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土豪朋友
谷谷2018-03-27 12:343,269

  初秋的A市,空气微凉,走出机舱门,许娉婷深深呼吸一口这座阔别了五年的城市的味道,然后与闫婧相视而笑,一起下了飞机。

  看见新一批的乘客涌。出,出口处等待着的接机人个个踮起脚尖伸着脖子寻找目标,闫婧扫了一眼所有举着的牌子,没有找到相关信息,用手肘捅了捅许娉婷问:“哪个?不是说他会来接机吗?现在在哪呢?”

  “怎么?对他那么感兴趣啊?”许娉婷戏谑道。

  闫婧特鄙视地斜睨她一眼:“你每次都是背着我,单独躲在房间里与他视频对话,要有奸。情的也应该是你俩吧?不是说他很厉害吗?我当然要帮你把把关,别看走了眼可就损失惨重了——”

  “小姐,需要导游吗?”

  她的话还没讲完,便被一道男人的嗓音打断。他身上的夹克一看就是从地摊上淘来的便宜货,头发蓬蓬松松似乎许久没理,装逼地戴着副滑稽的圆形复古眼镜。

  “不需要。”闫婧只瞥了一眼,就仿佛透过镜片看到他落在许娉婷身上的猥琐目光,迅速判断对方是前来搭讪的,直接帮她拒绝了。

  “看你们二人似是在寻人,需要我的帮忙吗?”这男人还不死心,嬉皮笑脸继续问许娉婷。

  闫婧双手环在xiong前,语气不善:“哟呵,敢情国人的素质就是被你们这种人拖后腿而提不上来的啊!”

  男人不怒发笑,转而对闫婧说道:“这位小姐,在下看你印堂发黑、目露凶光、口干舌燥、月。经不调,近日必万事不顺啊!如果想要体健神清、消灾避祸,还望听在下一言呐!”

  “哦?不知大师何解?”

  许娉婷佯装惊恐地接话,闫婧顿时以莫名的眼神看向许娉婷,原本要抛给这男人的一句“你神经病啊”就转而送给了许娉婷。

  “解决之法嘛……”男人故意拖着长音顿了顿,然后朝许娉婷张开双臂,诚恳地说:“投入在下的怀抱吧!”

  闫婧正要发飙,只见许娉婷果真走到他面前,作势就要抱住他,却在最后关头用手肘朝他的心口撞了撞。

  男人连连后退,捂着心口佯装吐血,边咳边指着许娉婷说:“你——你赔我后半辈子——”

  许娉婷无奈地摇了摇头,终于粲然一笑:“黄飞宏,演够了。”

  随即,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黄飞宏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正要回抱住她,许娉婷后退一步闪开,狡黠勾唇:“伤势痊愈了吧?”

  “你们俩当众打情骂俏,当我是空气吗……”

  沉默旁观的闫婧语气不满,目光幽幽地在许娉婷和黄飞宏之间来回两遍,完全确定,原来前来接机的是个奇葩。

  黄飞宏摘下滑稽的眼镜,一对单眼皮小眼睛炯炯有神地注视着她,郑重地说:“许娉婷,欢迎回国。”

  欢迎回国……

  许娉婷与他相视而笑,这座城市里,还有谁是像他一样真诚地欢迎她回来的……

  她们前脚才被黄飞宏接走,后脚高城和Bryan也出来了。

  “总裁,是要先回五澜湾还是直接去公司?”

  高城本想说直接回公司,手机里突然一条短信进来。他看过短信的内容后,紧绷的脸色总算稍稍松了松,改口道:“先回家吧。”

  虽然早已猜到他的回答,但听到他说“回家”,Bryan还是暗暗舒了口气。“魅影”这件事情的不顺利,让高城的气场比平日高了好几倍,连累身为助理的Bryan也天天ding着巨。大压力。

  这种时候,估计只有家里的那个小鬼能够让高城不再板着脸了。

  ※※※

  坐在黄飞宏相当浮夸的跑车里通过门卫后,无意瞥见路标上有“五澜湾”三个字,许娉婷不禁轻蹙眉头:“黄飞宏,我要你帮我找的房子,不会是在这里面吧……”

  副驾驶座上的闫婧闻言回过头问道:“五澜湾?不是那个案子里提到的地方?”

