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14岁结婚
不死小白白2015-12-21 20:081,526

  【当时觉得自己太懦弱,现在才明白,其实不是缺少勇气,只是太急于奔向你,急得甩脱了现实。】

  时光飞转,转眼将近年关,寒假已至。

  倪良也回到家中,放假第一天,罗阳一大早就跑来玩。准确的说是来倪良也家看电视的。没办法!谁让倪良也家的电视出奇的大呢,看足球比赛那叫一个爽!

  和罗阳从小到大,熟悉彼此像左手和左手上的痣。自从那一天后,罗阳再没提过那个名字,在倪良也面前。倪良也一样不提,就好像那一夜已经用完了所有燃料的勇气,再也没有机会点燃什么。

  罗阳不清楚那天夜里的倪良也到底有没有找到萧阙,但他看得出倪良也第一次像个失足落水的孩子,竭力的抓住什么,最终溺毙在冰冷水中的样子。

  也许倪良也的心和勇气都在那一夜,毫无预兆的盛开,又在同一时间凋谢到连灰烬都不曾留下。

  从不说起,不代表就真的可以过去。

  罗阳知道倪良也只是在撑,但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倪良也早该到了极限。为什么倪良也还不找他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过去的十五年里,倪良也一有挫折,总会在过去后拉着罗阳,絮絮叨叨的半开玩笑半自嘲的说着他的那些不大不小的心情。说完,就什么阴霾都一去不返。然而从没有哪次,像这次让罗阳等了这么久。

  久到,罗阳已经开始怀疑倪良也是不是真的受过伤。

  如果不是倪良也怎么也消不掉的黑眼圈,还可以给罗阳一点证据,他真的无法坚信这样正常的倪良也是正常的。

  所以罗阳想,既然无法诉说,那他只能无声的陪伴。倪良也并不拒绝,两人从联谊会后比以往更加亲密。如果不是还有宁婉菲经常出现在倪良也身边,X校“倪罗基友恋”的风传估计不会少。

  有时,罗阳会觉得,倪良也像是在等待什么。可又想不出他在等待什么?那个女生的确已经退学,那个只出现了一个月的女生消失后,像从没出现过一样再没人提过。

  昨天倪良也还是一样,晚上难入睡,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一直在做梦。梦里很混乱,但偶尔还可以梦到她。对此,倪良也起先是烦躁和恼怒,后来是麻木平静,现在每天起床已经有了回忆梦境的习惯。好像觉得在梦里见到她,心底的什么东西也能得到平复。

  这样的时光,让倪良也有幻觉:好像那个曾一瞬间觉醒的人从来都不是他自己,他从没有拒绝宁婉菲,从没有放弃主持,从没有去找她。她真的就那么简单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简单到让倪良也觉得委屈。

  五个月了,既不心痛,也不开心。好像生活再也无法回到从前没心没肺的样子。有时倪良也甚至会想:如果没有遇见她,他可能顺其自然的和宁婉菲在一起,就那样没心没肺的过下去。如果没有遇见她,他可能就不会在那一夜觉醒,不会有抛下一切奔向她身边的冲动。那样可能就不会有现在这——行尸走肉的他。

  颜色一样都没少,世界却怎么看都是灰色的。笑或不笑,哭与不哭好像都与他无关。呼吸或是思考都觉得麻烦,没有任何欲望。曾经所有的兴趣爱好都自然而然的成为无所谓之一。倪良也觉得这样无喜无悲的生活像是坐牢,而出狱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个名字。

  可他现在,连将那个名字宣之于口的勇气都没有。那个名字一夜之间就成为了倪良也心中最深的隐秘。

  时钟拨回到萧阙离校后的第二天。

  和萧鼎山一同跪在两家家长面前,萧鼎山的太奶奶躺在最上手的铺上,用模糊的声音说:“结婚。”

  坐在两边的家长们,听了对视后都点点头。

  在场的只有跪在地上的当事人萧阙和萧鼎山一直摇着头说不。

  家长们各自带走自家的孩子,约定明年初把事办了,好让老太太可以走的安心。

  萧阙的眼睛已经哭得肿了,家人并没有为此而有任何退让。显然年初办婚礼是无法更改的事情。上了车,只有一个远房的舅妈叹息了一声说:“这才十四岁得女娃,怎么舍得啊。”

  “舅妈不要这么说,这是她的责任。”萧阙的妈妈萧如一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丫头,不是不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丫头,不是不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