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最美只在初见时(7)
苏暮色2016-10-15 10:022,181

  身后的柳墨浅自贵妃躺椅上起来,说:“丫头,时辰不早了,该起床了。我们还要上路呢。”

  藤芷烟翻过身,满脸疑惑之色:“上路?去哪?”

  柳墨浅笑得很邪恶:“不生气了?丫头,你知不知道,是我见过脾气最大的女孩了。”

  藤芷烟轻哼一声:“你身边总共才浣姝这么一个女孩,与她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冰山美人相比,我当然是不好的那一个了。”

  柳墨浅没有答话。

  “我们到底是要去哪?”

  “葛浠。”

  藤芷烟整顿好,走出房间。浣姝已经在屋前了,柳墨浅不知道在同她说什么,只见她不停地点头,脸上始终如一的都是无表情。细想想,同浣姝在一个屋檐下也生活了几日,她和浣姝之间,却从来没有说过话。

  同浣姝说完话,柳墨浅手执青玉箫,转过头,对屋檐下的藤芷烟说:“丫头,该走了。”

  藤芷烟原以为浣姝也将要同他们一起去葛浠,走得极其不情愿,从梅莲山上下来,一路上脸色比踩了狗屎还要臭。步伐也远远落后于前面两人,迫使柳墨浅和浣姝几次停下来,等她走到跟前。

  下了梅莲山,在山脚下有一辆马车,由一匹黑而肥硕的骏马拉着。柳墨浅让藤芷烟先上马车,他还有话要同浣姝说。藤芷烟看着两人凑在一起,只见他们嘴唇张合,却听不清说的内容。

  她实在不知为何他们会有那么多话要说,在出发前,就已经说了好久,现在要离开了,又不知在道何种离别序。真可谓是“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

  不过转念一想,浣姝是柳墨浅亲口承认最亲密的人,她却是他看不上的人,只要浣姝不会跟他们一同前行,那便是好的。因此她着实没有什么理由去管他们的离别深深。

  随意扫视了一眼马车里的行李,角落里放着两个包裹,定是装着一些盘缠和他们两人的衣物。

  包裹旁边放着那把用藕色布帛包好的七莲琴,琴旁放着一个盒子,她正好奇欲打开来看看,刚凑过去,就闻道淡淡的血腥味。她这才想起柳墨浅说过七莲曲只有在血莲花下弹奏才能发挥其功效,所以血莲花是必不可少的。

  马车赶了三日的路程才到了葛浠。期间他们在客栈住宿了两夜,头一天,他们投奔一家客栈的时候,因是在荒郊野外,客栈稀少,唯一的一家客栈只剩下最后一间厢房了。

  藤芷烟在心中窃喜,她其实不喜欢和柳墨浅同住一间房,甚至说共挤一张床的,但是天意难违。她若是违了天意,会惹天怒的,说不定会被雷给劈死。

  而她一个现代人思想开放,根本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思想。但是为了不搞独特化、非主流化,她还是入乡随俗地随着古代女子那般,扭扭捏捏地冲着掌柜害羞地说:“一间房那就一间吧,能有床便行。”

  然后转身冲着柳墨浅眉眼带羞地说:“付钱。”

  她一路上假意羞涩地缓缓行至二楼的厢房,刚走进去,柳墨浅却停在门外。她不解地转过身子,只见他嘴角含笑,意味不明地依靠在门框上。藤芷烟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问:“师父,天色已晚,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柳墨浅却笑得极其妖媚:“丫头,你的戏做过头了。”

  藤芷烟继续眨巴着眼睛装无辜:“师父,你说的什么戏啊?徒儿愚昧,不能知解师父之意,还望师父点醒。”

  柳墨浅答非所问:“睡觉的时候关好门窗。”

  藤芷烟愣了愣:“师父,你不进来么?”

  柳墨浅嘴角泛着笑,眸子里却是邪恶:“为师也很想与徒儿同床而眠,可是见爱徒如此羞涩和扭捏,为师实在不好勉强徒儿。所以为师还是去马车上勉强将就一夜好了。”

  说完,他的身影就从门口飘走了。

  藤芷烟站在原地,心里那个悔啊。丫的,是哪个告诉她,身为女子就该矜持的啊。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古代男子都要三妻四妾了。

  一个男人走进他妻子的房中,正欲与他妻子行房事,他妻子欲迎还拒,扭扭捏捏地对他说:“相公,自古有云,男女授受不亲。”

  既然妻子太保守,也不能怪那些男子要娶很多妾了,妻不如妾,妾中不乏偷,既是偷来的女子,自然无所谓矜持了,也自然能满足男人的需求了。而那些没有妾的都去了青楼,青楼女子都不矜持,即便矜持都是假矜持,更得男人们喜欢。

  所以综上所述,女子矜持过头,都会输在妾身上。

  藤芷烟在她这个心怀现代思想的古代女子该不该矜持的问题上,纠结了一晚上,终是无果而眠,醒来的时候,头疼得厉害。从房间出来,柳墨浅已经坐在楼下的餐桌上开吃了。点了几盘小菜,藤芷烟下楼的时候,他都差不多吃饱了。

  藤芷烟愣愣地看着餐桌上的剩食,柳墨浅擦拭完嘴角,看她站在一旁不动,他淡淡道:“丫头,怎么还不坐下来吃饭?吃完饭,我们就该继续上路了。”

  藤芷烟讶然地道:“可是我的早饭还没上来啊。”

  柳墨浅挑了眉,朝着桌上的残羹努了努嘴:“咯,都已经上完了。”

  藤芷烟指着剩菜看着柳墨浅:“可是这都没多少菜了啊!”

  柳墨浅瞅了瞅,又摇了摇头:“没有吧,这不还一盘菜没动么?”

  还有一盘鲜红的辣椒没有动……

  藤芷烟扁着嘴巴指控:“师父,你好狠的心呐……”

  柳墨浅丝毫不觉得愧疚,笑得魅惑而邪恶:“难道为师没有告诉过你,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吗?”

  最后,藤芷烟极其不情愿地就着剩菜和那碗红辣椒吃完了所谓的早饭,其实她没有吃多少饭,都是被水填饱肚子的。那红辣椒辣得她眼泪直冒,鼻子红得像小丑,嘴巴红得像猪肠。因着这辣,火气直接冲上她脑袋,而更让她火气上涨的是柳墨浅看她这个样子,笑得甚欢,嘴里还一个劲地说:“丫头,多喝水。喝水既能饱肚子,又能解辣。一举两得,多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