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差点被侮辱
水灵之爱2015-12-21 20:074,443

  欧阳辰示意冬雪、冷卫二人去前面侯着,他有话要对坐在石凳上的南宫灵说。

  冬雪看看南宫灵,再看看欧阳辰,觉得有王爷在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转身走出了凉亭。

  欧阳辰坐下来,看着眼前若有所思的南宫灵。

  “灵儿在想什么?”

  “没什么,就发呆而已。”她对欧阳辰轻笑,看一眼旁边的冬雪,蹙眉,人去哪里了?刚才还在的啊。

  欧阳辰看着蹙眉的她,说:“本王让他们去外面侯着,就在那。”他用手指向冬雪二人的方向。

  “哦,没事,王爷那件事情现在筹备的怎么样?”她问的是关于围城狩猎的事情,不知道现在筹备的如何了。

  “那件事一直在本王的掌控之中。唯有一件事情,本王掌握不了也摸不透。”

  “哦——什么事情?居然王爷也掌握不了的?说来听听,多一个人就多一个主意。兴许民女能帮上忙了。”会是什么事情连这个王爷也解决不了的?

  “一个女人的心。”还是你的心。欧阳辰在心里补充着。

  “女人的心?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让王爷也摸不透?”嘴里说着,为什么她的心里很难过,酸酸的。是在意他说的那个女人吗?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对,这个女人的心真是难猜,本王在想她到底有没有心。”欧阳辰注视着南宫灵,想从她眼睛里看出点什么。

  难道她的心里更本就没有他?她只是微蹙眉了下就没有任何的表情。

  欧阳辰感觉他自己仿佛身在千年的寒冰洞里,人冷心更冷。周身的气息也跟着冷了几分。

  原来他说的那个女人不爱他,他在为那个女人犯愁,那他差点牺牲他的性命救她那到底是为什么?南宫灵想不明白。

  感觉有些冷起来,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

  抬头注视着一脸冷意的欧阳辰,感情这冷气是他散发出来的?

  “王爷可以试着和她沟通下,或许她还不明白王爷的心意呢?”

  欧阳辰刚想说那个女人就是你,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一个甜甜的声音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辰哥哥,原来你在这啊,芸儿刚才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说辰哥哥在御花园,所以芸儿就过来了。”芸儿一来就拉住欧阳辰的手臂,感觉很亲昵。

  南宫灵眼睛死死的盯着欧阳辰手臂上的手。不是说这古代男女授授不亲的吗?怎么这个芸儿会拉住他的手不放?还叫他辰哥哥?

  他不是说他猜不透那个女人的心,那个女人难道就是眼前的芸儿?她怎么感觉好难受。不想再看到这一幕。

  “既然这位芸儿姑娘来了,那民女就不打扰王爷和芸儿姑娘了,民女告退。”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你是谁?怎么会和辰哥哥在一起?”芸儿这才注意一旁的南宫灵。

  芸儿走到南宫灵的面前。看着与她一样高的南宫灵。

  “你怎么哭了?我不是有意凶你的,我是看你要走才急喊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没事,只是被沙子迷了眼睛,一会就好了。我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转身的南宫灵,欧阳辰本想叫住的,芸儿比他早了一点,听芸儿说她哭了。她为什么要哭,她又那么急着离开干什么?

  想跟上去问问,芸儿拉住了他,嘟着樱桃小嘴说:“辰哥哥,你不要走啊,陪我聊会天,父王好不容易让我进宫一趟,可是太子哥哥不理我,说有很多公务要处理。”

  这芸儿是皇上的弟弟欧阳沛的女儿欧阳芸,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来宫里找太子与睿王。二人虽不怎么愿意搭理,但毕竟是他们的堂妹。也不好直接拒绝。

  南宫灵一个人走着,她想冷静下。后面的冬雪还一直跟着,她打发冬雪离开,冬雪说怕是有危险,不肯离去。

  南宫灵正心情不怎么好,对冬雪吼道:“这里是皇宫,能有什么危险,再说我也只是在附近走走。不是去很远的地方,你先去御花园的门口等我。”

  冬雪还想再说什么,南宫灵一记怒目扫过去,说:“难道还要我再说第二遍?”

