柳墨浅上好白色绸缎的鞋面,为了让鞋底与鞋面的亲吻有山雨之势、狂风而起的疯狂架势,她又狠狠地碾了碾他的脚。

  静谧的空气中抽气声听起来异常清晰,藤芷烟抬起头,只见柳墨浅面容镇定,嘴角却忍不住在抽搐,见她看着自己,他随即不在意地对她笑了笑,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丫头,你是我见过最狠心的小姑娘了。”

  藤芷烟不以为意,收回脚,耸耸肩:“你没听说过徘徊在暴走边缘的女人不可惹吗?”

  柳墨浅强忍着脚上的疼痛,低声道:“没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不曾听说过……”又是一声低低的抽气声。

  藤芷烟先是一阵讶然,随后想了想,柳墨浅身边唯一的女人便是浣姝,而浣姝虽说是个不苟言笑的冰山美人,但对他的话却是言听计从,这样一个夫唱妇随、将三从四德虔诚信奉的良好贤内助,一定会将夫君奉若神明,怎敢忤逆他半分。如此便可解释,为何众人都明白的道理,他却不曾听说过了。

  藤芷烟挑挑眉道:“既然如此,今日徒儿便教与师父这两句通理吧。”

  说完,仰起头,挺起胸,阔步而去,徒留一抹黑影让柳墨浅抱着脚哭笑不得。

  藤芷烟本以为回到房间便可安心入睡,谁知她刚脱了鞋子坐在床上,门外就响起了叩门声。

  藤芷烟料定是柳墨浅来找她麻烦了,想他这样一个被浣姝捧上天的男子,何时遭受如此大辱?刚才会任由她离去,八成是因为脚一疼,疼痛密密麻麻传入大脑皮层,所以大脑皮层都忙着去接待那些蜂拥而至的疼痛的到来,以至于没空去想其他的事。

  待到疼痛渐散,开始觉得遭受了如此大辱,必须以牙还牙,才能为自己讨个公道。

  藤芷烟在短短的几秒内,脑子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飞快地转动,最后坚决死都不开门。虽说徘徊在暴走边缘的女人不可惹,但也没人说徘徊在暴怒边缘的男人便可惹了啊。

  门外的叩门声不曾间断,突地嘎然而止,藤芷烟心想柳墨浅铁定以为自己睡了,再敲也是无用的,只好作罢,失望而归。

  然而门外却响起了一个女声:“藤姑娘,您可睡了?”

  桃玉在门外犹疑地望了眼漆黑的房间,心里却是纳闷不已。她自晚饭后就守在藤芷烟的房门外,方才打了个盹,没在藤芷烟进门前叫住她。不过才一炷香的时间,她再看时,正好瞅见房内的烛光熄了。纵使再困倦的人,也不可能入睡地如此之快吧?

  正当她疑惑之际,房内的烛光再次亮起,片刻之后,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藤芷烟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子,仔细思索,才断定她从不曾见过眼前这个女子,更别提认识了。

  见藤芷烟眼里的疑虑,桃玉微微福了身,自我介绍道:“藤姑娘不认识我是应该的,我是夫人身旁近身伺候的丫鬟桃玉。夫人昏睡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呆在楠青阁里陪着夫人,甚少出来。”

  藤芷烟了然地点头,随后又问:“这么晚了,不知你来找我所谓何事?”

  桃玉看了一眼藤芷烟后,噗通一下跪了下来。藤芷烟从小生活在人人平等的和谐社会,何时有人在她面前下过跪,她倒是没少罚跪。

  当初她总是会被曼雯小妈陷害,然后被爸爸罚去跪搓衣板。虽是小时候的事,但经常跪搓衣板,多少还是有后遗症的。每到变天的时候,她的膝盖就隐隐发痛。

  所以看到如今有人在她面前下跪,说不受惊都是假话。藤芷烟连忙握住桃玉的双臂,正欲扶她起来,但桃玉却挣开她的手,摇头道:“藤姑娘,你就让桃玉跪着吧,桃玉有事相求于您。”

  藤芷烟一时不知所措,只好任由桃玉跪着,反正她现在是在古代,又不是现在。在古代这个君王朝代,下跪就跟一日三餐吃饭一样,既然桃玉坚持要跪着,她多说也无益。她摸了摸鼻子,道:“你要求我什么?”

  桃玉缓缓抬起头,夜空中清冷的月光落在她的脸庞上,让人一眼便瞧见了她眼中的疼惜,她道:“为我家夫人而求,求您无论如何都要救救她!”

  藤芷烟觉得桃玉这一跪真是浪费了,因为柳墨浅早在书房的时候,就跟鸾家家主达成了共识,桃玉来说一趟,不过是多此一举罢了。但一想,到底是主仆情深,涉及到主子的事,自然是要万分谨慎,且要万分关心的。所以藤芷烟还是点了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