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披上羊皮
谷谷2017-07-20 20:373,428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如镜的空间映照出她略显苍白的面庞。心里滋味难明,许娉婷紧紧握起拳头,抑制身子不自觉的颤抖。

  他们,和她的死,究竟有什么关系?

  走出小区门口,迎面有清凉的风吹来,稍稍冷静下来的她才想起,高城先前明明已经松口答应帮她,却因Vivian的到来而转而斩钉截铁拒绝。这又是为什么?

  难道也与Vivian带来的消息有关?可是Vivian所害怕的事情,分明与她的死有紧密联系!

  真相,似乎触手可及,又,遥远未知。

  不过,如今既然有了进一步的线索,她得好好顺着这条线索查探下去!

  ❀

  这段时间许娉婷一直早出晚归,今天因为被高城忽然赶出,她回去的时间也比往常早些。

  照理说这时候许世安还没有从公司回来,却没想到,在她经过书房时,听到了他和王桂凤两个人的动静。

  许娉婷自然是没有兴趣留下来听这对无耻男女的墙角,只是隐约听到王桂凤提及高城,因此顿了顿脚步。

  “那块地,真的那么值钱啊?”一提到钱,王桂凤的声音就有些兴奋。

  “嗯……”许世安似乎不是很不愿意提起这件事,声音有些含糊。

  “真是可惜。照如今的地价,过两年肯定又要翻个几倍。倒白白便宜那个擎天地产了……啊——你!你轻点咬!”原本惋惜的口气,突然尖叫一声,疼痛而又享受地娇嗔道。

  紧接着是一阵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许娉婷皱了皱眉,奈何好奇心使然还是想继续听听他们会说什么。

  只听许世安这才冷哼一声,不爽道:“不疼怎么给你警示?以后不要再多嘴这件事了!”

  “他许仁安不是很宝贝那女人的这块地吗?当初拒绝在计划书上签字同意,最后还不是任凭我们作主!”提到许仁安,王桂凤就禁不住咬牙切齿。

  许娉婷听到这,心下百转千变。原来,许仁安的确不同意卖掉地皮!

  随即似是顾及到许世安的情绪,王桂凤连忙娇笑劝慰道:“好啦好啦,不提就不提!瞧你,他人都死了,你还怕什么?”

  “你们女人的嘴最容易惹麻烦,小心祸从口出!”许世安微微愠怒。

  王桂凤似乎终于不敢再多说什么。

  又驻足了片刻没再听到说话声,正想提步离开,却听到王桂凤最后不满地小声嘀咕了一句,许娉婷如遭电击,愣在了当场。

  “娉婷,你站在那干嘛?”

  从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把许娉婷从震惊中拉了回来,她下意识回头,正见许妮娜站在楼梯口疑惑地望着她。

  许妮娜的声音明显惊动了书房里的两人,许娉婷暗叫一声不好,当机立断稳住心神,冷静地回答许妮娜道:“噢,我刚回来,正走回房间。”

  然后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转回身,自然而然地顺着走道继续往前走,转弯的同一刻,身后传出书房的门打开的声音。

  看到许娉婷的身影消失在拐弯处,王桂凤不由有些紧张,慌乱地抓住许世安的衣袖,结结巴巴道:“她……她不会,全都听到了吧?!”

  许世安眼光阴鸷盯着拐角,冷哼一声甩开王桂凤的手,暴怒:“都说你们女人的嘴最容易惹事端!”

  吓得王桂凤缩到一边,目光中满是畏惧。

  许妮娜连忙扶住了被甩得后退几步的王桂凤,不解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王桂凤急忙抓住许妮娜的手,问道:“娜娜啊,她站在书房门口多久了?”

  许妮娜有些迷茫。但看到王桂凤焦急的神色和许世安落在她身上的灼灼目光,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小心翼翼回答说:“我,我不知道。我刚上楼,就看见娉婷,她只说她回屋。我不知道她是停在书房门口,还是刚好经过……”

  没有确认许娉婷真的听到了什么,王桂凤不由侥幸地暗舒一口气,抬头却看到许世安阴沉着的恐怖的脸。

  沉默半晌,王桂凤颤巍问道:“如果,如果那死丫头真的察觉了,我们,我们该,怎么办……”说到最后,她几乎没了声音。

  许世安狠狠地剜了王桂凤一眼,眯了眯眼:“先看看她的反应。既然没有当场发作,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她压根没听到,另一个可能……哼!那就别怪我先下手为强了……”

  阴恻恻的语气令王桂凤母女对视一眼,汗毛顿竖。

  这一边,许娉婷走回房,从里面锁上房门,背脊紧紧抵着墙,感觉到背后已经被冷汗湿透。

  “医院都鉴定了他死于脑溢血,哪里还会有人怀疑……”

  王桂凤的最后一句话,还在不停地回荡在她的脑海里,像针一样刺得她的耳膜发疼。

  哪里还会有人怀疑?!