  见南宫灵真的动怒,冬雪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可是她的心里一直不安,似乎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南宫灵一个人走着,心里想着的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看到别的女人拉住欧阳辰的手,她为什么会那么难过,还有些讨厌那个女人叫他辰哥哥。

  不知不觉走了许久,她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位置,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喊了几声,除了鸟叫声再无其他。

  她颓废的坐在地上,怎么办她迷路了,此时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呼救声,有人?那就可以回御花园。

  她施展轻功飞了起来,朝呼救的地方而去。

  在一座废旧的宫殿内一个男人在非礼一个宫女,南宫灵走进宫殿里。

  她未曾想过这么偏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来。

  “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皇宫里干出如此污秽之事。”南宫灵说道。

  那男人一见有人就从偏殿的窗户跃了出去。

  南宫灵并没有去追那男人,上前扶起衣衫不整的宫女。

  想开口问那宫女有没有怎么样,她就感觉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她想闭气也已经来不及了。

  在她晕倒之前听到刚才那个男人和宫女笑了起来说:“锁魂宫的宫主也不怎么样啊,这么轻松就搞定了。还不如我们云门的门主了”

  原来是云门的人,这是她晕倒之前留下的意识。

  男人对那假扮宫女的女人说:“你去通知主上,说人已经抓到了,在这废旧的冷宫里。”

  女人颔首消失在宫殿。

  冬雪在御花园的门口等了很久,也未见南宫灵回来。她去刚才南宫灵走去的地方找了下,没有找到。

  转身去凤翔宫找欧阳辰,人多好找点。

  这边欧阳辰一听说南宫灵失踪,他恨不得掐死他自己。那时候她要离开他怎么不拦住她。

  皇上和皇后一听说南宫灵失踪,也派了大量人手去找。

  找了两个时辰,眼看着天慢慢黑了下来。

  欧阳辰愤怒加心痛,为什么现在在他的范围内还是把灵儿弄丢了。气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应声而碎。

  他问了冬雪,最后在哪里见过南宫灵。得知南宫灵在御花园走向冷宫的方向,他施展轻功朝冷宫奔去。

  南宫灵醒来时发现手被绑在身后,浑身没有力气。这是种了化功散的毒了。

  看着面前多了个带面具的男人,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熟悉,只是现在她还想不起来。

  她在身上来回的蹭,想把玉箫找出来。有机会就吹锁魂咒自救。可是蹭来蹭去也没有玉箫的踪影。

  “你在找这个?”玉箫在那个非礼宫女的男人手里。

  “锁魂宫的宫主,吹的一手好箫,可惜却会要人命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觉得我还会把玉箫放在你身上?哈哈——”说完还轻蔑的笑了起来。

  看着最后的希望也破灭,南宫灵直视面具人,说:“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把我捆在这里?你有何居心?”这个人她肯定见过,竟然会那么熟悉。

  “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为了不让你说出去,也只有一个办法,死人永远都会守住秘密。”面具人狠狠的说道。

  想起来了这个身影是吴德,他已经知道她是锁魂宫宫主了。她活下去但机会也渺茫。

  “你们就不怕杀了我暴露你们自己吗?”

  现在冬雪应该是发现了她失踪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拖,拖到冬雪赶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拖延时间等人来救你?你别做梦了,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能来的都是孤魂野鬼。交给你了,处理干净点。”面具人对那个男人说完想闪身出去。

  南宫灵开口说:“你是吴德?”不确认的问。

  很明显蒙面人身影顿了一下,消失在眼前。

  这一顿,让南宫灵原本的怀疑,变成了肯定。

  男人看着南宫灵绝色的容颜,强有力的大手捻住她的下巴,色迷迷的说道:“这么漂亮的美人就这样杀了也太可惜了,最起码让我先享受一下再杀。”

  南宫灵偏头甩开男人的手,“不要碰我”

  “够辣,我喜欢,一会就要你求饶。哈哈——”男人得意的笑起来,开始撕扯南宫灵的衣服。

  看着眼前恶心的男人,南宫灵拼命的往旁边退,“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感觉她快要死了,为什么会这样,谁来救她。辰哥哥你在哪里?

