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软禁相逼
谷谷2017-07-20 20:373,185

  如果王桂凤是对许仁安真心实意,许娉婷根本就不介意她们与她平分遗产,毕竟照顾了许仁安这么多年,这些补偿是她们应得的。

  可是……偏偏老天长眼,让她发现了王桂凤和许世安之间的奸情!

  哼,想要不劳而获就拿走三分之二的遗产,想都别想!

  不再理会这一群虚伪的人,许娉婷转身上楼。

  “站住!”许世安从沙发上站起对她吼道。

  许娉婷没有停下脚步。

  “娉婷。”许世安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骤然软下来,亲昵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这回许娉婷顿了顿,回头,站住楼梯上居高临下地望着许世安,等着他的下文。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许世安态度的突然转变,自然令她好奇他接下来想要耍什么把戏。

  “娉婷,”许世安目光柔和地与她对视,带着长辈的疼惜,“我知道你爸爸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也知道你从小就和你继母不合,你不愿意把你爸的遗产分给她,我可以理解。”

  “许世安你说什么呢!”王桂凤炸毛般一跳而起对许世安尖声质问道。

  “闭嘴!”许世安不满地呵斥住她,随即恢复和蔼的神色继续对许娉婷说:“她也不是贪图许家的财产,只是她毕竟尽心尽力地照顾过你们父女,给她点补偿也是应该的。有些事情,不要做得太绝情了。”

  眼见许娉婷仍然冷冷淡淡没有一丝动容,许世安知道这事是没商量了,便也不再争取,“好,财产不分就不分,可是——”

  他顿了顿,脸色肃然,“可是公司的股份不是儿戏。如果不是因为公司没有立下具体章程,大哥的股份必定是要被公司收回的,如今也不会作为遗产的一部分落到你手里。”

  “娉婷,你年纪还小,根本不懂这百分三十股份的意义。其余财产你尽管可以留下,但那股份,你还是先暂时交由我帮你打理吧!”

  说了这么多,重点终于说出口。哼,交由他打理?这跟刘备借荆州有区别吗?

  厅中立着的复古大钟在此时敲响,许娉婷在大钟沉厚的撞。击声中毅然决然地转身再次迈步,上楼,不顾身后许世安立时拉下的阴沉的脸和他暴怒地掀翻茶具的动静。

  一关上房门,许娉婷背靠房门,只觉得鼻头发酸,双眸涩涩,心脏终于一点一点地恢复正常跳动。

  第一次,第一次反击,她,做到了,她保住爸爸的遗产了!

  她慢慢地捂着自己的脸,眼泪从指缝间溢出。

  虽然前身活了三十二年,可是身边围绕着的一直都是亲人的关爱,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何曾这样身陷囫囵、与人争锋相对过?

  只是,这才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更艰巨的战要打。

  许娉婷相信,许世安不会轻易就此善罢甘休的,她必须打起精神时刻戒备许世安的虎视眈眈。

  还有,虽然争取到了这百分三十股份,接下来她该如何处理?

  想到这,她不由头疼。

  ❀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许娉婷一上楼,王桂凤就又要死要活地哭起来。

  那个小贱人,从小就不待见她这个继母,如果不是因为许仁安,她王桂凤哪里能够忍气吞声甘心这么多年热脸贴冷屁股地作贱自己。终于,等到小贱人出国留学了,她才过了几年舒坦日子。

  王桂凤觉得自己在许家更像一个保姆,忙前忙后地伺候他们父女。原先她也没计较什么,毕竟许仁安对她虽不是鞍前马后,可也算顾虑周全。可自从接触了几位太太,她才知道什么是上流社会应该有的姿态。于是,她开始讨回这些年本应属于她的东西。

  但是许仁安不高兴了,处处限制她的金钱自由。她不明白,作为他的老婆,她风风光光的,不是也给他挣面子吗?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不够爱她,才会把金钱看得比人重要。

  现在他死了,她也彻底明白过来,原来他不仅没有爱过她,而且从来就没有真正把她当过他的妻子!结婚证……结婚证……她就这样被骗走了青春!

  然而,如今,他的女儿却还要来夺走本该属于她的补偿!她咽不下这口气,她咽不下!

  这怨恨让她哭得更加伤心,而她的哭声也使得许世安愈加烦躁。

  股东大会马上就要召开。原以为王桂凤母女能够顺利拿到遗产,那么他手中掌握的股份就更多,在股东大会上竞得董事长之位的几率便也更大。现在,整整百分三十的股份全落在那死丫头手里。照那丫头近日对他的态度,十有八。九会坏他大事!

