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偶遇受重伤
水灵之爱2015-12-21 20:072,839

  西城——锁魂宫

  南宫灵抱膝坐在地毯上望向窗外的天空,此时的天空万里无云,偶尔有几只大雁飞掠而过。望向天空出神的南宫灵连敲门声响起,她也未闻。

  冬雪知道南宫灵在房间,见门是虚掩着的,她推门走了进去。

  见到的是南宫灵坐在地毯上,如今这天气有些凉意,她怕南宫灵着凉,蹲在南宫灵的身边,伸出双手准备扶南宫灵道:“宫主,地上凉,还是坐到榻上去吧。”

  冬雪也望了眼窗外,窗外面并没有什么,为何宫主每次都要坐在窗户下看?

  南宫灵淡淡的回答冬雪:“冬雪,我想念师傅,想念我的爹娘我的家人。不知道他们好不好?是不是在为我着急?为我担忧?”

  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慢慢的滑落下来,滴在地毯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南宫灵如此感伤,冬雪上前擦掉她的泪水抱住她小小单薄的身子说:“宫主,您还有我们了,我们锁魂宫的人都是您的家人。快些起来,小心着凉了。”扶起地上的南宫灵,将她搀扶到榻上去。

  “冬雪,我今天见到了一双和辰哥哥一样的眼眸。那个人的眼里带着淡淡的担忧,和辰哥哥的眼睛真的很像。但辰哥哥比他温柔的多。”南宫灵坐在榻上,双手依旧抱膝,看着她的玉足,淡淡的说着。

  那双让她感觉温暖的眼眸。从一开始她就无法自拔的迷恋上了。

  “宫主说的可是那位救你的公子?”

  “是啊。”

  “宫主有何打算?需要属下去查探下他的身份吗?或许他知道宫主的身世呢!”

  如果那位公子真是宫主口中的辰哥哥,他一定知道宫主的身世。她不想再见到宫主如此伤神的思念家人。

  “不用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吧?”知道她自己的身世又能怎么样?她失踪了这么多年,也未瞧见有人寻找过她。想必她之前定是不受人待见的。

  “宫主,你来这皇城都多久没有离开过房间了?不要总呆在屋子里。没病也闷出病来了。出去走走吧?离这不远有个烟雨湖畔,那里的景色很美,是紫云山没有的,不如去那里走走吧?”自从来这皇城宫主都未曾踏出过房门,天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发呆。

  之前在紫云山的时候没有地方可去,宫主一直待在山顶那片枫树林。

  如今来到这繁华的皇城,她不明白宫主为何天天把自己锁在房间。

  南宫灵抬头望向冬雪问道:“就为这事?没其他事情?”

  冬雪点点头说道:“其他没什么事情,还有蝶儿闹着要出去玩,是不是派个人保护她?”

  “派几个人陪着她吧,这事你看着安排就好,不要让蝶儿出什么意外。”

  “是宫主,那你今天去散散心吧。是派个人跟着你一道去吧。”

  “知道了,我自己去,你下去吧,你把锁魂宫的一些事情处理下。”她是应该去外面走走,光闷在房间里确实不妥。

  “是,属下告退。晚些再去烟雨湖畔找你。”冬雪退出了房间。

  南宫灵看着眼前的大门,下榻走了出去,烟雨湖畔,一个很美的湖名。真要去看看才行,

  ——

  南宫灵走在一片枯黄的草地上。金秋十月,花儿已经凋谢,参天大树的叶子也随风飞舞,落入了湖中。前面不远处的小山丘上还建有一座观湖亭。

  从苦草坪中走到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朝着那个小山丘走了过去,虽是小山丘,鹅卵石的道路却有些陡坡,好在设计这亭子的人在一旁设有雕花的青灰色扶手。要走上去,并不是很难。

  走上凉亭,秋风瑟瑟,稍微有些不适应。南宫灵双手相互搓揉了下,感觉适应些,她才注视眼前的烟雨湖。

  不远处湖上有人在游湖,三三两两的船只在诺大的烟雨湖上飘着,显得那么的孤单寂寥。

  南宫灵坐落在亭子的廊凳上,风吹起她的发丝。她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感觉有人前来,她“嚯”的睁开眼,出现在她眼前的是那个在街上救他的男人。依旧是紧抿的薄唇,深邃冰冷的眼眸。

  她向欧阳辰善意的微笑,算是和他打了招呼。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感受大自然的宁静。

  欧阳辰在她对面的廊凳上坐下,看着南宫灵。她怎么会来这里?这几次的相遇是偶然还是她精心安排的?

