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他竟是王爷
水灵之爱2015-12-21 20:073,038

  “奴婢见过南宫小姐”

  “你们公子现在怎么样了?”

  “回南宫小姐,公子喝完药刚睡下。”

  “行了,你下去吧。”

  “是,南宫小姐,奴婢告退。”

  看着床上双眸紧闭的男人,她走了过去,坐在床沿边。

  他的眼睛真的很像她第一次见到的那双充满担忧的眸子,本以为她这辈子不会再对任何的男人动心。

  现在才知道,不是不动心,而是从来就没有遇到让她心动的男人。而眼前这个救过她两次,还差点为她丢了性命的男人,让她的心、乱了,迷茫。迷茫的是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让她心乱的是她的心里还住着另一个男子。

  她的手轻轻的扫过他的脸庞,停在了他的眉间。为何他总是紧皱眉头,连睡着了都是如此的不安。

  看着床上眼皮微动的男人,她快速的把手收了回来。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溜走,她竟然看着他发呆了一个多时辰了。

  “水。”欧阳辰干裂的唇蠕动了下。

  南宫灵马上去给他倒了杯清水过来,把他的头枕在她的臂弯里,将水喂他喝下。问他:“你还要喝吗?”

  欧阳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子问:“是你?你叫南宫灵?”那天他醒来时冷卫说她已经走了,受伤的他又没有办法去找她,冷卫说她还会来的。他一直在等,今天终于等到了。

  她的名字是叫南宫灵,不明白他怎么会这样问呢?南宫灵回问他:“公子怎么知道?既然知道了又为何还要问呢?”

  欧阳辰有些激动想坐起来,忘了他还有伤在身,扯动了伤口,疼的他直咬牙。但一会就恢复了。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欧阳辰,你的辰哥哥。小时候你常围着我转,只和我一个人玩,后来母后向父皇请旨将你赐与我做王妃。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吗?”

  听的南宫灵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最后面的她听懂了,做他的王妃,还有父皇母后,那不就是皇上了吗?天啦他是皇帝的儿子,那他不就是皇子了?

  “你是——皇子?”南宫灵有些不确定的问。也是她思念了这么多年的男子,刚才还在纠结着,她怎么可以那么花心,心里有一个,还要对其他的人动心。现在确定他们原来是同一个人,人也放松了不少。他们三次的偶然相遇,真正是老天特意的安排吧,他是上天派给她的“救星”吧?每次危险的时候都是他挺身而出救了她。

  “你真的都忘记了?我从小就过继给我外公,承袭了睿王的爵位。为什么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当年在破庙里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带人去找你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这些年我也没有放弃过找你。”欧阳辰有些接受不了,怎么会这样,灵儿已经完全忘记他了。

  南宫灵在床前半蹲,给欧阳辰行礼说道:“南宫灵参见王爷,之前冒犯之处还请王爷多多见谅。”

  欧阳辰很想去扶起南宫灵,可是只要他一动就会扯动伤口,那钻心的痛就传了过来。

  “灵儿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你告诉我当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年——破庙?是被那三人绑架的事情吗?”

  欧阳辰黯然的眸子忽然亮了起来,看着南宫灵说:“是的,就是被绑架的事情。”

  “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把我摇醒后的事情。你逃走之后,那三个人去找你,我后来饿了就从桌子底下出来去找东西吃,没想到他们又折回来了,把我扛着要离开,后来我被我师傅救了回去。”

  “灵儿,这些年你受苦了。你师傅是谁?你又为什么你会失忆?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

  “我师父是个温柔的女子可是她已经过世了,失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更加不知道自己是谁,要是知道我肯定回来了。”她哪里记得以前的事情,以前那是这身体的南宫灵,而现在她的灵魂是从现代来的。不知道这身体的南宫灵是去到了她的那个世界还是已经香消玉损了。

  南宫灵将他放回到床上,帮他将枕头挪挪。

  欧阳辰说:“你是我们圣朝南宫丞相南宫轩的女儿,等我伤好点再陪你回去吧。”

