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枫叶林起舞
水灵之爱2017-07-14 22:012,974

  深秋十月,群山中屹立着一座孤立的山峰“紫云山”,山顶上的枫叶鲜红撩人。

  枫树林中建有一座石凉亭,亭中站立着一个豆蔻年华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的少女,精致的瓜子脸上一双灵动而清亮的双眼看向前方,唇若涂砂不点而朱,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如瀑布般倾斜而下,垂落在少女的背部。秋风吹起散落在身后的发丝,瞧着,如是画中的仙子也定未有她这般姿色。

  女子款步姗姗步出凉亭,踩在地上的枫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抬首望向枫树,枫叶纷纷扬扬的散落下来。这样的落叶绝不逊色于美艳的鲜花。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南宫灵伸出玉手接住一片散落下来的枫叶,轻轻的呢喃起杜牧的《山行》来。

  看着漫天飞舞的枫叶,南宫灵也随枫叶一起翩然起舞,轻盈的舞步,妙嫚的身姿,一甩袖,一回眸,是那么的夺人心魄。

  南宫灵的额角微显湿意,这一舞消耗了她不少的体力。

  行至凉亭中的石凳坐落,看着这片从小习武的枫叶林,便想起了最疼爱她的师傅前任锁魂宫宫主许飘飘。她劫富济贫,劫杀那些道貌岸然的武林世家和贪官污吏。使得江湖中的奸佞之辈闻风丧胆,便给师傅取了个“索命娘子”名号。

  在她的心里师傅永远是最温柔最美丽最善良的,这待她如己出的师傅在两年前因病过世。想着师傅她便悲从中来,这个世界对她最好的师傅已经走了。

  记得那年她刚来到这陌生的世间时,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那双充满担忧的眼眸。

  他对她说:“灵儿,你终于醒了,辰哥哥好担心你。”

  倔强的他明知道斗不过那三个歹徒,却依然上前踢翻了歹徒放在地上的食物。

  可想而知,招来的却是歹徒一个耳光。他的嘴角溢出血丝,仍旧威胁歹徒说:“等我爹来了有你们的好果子吃,哼!”

  夜深时他趁歹徒已经熟睡,将她藏在了石像前的桌子下,他自己逃出去找人来救她。

  她等了他很久等来的却是那三名歹徒,那是的她太小,跆拳道黑带的她无法发挥出任何的威力,在她求救时是师傅救了她,将她带回锁魂宫。

  望着天边火红的太阳慢慢西沉,不由的想起那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见天色有些暗下来,南宫灵飞身朝山下的锁魂宫而去。

  ----

  欧阳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夕阳西下,窗外的树木因着秋天的到来,秋风拂过的树叶纷纷而落。

  欧阳辰在心里问道:“灵儿,你究竟在哪里?为何找你这么多年依旧没有你的消息?难道真如太子皇兄所说的那样已经遇难了吗?不,不会的。相信你依旧在人间,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只是还未找到你而已。”

  欧阳辰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从南宫灵一出生他就对她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年少无知的欧阳辰当时并不懂那是什么,随着岁月的流逝,在思念南宫灵的过程中欧阳辰明白了。那是母后对父皇那般的爱,他知道他爱上了那个粉雕玉琢如精灵般的南宫灵。

  欧阳辰慢慢的陷入了八年前的回忆中。

  那年的他才八,和六岁的南宫灵两人在別苑玩耍,南宫灵想要去烟雨湖畔,他想两个孩子前去实有不妥,想拒绝于她,但看到南宫灵一脸期待的望着他。他没有出声,两人都是孩子,没有大人的陪同,出去遇到什么不测又要如何解决?

