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最美只在初见时(5)
苏暮色2015-12-21 19:372,187

  柳墨浅一大早便出去了,她知道他是去杀人了。她蹲在竹阶上,看着眼前大片大片的血莲花,想起自己是唯一一个血莲花不吃的人,心里便有点小小的得意。

  人人都希望自己是特别的。她想若不是她不同于其他人,现在她就不可能还在这里呆着,更别说做柳墨浅的徒弟了,他一准早就将她赶走了。她倒是有些窃喜自己身上留着不同于其他人的血了。

  想着想着,她挺感激血莲花的存在的,但是转念一想,正因为血莲花的存在,才构成了柳墨浅威胁她的筹码。明知道血莲花根本不吸她的血,柳墨浅还总是拿它们作威胁,而藤芷烟为了配合他,也得卖力演出很怕他威胁的样子。因为她想呆在他身边。

  她欢快地跑到血莲花丛中,蹲在那里,手指轻抚着那些花瓣,就像是抚摸一个小孩子的头一样轻柔。

  柳墨浅回来的时候,她正在用小铲子铲除血莲花附近的杂草。

  “丫头,你在干什么?”

  藤芷烟朝着他晃了晃手中的小铲子:“除草啊。”

  “我知道,我问你除草做什么?”

  藤芷烟抬手擦拭掉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这些野草会抢夺血莲花的养分,我除草,当然是为了利于它们的生长啊。”

  柳墨浅笑:“血莲花是靠人血而活。”

  藤芷烟愣了愣。对啊,血莲花是吸食人血而活,没有土壤的肥料也不会让它们死去,让它们致死的原因是缺失人血。

  藤芷烟放下铲子,站起身,才发现柳墨浅身后跟着一个青衣女子。她浓眉大眼,一袭青衣将她白皙的皮肤衬得越加莹白。只是她眸子里一片清冷,整张俏脸没有任何表情,即便如此,她美丽的容颜却无法掩藏。

  柳墨浅介绍道:“丫头,她叫浣姝,以后这里都交由她来打理。”

  看着那个叫浣姝的女子,藤芷烟心里有些莫名的惆怅与难过,她垂下眼,道:“哦。”

  暮色四合的时候,天空被分成两半,一半隐在墨一般粘稠的黑暗中,一半是流光红霞。藤芷烟爬到屋顶,撑着脑袋望着头顶渐渐清晰了轮廓的弯月,心里的某个地方难受异常,她知道是因为浣姝的出现。

  柳墨浅将这个地方交给浣姝打理,就等同于她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柳墨浅将浣姝带回家,那就算是见家长了,然后说这房子交给她打理了,意思就是说过不了多久,这屋子的房产证就该写浣姝的名字了。

  一个月,长过光阴似箭,短过度日如年。这一个月里,只有她和柳墨浅,偶尔与他拌拌嘴,偶尔对他生一下小气,偶尔被他威胁。都说爱不在朝朝暮暮,但是爱因在朝朝暮暮。

  她喜欢柳墨浅的箫声,喜欢他好看的眉眼,她知道这种喜欢不是徒弟对师父的敬爱,却是一个女子对心上人的爱慕。

  “丫头,为何不肯吃晚饭?”柳墨浅站在屋下,抬头望着她。

  闻声,她低下头,看着这个渐渐入驻她内心的男子,她吸吸鼻子:“没胃口,便不想吃。”

  柳墨浅轻轻一跃,披着天边洒落的霞光飞上屋顶,停在她身边。空中便隐隐浮出莲花的清香。“你看起来不开心,可又是想念家人了?”

  “不是。”藤芷烟摇头:“师父,那个浣姝是你最亲的人吗?”

  柳墨浅毫不犹豫答道:“恩,最亲密的人。”

  藤芷烟失落地垂下眼眸:“哦。”

  “你看起来并不喜欢她。”柳墨浅瞟了一眼她脸上的表情,便得出这个结论。

  藤芷烟抬头看他,嘴巴张开,很想对他说,是,我很不喜欢她,我甚至不想看见她,你要是不把她赶走,我就一辈子不理你了,我就再也不叫你师父了。

  但是她没有立场这么说,看着他镶了一圈金光的侧脸,试探性地问:“师父,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会觉得不自在吗?”

  柳墨浅偏头,看她:“为何这么问?”

  藤芷烟很认真地看着他:“因为我会,我会很想念师父,想念师父的箫声,想念师父的眉眼。只因为我……”

  “不许对我抱有除师徒感情之外的任何幻想。”没等藤芷烟说完话,柳墨浅就硬生生地打断了她,看着她,黑色的眸子一片冰冷:“否则,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丢掉。”

  她愣了愣,问:“为什么?”

  “因为我不可能看上你这样的丫头。”说完,柳墨浅腾空一跃,飞下屋顶,径自朝屋内而去。

  藤芷烟坐在屋顶上,脸上滚烫,满脸绯色,只觉得浑身都臊红得厉害。以前都是她拒绝别人,这是她第一次还没表白就被人硬生生地拒绝了,脸都丢到家了。

  她朝着茫茫夜色,喃喃道:“死柳墨浅,你有什么了不起啊!姐只是暂时没遇到其他美男子而已,你看不上姐,姐还得考虑该不该看上你呢!”

  接下来的日子,藤芷烟决定不再理柳墨浅,势必跟他冷战到底。柳墨浅叫她丫头,她也只当没听见。倒是她不理他的这三日,时时陪在他身边的便是浣姝。

  她在一旁暗暗打量着冷若冰霜的浣姝,然后再瞅瞅自己。论外貌,她虽然是整过容的,但是也属于小清新,而浣姝属于御姐,都是貌美如花,不相上下的美人;论年龄,她是现代人,浣姝是古代人,浣姝比她老了足足上百上千岁。所以藤芷烟得出了一个惊世结论,那就是柳墨浅他喜欢老妖,冰山型的老妖。

  人妖喜欢老妖,形象中都含有妖,听起来倒有那么几分般配。但是人类喜欢人妖,形象中都含有人,又有谁说不般配呢?

  第三日,柳墨浅和浣姝不知为了何事要离开竹屋一下,他离开前,嘱咐藤芷烟:“丫头,若是有鸾家的人来找我,不管对方提了什么要求,一律允了他。”

  藤芷烟抱着七莲琴,转了个方向,不睬他:“哼!”

  柳墨浅笑了笑:“丫头,别忘了招待客人。”

  语毕,他便和浣姝一同出了屋子。藤芷烟瞪着他们的背影,几次想对他,我又不是这里的主人,招待客人之事也该是浣姝来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