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蝶儿失踪了
水灵之爱2015-12-21 20:073,474

  “王爷,怎么来了?民女失礼了。”南宫灵起身下床给欧阳辰福福身见礼。

  她不是在木桶沐浴吗?怎么会躺在锦被中?她的亵衣是谁帮她穿的?南宫灵有许多的疑问。

  “灵儿不必如此多礼。”欧阳辰示意她随意些。“如今是在宫外,再过不久你我二人便是夫妻,有些不必要的虚礼就免了吧。”

  南宫灵看着眼前的俊脸满是柔情的凝视她的欧阳辰,点点头。

  “王爷今日怎么过来了?不是回王府了吗?”欧阳辰回王府没有多久,怎么又来了,这样来回的折腾耗费时间和体力。

  如是住在路程较近的別苑也还好些,如今欧阳辰回了睿王府,睿王府离这丞相府是较远的,一个在东城一个在西城。

  “今日来別苑有些事情要办,便来看看你。”看着走近桌面倒茶的南宫灵,欧阳辰也步跟了过去。

  欧阳辰来到南宫灵门口时冬雪在门外侯着,他才得知南宫灵在屋内沐浴有些时辰,冬雪便进屋查探,发现南宫灵居然在木桶中睡了过去。

  她把熟睡的南宫灵从有些凉意的水里抱了出来,给南宫灵穿上亵衣。转身开门让欧阳辰进来。

  南宫灵望着桌上精致的茶具,玉手掂起青花瓷的茶壶,另一只手将反扑在桌上的一个青花瓷茶杯放在桌上,倒了杯茶递给欧阳辰,“王爷请喝茶。”

  南宫灵也径自倒了一杯。起身走向窗棂前,

  “食罢一觉睡,醒来两碗茶;举头看日影,已复西南斜;乐人惜日促,忧人厌年赊;无忧无乐者,长短任生崖。”

  白居易的《两碗茶》也最映此时的景和她的心情,快乐的人总感觉日子过的飞快,看看窗外西南斜的日头,一天的光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了。

  “灵儿。”欧阳辰上前抱着她,头埋在她的颈项处。

  “本王倒是觉得这日子过的太慢了些,只想快点让你做本王的王妃。”每每的思念总是煎熬的。

  靠在欧阳辰温暖的怀里,南宫灵的柔胰附在腰际的大手上,大手反握住她的柔胰。

  “日子过的很快,从太子来下聘到如今也半月有余。二月初二,似乎不怎么遥远了。”南宫灵如鹂声般的话语飘了出来。

  “嗯,再过几日便是父皇的生辰。”欧阳辰抬头看向窗外,游历在外的六皇兄应该快回来了吧?

  “皇上的生辰?什么时候?”皇上的生辰那她应该也会去的吧?

  “就在十日后,灵儿不知道吗?”欧阳辰剑眉微蹙,难道丞相没有告知于她?

  十日后,那很快的啊。南宫灵回过身,看到的是欧阳辰蹙起的眉。柔胰在他眉头轻点了下。

  “王爷怎么了?”

  “丞相未曾与你提起过父皇生辰之事吗?”

  “民女与爹爹相处的时间较少,怕是没机会说吧。”

  听了南宫灵的解释,欧阳辰的眉头舒展开来。

  “王爷在里面吗?”冬雪询问站于房门外的冷卫。

  “在里面,你们——出了什么事吗?”冷卫看着如旋风般刮过来的冬雪和秋霜问道。

  “出了大事情,蝶儿失踪了。能向王爷通报声让我们进去见小姐吗?”冬雪焦急的回问冷卫。

  冷卫点头,转身敲门。

  欧阳辰与南宫灵同时望向紧闭的房门,欧阳辰让她坐在凳子上,对外面的人说:“进来吧。”

  只见冬雪,秋霜,冷卫三人一起步入,冬雪与秋霜脸色与平常有些出入。

  南宫灵上前询问冬雪:“出什么事了?”

  冬雪二人先向欧阳辰福福身见礼,秋霜回答南宫灵,“小姐,蝶儿失踪了。”

  “什么?怎么会——?”南宫灵瞳孔微缩。蝶儿不是在分堂吗?怎么会失踪的?

  “到底怎么回事?”南宫灵看着眼前有些疲惫的秋霜。

  “回小姐,蝶儿今早上贪玩一个人偷偷的溜出去,如今都快傍晚也未归。”她们最疼的就是蝶儿,如今来这皇城,都忙于处理锁魂宫的事情,把蝶儿给忽略了。

  她自己一个人偷偷溜出去玩,本以为她会早点回来,可是晚饭的时间已经到了,仍然不见蝶儿回来,秋霜命薛琪派人去找,她也去找过,可是没有蝶儿的踪迹。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要来向宫主禀报,只是秋霜未曾想到欧阳辰也会在此,他应该也会派人帮忙找蝶儿的吧。她也就不避讳欧阳辰当面把事情都如实的说了出来。

  欧阳辰看着心急如焚的南宫灵,蝶儿?那个小女孩?视线越过冬雪望向冷卫,道:“冷卫,你现去別苑多派些人手帮忙一起寻找。”

  冷卫走的时候望了眼冬雪,“属下这就派人去寻找。”