  他见南宫灵抬头望着他,等了许久也不见自己回答。南宫灵不由的失望起来。

  他见南宫灵精致的小脸失望的低垂下去,心里有些难过,他不想看到南宫灵失望的表情。

  便答应了南宫灵去烟雨湖畔,两人偷偷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来到湖畔的小溪旁,六月的天有些炎热。南宫灵脱去漂亮的绣花鞋踩进了不刺脚很舒服的鹅卵石上。

  南宫灵呼唤着欧阳辰一起下水,南宫灵说她喜欢这冰凉的感觉。这样身在溪水中仿佛能赶走不少的热感。

  在他和南宫灵两人都玩的高兴时,三个大汉朝二人走过去。

  其中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抱起小小个子的他就往岸上走。另一个稍瘦的大汉把南宫灵也抱着朝岸上走去。。

  南宫灵的惊恐与害怕,他都看在眼里,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掳走他们二人。

  他试图与大汉交手,可是身子小小的他更本就不是大汉的对手。不一会儿被大汉抱进马车。

  不知道马车行驶了多久,之后马车在一间破庙前停了下来。

  其中满脸胡渣的大汉把他和南宫灵夹在腋下走进了破庙里。把他们二人往地上一扔。便去一旁捡柴火去了。

  他很害怕,怕大汉会伤害南宫灵。都是他的错,一时心软才答应她出来。

  他把南宫灵护在身后,不让三个大汉伤害南宫灵分毫

  深夜之时他趁三个大汉都已经熟睡,把头部受伤的南宫灵藏在佛像前的桌子底下。吩咐南宫灵遇到任何事情也不要出声。他回去找人来救她,他自己小心翼翼的摸出了破庙。逃了出去。

  他走了很久,在他快要感觉他自己不行的时候。上天还是眷顾他的。他遇到前来找他们的下人,于是他带着下人沿途去破庙,等他赶到破庙时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

  破庙里很安静,没有南宫灵的身影三个大汉也全五踪影。从此他也失去了南宫灵的消息。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欧阳辰的回忆。他回身看向紧闭的房门说:“进来吧。”

  来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身着灰蓝色侍卫服饰。

  侍卫俯身跪在地上,给欧阳辰请安道:“奴才给王爷请安,王爷吉祥。”

  侍卫不敢看尊贵的欧阳辰,此时的欧阳辰紧抿薄唇,冷冽的眼眸扫向跪在地上的侍卫问:“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侍卫犹如冬天里身在冰窖一样的冷。王爷把这件事情交给他八年,这八年一点消息也没有。

  他现在羞愧的低下头,想挖个洞从这满冷意是房间里爬出去。

  “回……回王爷,奴才听说好像南宫小姐在桐镇一带出现过,奴才刚得到消息就来禀告王爷,明日奴才带人再去找。”

  桐镇?欧阳辰思索着--他应该前去看看,这些年虽然为了灵儿东走西跑,但只要有结果那都是值得的。

  “本王自己前去,你不用跟着也不用派人跟随。”决定下来的欧阳辰走向书案。

  “王爷这是否不合……。”侍卫想说不合适,如果王爷一人前去万一遇到危险可怎么办?但在接收到欧阳辰射来犀利的眼神时,侍卫把要继续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是王爷,属下这就去安排。”侍卫跪安便退了出去。

  ----冷情王爷绝世妃----

  较大的院子里,地上躺了不少的女子。

  男人低头俯视着躺在地上无法起身的女子说:“我们云门看的起你们锁魂宫才让你们加入,别不识好歹。”

  女子痛恨自己的无能,手按在另一只手臂的伤口处。讨厌这种仰视的对话,想起身却无法站起来。

  女子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人说:“卑鄙无耻的小人,尹霸天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们宫主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现在就杀了你,那不是摆明了与你们为敌吗?我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尹霸天轻蔑的回答地上的人。

  “薛琪告诉你们宫主,想在这皇城生存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入云门,替我们办事。你好好想想。我就先走了。哈哈--”尹霸天带领云门的人离开了锁魂宫的分堂。

  锁魂宫众弟子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扶起受伤最严重的堂主--薛琪。

  “堂主,现在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向宫主禀报,看样子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还会来找事。”扶着薛琪的女子问道。

  薛琪看向门口,都是她的技不如人,如今只好向禀报宫主,请宫主派人前来支援。

  “你派人快速去紫云山,把这边的情况都禀报宫主,让宫主定夺。”云门,锁魂宫是不会就这么罢休的。总有一天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