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最美只在初见时(6)
苏暮色2015-12-21 19:372,120

  果然午时刚过,门前就传来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藤芷烟打开屋门,一个身穿玄青色长衫的中年男子骑着棕色的马停在血莲花前。见到她,那人连忙翻身下马,恭敬地询问道:“医仙柳墨浅可在此处?”

  藤芷烟本欲回他,不在。可犹豫了片刻,还是如实答道:“他有事外出了。你可是鸾家人?”

  那中年男子微微垂首,眼中有赞叹之色:“柳公子不但不愧于医仙之名,还料事如神。在下正是鸾家的管家鸾远堂。”

  藤芷烟点头,也忍不住赞赏柳墨浅的先知,随即一想,她气可没消,又在心里将那只死人妖腹黑了一遍,才道:“我师父说了,若是鸾家的人来了,无论何种要求,他都允了。”

  鸾远堂喜色渐露,看了藤芷烟一眼,眼中又露出诧异与不解之色:“姑娘当真是柳墨浅的徒弟?”

  藤芷烟微微抬高下巴:“怎么,你是不信?若是不信你可以等他回来了,亲自问他便是。”

  鸾远堂自知此次前来是有要事在身,不宜为了自己个人的疑惑而影响了家主所托。他连忙解释:“姑娘误会在下了,只是天下人素闻医仙柳墨浅从不招收弟子,此次鸾某前来,却多了个女徒弟,便不由得有几分好奇。不过这纯属鸾某私心好奇,方才若是有什么说话不周之处,还望姑娘莫要见怪。”

  藤芷烟摆摆手:“也罢,不知者无罪。我也知道你并不是有心。”

  鸾远堂宽心地呼出一口气,笑问:“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既然柳墨浅是世人口中的医仙,而她能做医仙的徒弟,自然也应该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了不起的人是不会将世俗放在眼里的,所以藤芷烟情不自禁地挺起胸膛,拍拍胸脯,回他:“藤芷烟便是本姑娘之名了。”

  鸾远堂恭敬道:“鸾某可否唐突地问藤姑娘一句,柳医仙何时能回来?”

  藤芷烟一想到这个就来气,她本以为柳墨浅会告诉她,他们何时回来。可是他除了嘱咐她招待客人之外,其他的一概没说,也就是说她这个看门员干的是不知道何日是假期的苦差事。

  “师父离开前,并未说何时回来。”

  鸾远堂沉默,凝思了一会,从怀里拿出一封信笺递给藤芷烟:“既然如此,那鸾某就将我家家主写给柳医仙的信交给藤姑娘了,望姑娘能代为转送到柳医仙手中。鸾某在此恳请藤姑娘务必将此事记在心上,因为我家夫人实在等不得太多时日了。而我即刻便回去复我家家主的命,告知他我已找到医仙之事。”

  藤芷烟看了眼手中未开启的信封,点点头。鸾远堂见藤芷烟点头应允了,他才放心地上了马,又按来时的路离开。

  藤芷烟看着桌上的那封信,等了半天,也不见柳墨浅和浣姝回来。眼看着夜幕已经降临,门前还是没有任何声响。

  一个人的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这就是为何在现代离婚率越来越高的原因,天下太平了,则人心就不平了。女人心不平,则怀疑男人出轨;男人心不平,则想着出轨。

  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想起上次柳墨浅说这里每到夜晚便会有野兽出没,她便早早地关了屋门。不敢吹熄烛火,直接上了床,将自己的身子全部裹在被子里。

  窗外时不时响起窸窣声,她害怕地在心底不停咒骂柳墨浅那只死人妖。明明知道鬼魂传说只因人心而起,若是不信,便是没有,若是信了,便是疑神疑鬼了。

  可是如今一个人在这山中竹屋,她的心念完全不受她控制。何况很多超自然的事情都无法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很难说到底是否有鬼魂一事。

  想来除了剪破了曼雯小妈最爱的裙子,趁她赶着出门之前,将她所有的高跟鞋跟割断了之外,她也没有做过其他害人之事,而曼雯小妈也好好地活在另一个国度,所以应该不会有鬼魂来找她索命了。

  听着窸窣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她也越来越害怕。

  忽然,裹着的被子被掀开,藤芷烟吓得脸色发白,哭丧着张脸抬起头,瞧见的却是柳墨浅那张带着邪魅笑容的俊脸。

  “丫头,你竟然如此胆小。”说话间,嘴角带着笑意,黑如葡萄的眼睛里有着很明显的取笑。

  藤芷烟一把扯过被子,瞪了他一眼:“你管得着吗?”

  转头,见浣姝也站在一旁,她扯过被子躺下,蒙着头,说:“桌上放着的那封信是鸾家人送来的。”

  柳墨浅看了一眼把头蒙得死死的藤芷烟,摇了下头,起身拿起那封信离开了屋子。

  星光稀落,大片的竹叶交错落在地上便是杂乱无章的阴影。柳墨浅借着烛光看完那封信,随即将信纸点燃,看着信纸在他面前烧成黑色的灰烬。一旁的浣姝才开口道:“公子,难怪你今日要我陪你去镇上买东西的,看来你早已预知这几日鸾家的人会找上门来。”

  柳墨浅嘴角一侧上扬,妖媚的笑容里尽显满意之色:“鸾家纵然是世人口中的神医世家,但是他们身上的医术也只能治活人罢了。若想治活死人,他们必然是力不从心的。”

  浣姝垂首在一旁随声道:“苍天不负有心人,公子可算是等来这一天了。如今七莲曲后继有人,相信过不了多久,公子定能得偿所愿。”

  柳墨浅拿起桌上的青玉箫,含着笑意说:“归根究底,都是一个情字在作祟,如此才有了我的可趁之机。你去收拾一下行李,明日我和丫头便要离开这里去葛浠。”

  浣姝点头:“知道了,公子。”

  藤芷烟醒来的时候,柳墨浅正斜靠在不远处的贵妃榻椅上,一如她刚来这里的那天,身姿慵懒,眉目妖娆。不同于第一次见面的是,他此刻手上没有拿着青玉箫,而是嘴角扬着笑容,一双丹凤眼直直向她射过来。

  藤芷烟假意没有看见他,大幅度地翻身,背对着他而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