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意外重生
谷谷2020-02-09 09:433,216

  有了聚魂珠的护体,小芙在白天也可以活动。

  

  原以为医院里会有更多的机会,但是,太平间里全是死了有段时间的人,病房里多是大活人。她也曾守在濒临死亡的人身旁,不过那些人,不是老年安然终老,就是身患重病绝症,还有一些,则是出了事故躯体残缺,根本不适合。

  三天的时间全都耗在了医院里,小芙的运气不好,没有等来她想要的身体。鼻息间是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每个人的脸上都有难掩的倦意和悲伤,医院里上演最多的场面便是死别,嗅觉和视觉同时冲击着小芙的神经。

  她不由握紧了拳头。

  她,一定要继续活下去!

  出了医院,她又飘飘荡荡了一天。

  傍晚时分,夕阳已经陷下去了半张面孔,余晖洒落大地,映照着大楼的连片玻璃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小芙用手挡了挡光,掠到了大楼背后的阴影中。

  顿时,她眯了眯眼。

  旁边一座居民楼的天台上,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女,面色凄凉地一步一步爬上了天台的边缘。她定定地站在那,目光没有焦距地望着远方,如注的泪水喷涌而出。风猎猎地吹着少女身上的黑色长裙,她嘴里不知在喃喃自语着什么,满是悲伤和绝望。

  看到这样的场景,没有人会认为那少女只是站在天台上看风景。

  小芙立即就想上前阻止,然而才动了一步,她却又僵硬地停了下来。

  也许……也许,这是她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个时候,只要想办法在少女死之前占据她的身体,是不是她就能……

  一瞬间她便用力地摇头否决内心邪恶的想法。如果为了一己私欲眼睁睁看着少女跳楼而见死不救,那她又和凶手有什么区别?

  为了活下去,自己竟然连这样的念头都出现了。她周小芙究竟是堕。落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一群鸽子扑哧飞过,振翅的声音在耳边划过一段长鸣,眼前的画面仿佛突然被消了音般慢节奏地无声演绎。只见那少女抬头看了一眼群鸽,随即闭上双眸。阳光在此时透过楼间的缝隙照耀而来,她眼角滑落的泪滴晶莹闪烁,脚下,就那么迈了出去!

  小芙瞳孔猛地缩了缩,什么也来不及多想,飞速上前制止她愚蠢的行为。

  然而当她下意识伸出的手触碰到少女的那一刻,本来应该仿若无物直接穿过少女的身体,可是小芙却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把她吸了进去!

  轻盈的身体突然有了寄托,暖暖的真实感遍布全身,她甚至能听见心脏“噗通-噗通”有力地律。动着。

  只是,她还来不及好好体会这感受,下一秒,突如其来的悬空感令她心口一慌,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了天台边缘!

  帅哥盯着小芙此时因为不敢置信而结巴的问话,难得地多话了一次,对她重复道:“恭喜你,你重生了。”

  

  小芙的脑袋在两三秒的空白之后一阵狂喜,同时疑惑死神帅哥离开之前那么看她是什么意思。

  而马上,她就明白了。

  他竟然见死不救任由她此时危险地悬挂在天台边缘!

  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十多层楼高的下方车水马龙。风呼呼地吹着,身体没有任何着力点,仅仅只剩两手的半截手掌抓住天台的凸。起处。

  虽然已经跳过一次楼,虽然过去的几天她也是以悬空的方式到处游荡,但是丝毫没有减弱逼近的死亡所带来的恐惧。

  可恨脚上没有任何可以踩的地方,找不到支力,仅靠手臂的力量,根本爬不上去。况且,她知道自己根本撑不了多久了!

  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难得重生,难道终归是敌不过命运,该离去就是得离去?

  不,不会的!她也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不到最后一刻,她是怎么也不会放弃的!她还要回到母亲和弟。弟身边,她还要狠狠地给徐强一个耳光,她还要查清楚究竟是谁将她引到死亡之地!

  小芙吸了吸鼻子,强迫自己压下心头的酸楚,平复眼眶泄露的脆弱。

  认真地看了一下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况,无奈再次确认没有可以让她攀附的东西。

  她尝试着身体用力地往上爬,然而才轻轻一动,左手突然无力垂落,紧接着右手手指也在一点一点地滑开!

  小芙惊恐万分,心底彻底慌乱开来时,右手也终于难以承受她整个身体的重量!