  男人见她一直缩,上前用左拽住她的头发。用力撕开碍眼的外衣,只剩下肚兜。

  看着南宫灵小小的身体却发育的相当的好,前突后翘,有着傲人的双峰。

  男人用手拈了一把,“看不出来,这么小的身子还挺有料的。”

  “不要——不要——辰哥哥救我。”南宫灵心悲痛万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现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身影,那个给她温柔眼眸的男人——欧阳辰。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辰哥哥救我。”南宫灵泪流满面,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无能为力的任人摆布。

  男人看着南宫灵梨花带泪的小脸,故作心疼的说:“啧啧,多么美的一张脸,多么让人心疼啊。”手抚上她的脸颊,慢慢的滑到她的颈部,锁骨。准备扯最后的肚兜。

  南宫灵绝望的闭上了双眼,辰哥哥再见了,我爱你,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情况下确认她的心?现在才确定会不会已经晚了。

  用尽所有你力气怒吼的尖叫一声,“啊——”等待着不堪一幕的发生。那叫声叫的悲凉,叫的绝望,听的人心疼。

  剑——无情的穿透了男人的胸口,血喷在南宫灵的脸上,让她瞬间睁开眼睛,入目的是那双充满担忧让她贪恋的眸子。

  “辰哥哥,你终于来了。”说完晕了过去。

  欧阳辰把剑拔了出来,血又喷了一地。他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在南宫灵的身上,抱起她。

  “灵儿,醒醒,灵儿。对不起,辰哥哥来晚了,让你受到这样的侮辱。本王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冰冷的语气散发出来,晕倒的南宫灵并未听到和感觉到。

  当看欧阳辰到那个男人那么侮辱南宫灵时,他不感想象,若是他再晚一步来他的灵儿是不是就已经……?

  心疼的抱着南宫灵回了皇后的凤翔宫。派人把男人的尸体带走,命人将尸体剁碎。敢这么对待他的灵儿,一剑杀了那畜生太便宜那畜生了。

  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欧阳辰抓住太医的衣襟问:“她到底怎么样了?”

  太医跪倒在地,颤抖的回答:“回王爷,南宫小姐只是受了点惊吓,休息一晚喝点宁神汤就没事了,王爷不必担心。”这睿王的眼神真冷,仿佛能冻死人。

  听说南宫灵只是受点惊吓,没什么大碍,欧阳辰也放心了。

  皇后示意众人下去,她也走了出去,让欧阳辰单独与南宫灵呆一起。

  床上的人睡的很不安,嘴里念着,“不要,不要,辰哥哥救我,救我。”手也不停的在晃动。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

  欧阳辰把她的手抓过来,贴在他的脸上,“灵儿不怕,不要怕,辰哥哥在。”

  南宫灵的手贴在他的脸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不再乱动,安心的睡了过去。

  欧阳辰想起身,一动下,南宫灵又不安的乱动起来。欧阳辰只好陪她睡在床上,顺势把她抱在怀里。

  被饿醒的南宫灵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眼前冷峻的脸,手轻轻的点了下他的睫毛。

  昨天在最无助的时候想到的就是他。确认了她的心。既然已经爱了那就随她的心走。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吻了下。

  欧阳辰其实早就已经醒来,只是不想打扰旁边的佳人,他只好继续躺着。

  见她眼睛闪了下,肯定是要醒了,他把眼睛闭上。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让他惊喜的是她没有尖叫,也没有推开他。感觉她的手点了下他的眼睫毛,不一会就闻到了香香的气味和软软的触感传来。

  他顺势吻了起来,吻到她快踹不过气来时才放开她。

  “傻瓜,怎么不呼吸。”欧阳辰问道,宠溺的摸摸她的头。

  南宫灵低头躲进他的怀里,不看头顶充满笑意的男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