  丞相的女儿啊,那就是大小姐,没想到这身体不仅长得漂亮,背后的靠山也是大有来头。王爷是她的夫君,丞相是她的亲爹,想着这些南宫灵那颗心开始不安分了。

  回想到这么多年那个丞相爹也没有来找过她,有些雀跃的心从天堂落入了地狱,脸上的笑容也失踪了,她真想去问问为何她那丞相爹为什么都没有去找她。

  “灵儿,之前那个刺客了?”欧阳辰想到有人要杀南宫灵,心就纠了起来。

  “她已经死了,咬舌自尽的。”南宫灵淡淡回答他。

  欧阳辰觉得就这样让她死了?太便宜她了。她为什么要杀灵儿?疑惑的问道:“灵儿,她为什么要杀你?”

  这是锁魂宫的事情,南宫灵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啊。

  看着南宫灵一脸的为难,欧阳辰觉得她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说出来,他也就不再追问。

  “今日王爷早些休息,民女过些日子再来看望王爷。告辞了。”

  ——数日后——

  “灵儿何时来的?怎么没有叫醒本王。”欧阳辰睁开眼睛见到的是南宫灵坐在他的床前。

  “民女来时见王爷在熟睡中,便没打扰王爷休息。王爷现在觉得伤势如何?”

  见他脸色有些红润,并不像刚开始时那么的苍白,她也放心的多了。

  “这点小伤无碍,本王在床上躺一些时日,不如灵儿陪本王出去走走。”

  “也好,出去走走有利于伤口的恢复。来,民女扶您起来。”

  她在靠近他准备扶他起身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只属于他的淡淡的檀香味,带有一股若有若无

  的草药味。许是之前喝药留下的余味。特别的好闻,让她忍不住多深呼吸了几下。

  “本王身上的味儿似乎很对灵儿的嗅觉啊。”他调侃的说道。

  听到他取笑的声音,她低头看着下方波斯地毯。他现在一定认为她是一名花痴女了,哎呀,

  丢死人了。红晕迅速蔓延到她耳根。

  看着含羞带怯的她,一直低着头,忍不住打趣她,道:“地上有黄金吗?”

  “啊!”

  抬头看见的却是他嘴角上扬,饶有兴味的看着她,才知道她又被他捉弄了一次。

  嗯!外面的空气就是好,清新怡人。把刚才的尴尬都抛之脑后。她陪着他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

  “王爷,您这别苑景色斑斓,美不胜收。您还真是懂得享受。民女之前并未发现,这儿会有如此之大且精致特别,独具匠心的花园。”

  瞧瞧那庭院幽深的高俊楼台,雕梁画栋的八角石亭,还有花园中形形 色 色的植物。可以说堪比苏州园林了。

  “这里一般很少有人来,只是偶尔有下人来打理这园子。王府的景色比这可要优胜的多,改日带你去瞧瞧。”

  似想起什么似得继续说道:“灵儿,前些日子忘了告诉你,你娘在临终前交给本王一封信,让本王一定转达给你。”

  看着他手中的信,她晶莹的泪光蓄满了眼眶。越来越多,顺着肤如凝脂的脸颊滑了下来。她为何哭了,是之前的灵儿还有感觉吗?她还能牵动她的情绪吗?手轻轻拭去流下的泪水,接过他手中的信。慢慢的看起来。

  她的娘叫蓝姬月,因为任性而离家出走,在这圣朝遇到她一生挚爱的男人,很俗套的成亲生子,好景不长,她挚爱的男人在她怀孕的时候与别的女人厮混还怀有身孕,无奈只好娶了那个女人为妾。

  从此她没再与她爱的男子再见面,之前有女儿的相伴,过的还算可以,之后女儿失踪,查询无果,最后心力交悴而亡。

  信里交代了她不是圣朝的人。其他到是没有说什么。

  “灵儿,蓝姨都和你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娘让民女照顾好自己。”

  他看着南宫灵无声的泪水滴落下来,轻声问道:“灵儿打算什么时候会丞相府?本王陪你一块回去。”

  “待做好准备之时再回去,这事还是民女自己来办,不劳烦王爷费心了。今日时辰也不早了,民女先回去了,告辞。”南宫灵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眼欧阳辰,发现他也在看她,像是做贼被抓的感觉,逃似的离开了别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