  “等等,別苑的人并不知道蝶儿长像,我把蝶儿的画像给你。”南宫灵叫住要出去的冷卫,走到书案前心急火燎草草的素描了一张与蝶儿八分相似的画像。让冬雪也一同前去。

  “王爷,民女也出去寻找蝶儿,不如王爷先回別苑?”南宫灵走到门口迫不及待的想去寻找蝶儿,才想起欧阳辰还在屋内。便又折了回来询问欧阳辰。

  欧阳辰见南宫灵如此焦急,万一蝶儿没找到,倒是把她自己给丢了。

  “本王陪你一同去寻找,你这样本王不放心。”

  听了欧阳辰如此说,南宫灵焦急的心倒是缓和了不少。吩咐秋霜去各个孩子多的地方寻找看看。她与欧阳辰一同走出月园。

  在一个捏糖人的不远处南宫灵发现了蝶儿头上的小珠花,那是她上次买玉簪的时候掌柜的送于她们的。

  “老伯,有没有看到一个这么高,很可爱的女孩”南宫灵比划下到她肩膀处高,问那个买糖人的老翁。

  老翁看着前面漂亮的女子,点点头,“见过,一个时辰前还在我这买过糖人。怎么……她还没有回家吗?”

  “她……失踪了,找许久也未见她人影。”南宫灵激动,终于有些线索了。

  “她是朝那边去的。”许是长时间捏糖人的缘故,老翁的手布满了裂痕,老翁把他苍老满是裂痕的手指向一旁的胡同。

  “谢谢老伯。”道谢后的南宫灵与欧阳辰走入那条铺满青石的胡同里。

  走了有些路了,却不见一个人影,难道蝶儿是在刚才遗落珠花的地方被人掳走的吗?

  欧阳辰也和南宫灵想到一块去了,两人转身折回,朝刚才的地方走去。

  老翁见两人走了出来,叫住南宫灵,“姑娘,我看你还是去报官吧,最近这失踪了好些个女子,都是单独出来被人掳走的。想必你找的女孩应该也被掳了。”老翁好心的提醒南宫灵。

  蝶儿是被人贩掳走的?心里便有了主意。

  南宫灵把她的计划与欧阳辰商讨了下,欧阳辰觉得她的计划可行。只是有些委屈了南宫灵,南宫灵倒说无碍,能快点找到蝶儿才是眼下最重要的。

  南宫灵独自走在大街,她就不相信那些人会放着她不抓。

  半个时辰后,南宫灵感觉后面有人在跟踪她,她停了下脚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走进了一旁的胡同里。

  三个男人见白花花的银子就要到手,上前用黑色的布袋把南宫灵罩住绑了起来,准备扛着离开。

  欧阳辰心疼的看着布袋里的南宫灵,真的想把眼前的三人杀了。本以为他们只是将人绑走,却未曾想他们竟然用布袋套住了她。

  上前扼住一人的脖子,“把人放下来。”冰冷的语气回荡在这小小的胡同里。

  被抓住的人心惊胆战的看着眼前的欧阳辰,感觉到呼吸有些不顺畅起来。

  南宫灵听到欧阳辰的声音响起,运起内力从布袋里破茧而出。玉足踹在扛着她的男人背上。飞身来到欧阳辰的身边。

  摔倒在地上的男人吓的魂不附体,今天怎么就碰上了这么个厉害的主。随即爬了起来。

  另一个男人见南宫灵能从布袋里出来还打伤了他的同伙,想起来都有些不寒而栗。转身就想跑。

  “想跑?”南宫灵抓起地上的石子打在他的后腿的筋骨上,只听“砰”的一声摔在地上不能动弹。

  欧阳辰将手中的男人甩在墙壁上,男人晕了过去。

  被南宫灵踢倒的男人见跑不掉,跪下来向二人叩头求饶,爬过去拉住南宫灵的衣袂,“求求两位大侠饶命啊”

  欧阳辰踢开抓住南宫灵衣角的爪子,警告他“你要是再碰她一下,我现在就送你去极乐世界。”

  南宫灵半蹲下来,俯视着地上的人,“饶命?你抓的那些人向你求饶时,怎么不见你饶了她们?说,今天被你们抓的人在哪里?一共抓了几个人?”看着眼前人人得而诛之的男人问道。

  “今日就抓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已经——已经被送去红花楼了。大侠饶命啊。”男人说完又在地上叩头求饶。

  寻找蝶儿的几人听前面巷子里有人说话,走上前见到的是欧阳辰与南宫灵,几人向二人行礼:“奴才见过王爷,见过南宫小姐。”

  “把这三人送去衙门,以本王的名义严办。”欧阳辰对来的几个人交代。

  另外两个没被打晕的男人,见眼前的人是王爷,眼里的绝望之色一览无余。后悔显然已经晚了。

  “奴才遵命。”几人架起三人离开了胡同。

  皇朝有名的烟花之地,红花楼,红花楼此刻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形形色色出入的公子少爷络绎不绝。场面热闹非凡。

  南宫灵抬头瞄了眼刻着“红花楼”三个字的牌匾。想迈进去,被身后的欧阳辰拉住。“灵儿,这是青楼?”

  “青楼又怎么样,就算是阎王殿我也照样闯。”霸道的甩开欧阳辰的手。蝶儿就在里面,她怎么可能不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