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一切都会过去?
不死小白白2015-12-21 20:081,521

  【时间带走所有时,可不可以留下你来陪我。】

  萧阙坐在车里,又一遍回想起离校前的那个夜晚。

  倪良也站在她两三米外的地方,眼中似有百般滋味,说出口的却只有:“你还好么?”

  还是那样清润的声音,萧阙听了像是可以滋润她疲惫心扉的甘露,只一滴就让她贪婪的想要紧紧抓住,再不放开。

  当时,萧阙见来的竟然是她最想见的人,有一瞬她觉得上天对她是眷顾的。感觉从前的十四年里所有倒霉的,挫折的,阴霾的事和人若是为了换这一刻的遇见,她觉得值,值得想哭。

  “不好。”萧阙靠在椅背上回想着那天夜里她的回答,说不上为什么,那句“不好”她说得再自然不过。这个突来的“自然”打破了萧阙十四年来的习惯,她从不跟人诉苦。

  或许这句“不好”,简短到算不上诉苦,但这已是萧阙软弱的终极表现。

  倪良也缓缓走近,语气前所未有的深情,话说得很慢,气息有些翻滚,脸上除了认真外,没有多余的表情:“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萧阙直到现在每每回想起这句话,胸腔里还会有急速下坠到失重的感觉。当时,倪良也的眉眼在路灯下显得英挺有型,严肃的表情让他整个人都焕发着炫目的光彩,所有的一切都让萧阙沉沦。

  看着坐在最后排的女儿,双臂抱肩,脆弱的有些孤单。萧一如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心里千般滋味也只能用当年安慰她自己的话来安慰萧阙:“一切都会过去的。”

  萧阙的回忆被母亲打断,听见萧一如说“一切都会过去的”。

  第一反应,倪良也会不会也从她的生命里,和所有来过又消失的东西一样变成过去。只是这样一个念头,萧阙就觉得无法承受,胸腔里像是被掏空的感觉,让她恐慌。

  舅妈见萧阙和萧一如母女关系之间有些尴尬,想打破僵硬的气氛,就找些有的没的扯出来讲:“一如啊,你也别太担心了,小山那个孩子我也是看着长大的。人品才能都没得挑,萧阙进门后不会觉得委屈的!”

  “委屈不委屈,别人说了都不算。”萧一如话说的有点冷,舅妈听了也就觉得自讨没趣,遂住了口。

  萧一如把萧阙舅妈送到家后,就开车载着萧阙往Y城郊区走。

  母女俩这次相见,时隔萧阙六岁那年已经足足过了8年。

  8年时间让本来很依赖母亲的萧阙,现在见了萧一如就像见到不相关的陌生人。萧一如还清晰的记得,萧阙曾经是如何敏感温柔的孩子。每天一睁眼就会在床上“妈妈,妈妈”的喊,直到萧一如从厨房忙不迭的跑来。萧阙会连滚带爬的从床头摸到床尾,用萧一如昨晚新换的被单给萧一如擦汗,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说:妈妈抱抱,妈妈香香。

  可是那样的萧阙被她狠心的抛下,直到八年后的今天才来看她。萧一如不是不思念女儿,只是事后觉得没脸再回来。

  不知道萧阙六岁那年是如何渡过,更不清楚萧阙这八年里是如何长大。萧一如觉得她这辈子,唯一亏欠的人就是这个女儿了。

  当年她也是被家族硬逼着和另一个根本不认识的萧姓男人结婚,生下了萧阙。可萧一如爱的人是另一个男人。本来已经认命的萧一如,在萧阙六岁时与那个她爱着的男人重逢,旧情复燃,不可自拔。终于和萧阙父亲离婚,与那个男人双宿双飞。

  对此,萧一如并不觉得对不起萧阙的父亲。因为萧阙的父亲萧连,也和萧一如一样是被逼着结婚的,他也有另外的爱人。

  两人和平离婚,连架都不曾吵过。只是签了两个名字的时间,那个有爸爸,有妈妈,有小萧阙的家就从此消失。

  这次离婚对萧一如和萧连来说,是解脱。对家族的人来说是使命和责任的完结。唯独对萧阙来说是一场末日般的灾难。

  从六岁那年起,萧阙就过上在亲戚家轮流借住的日子。

  血缘这个东西很奇怪,远了会觉得亲。真正亲近时,又会嫌麻烦。

  萧阙对此感悟深刻。住在别人家的日子,萧阙很快学会了做客应该有的礼貌和规矩,性格也变得更加让人觉得有距离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丫头,不是不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丫头,不是不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