  如是她安排的那今日又怎么解释?他今日来烟雨湖畔未与任何人说起过,他是想来看看能不能遇上灵儿。这里就是曾经他和灵儿戏耍无数次的地方。说不定灵儿会来这里。

  见对面的人眼睛睁开,欧阳辰急忙看向湖中。

  南宫灵总感觉有道犀利的视线盯着她,这里就她和对面的那个男人,肯定是他在看她,睁开眼看到的是他慌忙的移开视线。

  气氛有些尴尬,南宫灵开口打破了不好的气氛道:“那日多谢公子,不然小女子肯定受伤了,今日也不可能会来观赏这烟雨湖的美景。”

  “姑娘也不必客气,若是换做其他人也定会出手相救的。”说完后,欧阳辰剑眉微蹙,为什么想到别的男人抱着她,吻她,他的心里似有一把无名的火蹿了出来,让他很不好过。

  南宫灵点点头,对于陌生的人,她没什么话说,尤其还是个男人。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中。

  二人都面向湖泊,没有发现身后有个黑衣女子人正慢慢的靠近,女子来到凉亭周身散发出摄人的杀气。

  发现身后有杀气袭来,南宫灵和欧阳辰同时回身。见是一个黑衣女子,南宫灵对她却不陌生。

  黑衣女子举起剑朝南宫灵刺去,嘴里还说着:“南宫灵,拿命来,我要给我哥哥报仇。”

  南宫灵原是可以避开这一剑的,但有人比她快一步闪到她的身前替她挡下了那一剑。看到身前受伤的欧阳辰,南宫灵感觉她能听到她心碎的声音,看也不看前面的女子,朝她袭去一掌,这一掌用了她八成的功力,还算是对她手下留情的。

  女子被南宫灵打飞出凉亭,几个翻滚滚出了小山丘,落在鹅卵石的小道上。晕了过去。

  欧阳辰见黑衣女子持剑朝他身旁的女子刺去,心瞬间的痛了起来,他想也未想就快速闪到她的身前替她挡下那一剑。剑没入他的左肩膀,这一切都值得,他找寻了多年的灵儿原来与他擦肩而过了好几次。

  感觉自己快要晕过去了,全身都没什么力气。脚软了倒在一旁,背靠在廊凳上。

  “来人啦!救命啊!有人收拾了!”南宫灵大声的呼救,现在最要紧的是送他去看大夫。

  “有没有人?救命啊。有人受伤了。”

  南宫灵见一个老翁走过来,她蹲在地上问欧阳辰:“你怎么样?我现在叫人送你去看大夫。你要撑着。”南宫灵看受伤靠在廊凳上的欧阳辰说道。

  “姑娘,发生了什么事情?”刚看到路上有个黑衣女子躺在那里,好像晕过去了。

  现在这又有个男人受了重伤。他有些害怕了,不该管这样的闲事的,江湖中的事情他一个船夫怎么惹的起啊。但他心软的还是走了上来。

  南宫灵从欧阳辰的身上摸出来很多的银票,从中拿了一张给老翁,嘱咐他说道:“麻烦老伯帮忙找些人过来,我朋友受伤了。我要送他去看大夫。这个你拿着,办好事情后再多给你点,谢谢。”

  老翁把银票还给南宫灵,并没有收。

  “姑娘不用客气,我现在就去帮你找人。”

  看着欧阳辰血流不止,再这么下去他一定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不行,得先帮他止血。以前秋霜教过她什么草药可以止血,关节时刻怎么想不起来了?叫刺什么来着?好像叫刺儿菜,对就是刺儿菜。菊科植物,紫红色的的花,在哪里?找到了。

  南宫灵把刺儿菜嚼碎敷在欧阳辰的伤口上,血微止住了。她也松了一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