  “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许妮娜也在王桂凤的哭声中抑制不住小声抽泣起来。

  听到许妮娜的声音,许世安却突然想起一事,问道:“黄董事家的公子是不是还在纠缠你?”

  许妮娜愣了愣,脸上有一丝轻红,轻轻点了点头,低声回答:“嗯。”

  许世安心生一计,脸上气色缓和不少,嘱咐道:“跟黄公子约个时间。”

  看到许世安眼中的一抹阴厉之色,许妮娜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有些害怕地问:“约他出来干什么?”

  “哼,送一份大礼给你妹妹!”许世安眼睛眯了眯,接着转头对许妮娜补充道:“记得把地点约在酒店。”

  王桂凤停止了哭声,和许妮娜对视一眼,看来,他有应对的计划了!

  早上,许娉婷起来准备下楼,房门却被人从外头锁住了。她本以为是门坏了,可是无论她怎样敲打和叫喊,都没有人来应。这下她也明白过来,是许世安和王桂凤动了手脚。奈何她的房间是最里头的半阁楼式,当初设计的时候没有开窗,如今无处可逃。

  没有人应门,也没有人给她送饭,她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难道以为这样软禁她就能让她交出手里的股份吗?还是说想干脆直接把她饿死?这许世安不会蠢成这样吧?

  直到傍晚,终于听见有人走到她房门外的声音。

  “王桂凤,你想干什么?”许娉婷听出来这脚步声属于王桂凤。

  只听王桂凤冷哼一声,尖声说:“就让你好好在里面清醒清醒,别你老爸死了,你也疯了,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认得。”

  “亲人?”许娉婷庆幸两人之间隔着门看不到对方的脸,否则她一定无法控制自己的恶心,“谁是我的亲人?我的亲人不会在我爸刚死就登堂入室,我的亲人不会如狼似虎只盯着遗产,我的亲人更不会用这种不上道的手段相胁迫!”

  “小贱人,我倒要看看几天后你的嘴皮子还能这么利索么!哼!”

  听着王桂凤重重而去的脚步声,许娉婷捂了捂自己的胃,有些难受地靠在了柜头上。

  这段时间饮食不规律,许娉婷才发现原来她有胃病。毕竟与这具身体相处的时间还不长,尚未把所有细节琢磨清楚。接下来几天是考验体力的时候,而胃却在这个时候出来凑热闹,运气实在不佳。

  许娉婷把她的整个房间翻遍,都没有找到能吃的东西。水龙头也流不出一滴水,估计水闸被关了。哼,他们倒真下得去手!

  胃疼她暂时可以忍,没得吃便躺靠着尽量不耗费体力,可是没有水…………

  许娉婷就这样醒醒睡睡半迷糊着,随着时间流逝,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

  也许,他们真打算把她饿死……

  不对,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恍恍惚惚间,许娉婷听见有人在喊她。她努力地撑。开沉重的眼皮,终于看见庆嫂红着眼眶的脸。

  “小姐……”庆嫂将许娉婷扶起,哽咽地叫唤她,把水杯靠在她嘴边,“快喝点水!”

  许娉婷喉咙干得冒火,如同沙漠中行走已久的旅人奇遇绿洲,什么也没想,急忙就着杯子吞咽几口。

  “咳咳咳……咳咳……”

  “慢点,慢点!”庆嫂拍着她的背,小心轻抚。

  许娉婷喝得太快,被水呛到,猛咳了几声后才慢慢止住,哑着声音说:“谢谢你,庆嫂。”

  她不会认为是许世安和王桂凤大发慈悲让庆嫂送水给她的。

  “快出去吧,别被他们发现了。”

  庆嫂一下落了眼泪,呆呆地盯着许娉婷半晌,才有些失魂落魄道:“小姐,庆嫂对不起您!”

  喝下水并没有让许娉婷清醒许多,反而更重的疲倦感深深向她袭来。她没有听清楚庆嫂最后这句话,也没有看到庆嫂眼中的挣扎和浓重的愧疚,陷入了遥远的梦境里。

  许娉婷刚昏睡过去,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庆嫂颤颤巍巍地对来人说:“我已经照您吩咐在水里下了安眠药了。”

  王桂凤嫌恶地瞥了一眼瘫软着的许娉婷,说:“你做得很好。放心,你儿子不会有事了。”

  哼,小贱人,要斗是吗?看看你怎么接收这份大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