  千钧一发之际,一双有力的臂膀奇迹地从天台上伸了下来,在她掉落的那一刻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臂!

  下落一瞬间的冲力让男人的半个身子被带着扑倒在天台上。

  “你抓紧了,不要放手!我现在就拉你上来!”

  他咬紧了牙关,小芙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臂膀和头上因用力过度而爆出的青筋。

  几分钟之后,小芙静静地靠在墙根,劫后余生的惊险似乎尚未完全平定,脸色有些苍白。

  男人大大咧咧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埋怨道:“小姑娘你真是折腾,风华正茂的年纪,什么事情严重到要用死来解决?害得我跟着你一起受累!”

  “我没有寻死。”

  空气中沉默了半晌,就在男人以为她吓得说不出话来时,小芙突然开口。

  他怔了怔,笑道:“不是寻死?我从我家窗户明明看见你在天台上站了许久,一副死了爹妈的怂样,这才紧赶慢赶地跑过来救你。怎么,别告诉我你是在看风景,而我是在自作多情?”

  小芙似是被触及到了伤口,脑袋里有什么纷涌而来,霎时僵了僵,淡淡地说:“看风景的时候,脚下不小心一滑。”

  “得,你就尽管逞强吧!”

  男人嗤了嗤鼻,随即便见小芙失魂落魄地站起往楼梯间走去,不由紧张地问:“你上哪去?”

  “回家。”

  ❀

  回家。

  可是,并不是回周家。

  自她成功获救,关于这个少女的一切就如雪片般一股脑纷涌入脑海。此刻,她的思想完全被占据。

  她不再是周小芙。

  她是许娉婷。

  一步一步都是条件反射,一路上她都是听从身体的下意识反应走回许家。待她差不多把混乱的思绪重新理回一条线时,一栋独立的欧式别墅屹立在眼前。

  呆呆地站在门口许久,许娉婷不知该如何走入那扇门。

  “小姐——”一声惊呼把她从内心挣扎中拉了回来,定睛一看,庆嫂眼含泪花,高兴地从别墅里小跑了出来,“您终于回来了!”

  “哟,你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在英国鬼混习惯了,回国的几天还调整不过来呢!”

  尖酸刻薄的女声随即传出,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女人穿着复古的丝质睡衣,婀娜多姿踱步而出,身后还跟着个眉梢间与她有七分相像的女孩。

  自然而然的厌恶感从心底升起,许娉婷知道,那是她的继母王桂凤,以及继母带过来的异父异母的姐姐许妮娜。

  许妮娜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她满脸疼惜地从王桂凤身后快步来到了许娉婷面前,拉起她的手,关心地问:“娉婷,发生了什么事?你的手怎么都淤青了?还有你的指甲……”

  余光轻轻瞥了瞥,手臂青一块紫一块的是刚才被救上来时留下的,手指因为之前死死地抓着天台边缘,几片指甲从肉里撕。裂,红红的血已经凝固,看起来的确有些狰狞。

  许娉婷不着痕迹地甩开许妮娜的触碰,许妮娜顿时有些尴尬。

  王桂凤有些生气地上前一把将许妮娜拉回自己身后,教训道:“跟你说了多少次,别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一个连自己父亲的葬礼都不参加的人,你还能指望她把你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放在眼里?”

  似是突然被尖锐的字眼扎了心口,许娉婷脸色霎时白了白。

  “妈,你少说两句。娉婷和爸爸的感情那么好,一定不是故意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许妮娜劝解道。

  王桂凤却没打算放过许娉婷,斜睨了她一眼,神情颇有些不屑:“娜娜你不用为她辩解。她才刚回国几天,有什么事情能比亲生父亲的葬礼还重要?她就是个没良心的败家女,我真是替仁安心寒啊!”

  边说着,王桂凤语气凄凉,貌似伤心地抹了抹眼角,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她和逝去的丈夫感情有多好。

  “妈,你别难过了。爸爸他,爸爸他肯定也是舍不得我们的……”许妮娜连忙安慰自己的母亲,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

  许娉婷冷眼旁观这对母女上演的精彩苦情戏码,不发一语。

  两束明亮的车灯光芒照射了过来,轿车停下,许世安下车第一眼看到几个人都堵在门口,脸色有些不悦,随即看见许娉婷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顿时怒火攻心。

  啪!

  “逆子!”

  生气至带着抖音的嗓音,连带着脆响的巴掌声,打破了四周的安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