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比铁公鸡还铁公鸡
苏暮色2015-12-21 19:372,238

  乌七为了验证她与藤芷烟是不是真的八字犯冲,一大早就去寺庙卜了一卦。

  藤芷烟以瑶山之夜受了惊吓,身子需要大补为由,终是将柳墨浅敲诈成功。正当两人出了客栈,打算寻一间上好的食楼之时,藤芷烟便瞧见乌七朝着他们急步奔了过来。

  藤芷烟本欲叫住她,可乌七却在他们前面的那个巷口转弯了。素日里,乌七都是一副马大哈的模样,不曾见她如此面露焦急之色,藤芷烟不由得心下好奇。正在犹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时,她身旁的柳墨浅已先一步跟了上去,回头道:“你难道不想跟过去看看么?”

  藤芷烟和柳墨浅两人终是在一间叫“满园香”的食楼追上了乌七的身影。只见乌七站在“满园香”楼下,向里张望。

  藤芷烟自身后伸手拍她肩膀时,她吓得身子瑟缩了一下。“你在追什么呢?”

  乌七又看了眼人满为患的“满园香”,回头,低垂下头,语气颇为失落:“我师父。”

  藤芷烟一惊,不由得往“满园香”里望了望:“你师父也在这里?”

  乌七点了点头,又迟疑地摇了摇头,有些不确定道:“我自寺庙出来,觉着一个人的背影很像我师父,我便追了出来。可追到此处,却失了那个人的踪影。”

  这是藤芷烟认识乌七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没有从乌七口中听到“你娘的”三个字。看来即使再粗犷、再毫无忌惮的人也会有她的死穴,在死穴面前,所有的坚强都是泡沫塑造起来的堡垒,看似密不透风,实则脆弱到不堪一击,轻轻一碰,便会轰然倒塌,徒留下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这便是爱,爱他所爱,爱他所欢,爱他所不喜,亦爱为他所变。

  正当藤芷烟和乌七欲离开之时,一直没说话的柳墨浅拦住了她们:“不是要吃饭么?这里不是有个现成的么?”

  不待她们两人说话,柳墨浅就走了进去,唤了小二出来,要了间雅间。小二看了看柳墨浅的一身装扮,自知是有钱的主儿,不敢怠慢,只要老老实实地说道:“雅间倒是还有一间,位置怕是不够好,挨着楼梯口呢。”

  柳墨浅顺着小二的视线望向那件挨着楼梯的雅间,说是雅间,着实算不上,不过是两间雅间中间空出了快地,便有屏风隔开了。许是食楼老板也知地理位置不够好,因而以其他补其短处,所以那间房间采光不错,而且屏风做的墙,自外看不见里,却可自里间看清外面的一切。

  柳墨浅嘴角微倾,似笑非笑:“就那间了。”

  “得嘞!公子小姐,这边请。”小二喜滋滋地赶紧领了人上楼。

  正巧有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自楼上下来,经过藤芷烟身旁时,他伸出自己脏兮兮的双手,大大的眼睛闪着泪花,好不可怜。“我娘和妹妹已经很久没吃上米饭了,姐姐,你行行好,给点钱吧。”

  藤芷烟手上没钱,只好眼巴巴地瞅着身旁的柳墨浅。那个小男孩的视线也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哥哥,行行好吧,救救我娘和我妹妹,求你了……”

  柳墨浅细细地打量了会那个小男孩,半晌,他扬嘴一笑:“嘴长在你身上,是真是假,我们如何知晓?”

  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乌七终于回归了现实,一听到柳墨浅的话,她就忍不住愤愤道:“你娘的柳墨浅,你也太小气了吧!”

  柳墨浅看了乌七一眼,道:“你既然大方,那你何不把你腰间的那把镶宝石短剑送给他?”

  乌七一听,双手紧紧地抓着腰间的短剑,后退了一层阶梯,瞅着柳墨浅的眼神就跟瞅着土匪似的,护着手中的短剑就跟护着自己的女儿似的,所以此刻乌七瞅着柳墨浅的紧张模样,完全可以比拟成母亲紧张地护着自己女儿,以防被土匪抢去做了压寨夫人。“那不行!那是我成人礼时,我师父送的。你要是敢打它的主意,我……”

  柳墨浅扬嘴坏笑,故意走下一步阶梯:“恩?你就怎样?”

  乌七眼一闭,一脸悲壮的表情:“我就跟这把短剑殉情去!”

  “无聊!”

  那个小男孩愣愣地站在那里,都快要哭了,下一刻,一滴泪已然自眼角滑了下来。他脏兮兮的小手快速地抹掉眼泪,抓起藤芷烟的手腕就要往楼下走:“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我娘和我妹妹的。”

  藤芷烟见那个小男孩哭了,实在于心不忍,不满地看了柳墨浅一眼,对小男孩柔声道:“有些人生来就没有同情心,而且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不愿意给就直说,何必强人所难!”说着,藤芷烟取出自己脖子上用红线穿着的玉观音,递到小男孩的手中:“你拿着,虽然这个当了也不值多少钱,至少能换点活命钱就是了。”

  小男孩看着手中的玉石,又抬头看了看藤芷烟,感动地跪了下来:“谢谢姐姐的救命之恩。他日我若手头宽裕了,定为姐姐将这赎了回来。”

  “恩恩,快拿它去换了钱,去给你娘和妹妹买点吃的吧!”

  小男孩一走,乌七终于忍不住问道:“那白玉的成色不错,哪来的啊?”

  “以前偶然在街上看见了,觉得还不错,便买回来戴在身上避避邪,躲躲灾什么的。”

  其实那玉观音的来历远远不止她嘴上说的那样轻巧。那玉观音是她生母留给她的。她自小带在身上,连洗澡的时候都不曾取下来过。生母死后,那玉观音便是她对生母唯一的念想,这份念想伴了她十几个年头。这些她自然不可对乌七说,不然她的身份就会变得可疑,在这个异世,能不透漏身份便不透漏,她可不想被人当成是妖怪亦或是不祥之兆,而且到时她怕是无法再呆在柳墨浅身边了吧。

  那个如红狐在世的男子……

  可如今这仅存的念想都没了,藤芷烟多少有些埋怨柳墨浅的冷血无情,所以路过他身边时,特意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

  乌七抬头瞅着藤芷烟气冲冲上楼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摇头叹气道:“你娘的柳墨浅,你是我见过最铁公鸡的铁公鸡。”乌七没读过什么书,大字不识几个,她自然不会像藤芷烟那样四字成语地说,但她那句比较句已充分表达了她要说的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