  许仁安的突然暴毙,果真有蹊跷!

  许娉婷立即从这句话断定,许仁安的死,那对无耻男女十有八。九脱不了关系!

  原本以为他们只是借父亲的死谋财,没想到,没想到他们连父亲也……

  一个是弟。弟,一个是老婆,他们,怎么做得出来!

  仿佛有一把尖锐的锥子在她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头又狠狠地扎出了几个洞,从这些洞中逐渐升腾而起的恨意慢慢溢满全身心。

  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们,到底对父亲做了什么!

  今天,实在发生太多令她意外的事情了。先是在高城那里得到了她前身死因的线索,如今又无意中发现了父亲的死也是场阴谋。

  此刻,他们一定疑虑她听到了他们在书房里的对话,最迟明天就会采取行动的!她现在该怎么办?

  明天又是股东大会了……

  脑子彻底乱成了一锅糊粥,许娉婷焦虑地在房里走来走去,始终凝不下心绪,一气之下用力地踹了踹凳子。

  脚上猛然传来剧痛,许娉婷低头,发现脚背上的伤口又溢出了几丝血丝。

  高城……

  摇了摇脑袋,许娉婷强制把浮上心头的这个名字剔除,在还没查到事情的真相前,高城是个嫌疑对象!

  电光火石间,灵光一闪而过,许娉婷想起了高城曾经提醒过她的话。

  再回忆起白日里高城分析的如今她的处境……

  许娉婷顺势缓缓地坐到了地上,陷入沉思,片刻后,脸上是难以抉择的凝重。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目光从迷茫变成了挣扎,最后转而坚定,突然站起,下定了决心。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是错的……

  ❀

  新的一天从阳光灿烂开始,不远处有成片的乌云慢慢飘来,酝酿着一场阵雨。

  正在吃早饭的许世安、王桂凤和许妮娜见到下楼来坐到餐桌前的许娉婷,脸上均露出不可思议,要知道,她可是从来没有和他们一起吃饭的。

  见对于她的到来,许世安目光幽深、王桂凤眼神闪躲、许妮娜脸色古怪,许娉婷轻呡了一口牛奶,突然“嘭”一声重重地将杯子扣在餐桌上。

  乳白色的牛奶瞬间从杯子里溅了出来,泼洒到了坐在对面的王桂凤面前,王桂凤立即尖叫一声站起,盯着被洒到的地方,恶狠狠地瞪了许娉婷一眼:“你一大早的耍什么疯!”

  许娉婷冷哼一声,干脆抓起杯子,“哗”地一下把杯子里剩下的牛奶全都泼向了王桂凤,厅中顿时响起王桂凤更加尖锐的惊叫声。

  “你——你——小贱人!你发神经啊!”奶液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滴落在她身上,狼狈无比的王桂凤扬起手掌对着许娉婷就要打来。

  许娉婷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满脸嫌恶:“你还没那个资格打我!”

  “你——你——”

  “够了!你在干吗!”许世安用力地拍了下桌子,厉声呵斥许娉婷,也打断了王桂凤断断续续的说不来话。

  许妮娜早已冲到王桂凤身边,拿着佣人递上来的毛巾帮王桂凤擦着。

  许娉婷用力甩开王桂凤的手,不顾许世安阴沉的脸,又抓起许妮娜的那杯牛奶,再次狠狠地泼到了王桂凤脸上。

  这次,连许妮娜都受到了牵连,落汤鸡一般的王桂凤完全被许娉婷搞得失去了理智,却未等她发作,许世安已经快一步,“啪”地一声掴上了许娉婷的脸。

  空气有一丝停滞。下一秒,许娉婷捂着脸猛地转了过来,对上了许世安铁青的面容,当目光交汇的瞬间,许世安愣住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此刻的许娉婷,杏眼发红,蓄满泪水,却死死咬牙不让它们滑落,只失望而凄凉地望着他——这段时间以来,这个侄女一直与他针锋相对,可是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现过脆弱啊!

  别说许世安了,连王桂凤母女都察觉到了诡异。

  这样的异常让许世安心思斗转,深觉与昨晚的事情有关。沉默半晌,终于缓缓开口:“你知道些什么?”

  一旁的王桂凤因这句问话屏住了呼吸。

  许娉婷扫了一眼王桂凤,不答,反问道:“你觉得,我该知道什么?”

  果真都听到了?

  许世安眯了眯眼,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正想说点什么,却没想到,许娉婷突然手指直指王桂凤,目光不转依旧盯着许世安,咆哮道:“就是为了这个女人!她究竟有什么好!你明知道我从小就不喜欢她,你还帮她争取爸爸的遗产,如今你又为了她打我!”

  她长长的睫毛只是一眨,眼眶里蓄满的水便瞬间决堤,泪水随着凄凉而悲愤的语气源源不断。

  许世安完全愣怔住了,她,在说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