  黄飞宏不解:“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许娉婷沉默了。

  国内的事情,她一直在默默地关注。“五澜湾”是高城近五年投入最大的一个项目,更是引起房地产业高度重视的大手笔,她怎么会不清楚?

  她更清楚的是,如今这座ding级住宅区的所在地,就是当年高城从许氏集团手里买下的那块地皮。

  那是许仁安死后被莫名迅速卖出的,她母亲的嫁妆。

  昔日A市空旷的郊区,在高城的手中,变成了全国,甚至可以说全亚太地区最大的富人居住区。而仅仅因为这一个项目,当年的地产新秀在五年内迅速崛起,壮大成了赫赫有名的擎天集团。

  一时车内无语,车子越开越里面,路边的树木植被也越来越多,直到三人在一座典雅大方的两层别墅前停下,闫婧不由咋舌道:“Rebecca,你是有多腐败?”

  许娉婷用眼神问黄飞宏同样的问题。

  一年前她就托黄飞宏帮她找个住处,作为她的秘密基地。这次回来的时间也比告诉许世安的要早了两天,回许家之前,她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便打算先住在这里。

  却没想到,黄飞宏不仅让她住进了五澜湾里,还如此舍得帮她花钱——据她所知,这是五澜湾里特意开辟出的小庄园,为某些高端人士量身订制的幽静之地,价格,自然也不菲。

  “这不看你这两年赚了不少钱,就没帮你省。赚了钱当然就要用来享受,你好歹也是个千金大小姐,难道要亏待你自己?”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正靠在他的车身上,浮夸的大红色映衬着他一身的地摊货,说的话一溜的市井小民口吻,许娉婷脑袋里刚浮上一个极其贴切的形容词,闫婧先一步替她说出了口:“土豪。”

  许娉婷正要用眼神示意闫婧不要这么心直口快,闫婧就接着对黄飞宏说出了后半句:“我们做朋友吧!”

  随即警告了许娉婷一句:“你之后要回许家,住在这里的是我,别妄想亏待我。”

  许娉婷被堵无语。

  其实,黄飞宏口中所谓的她赚了不少钱,还不是黄飞宏帮她赚的……

  到英国后的第二年,许娉婷通过他之前留给她的联络方式联系到了他。

  渐渐熟识之后,许娉婷发现他对股市行情相当有见解,并且热衷炒股,只是苦于手头的钱不多。于是,许娉婷开始试着从许世安给她的生活费里抽。出一部分,给了黄飞宏作为炒股的资金,赔了算她的,赚了就六。四分成。

  虽然刚开始基本赔多赚少,但几次的失败也给黄飞宏积累了实战经验,并慢慢mo索出了门道,开始赚多赔少,资金的投入便也越来越多。一直到这两年,黄飞宏的独到眼光,几乎精准无误,许娉婷因此暗中积累了不少财富,而黄飞宏更是成为业内神秘的炒股人。

  作为外人眼中“不学无术吃喝玩乐挥金如土的富家千金”,许世安每个月给许娉婷的生活费根本不够花。而微妙的是,一方面许世安希望以惯chong挥霍无度的金钱观来麻痹许娉婷使她只能依附于他;另一方面他又隐隐担心许娉婷在背地里积累资金,所以每个月都要上演一场侄女远洋电话向叔叔哭诉要钱的戏码。

  当然,这苦肉戏刚开始还是相当管用的——既塑造了完美的败家女的形象迷惑了许世安,又能要到钱。

  原本许世安所给的生活费只能刚好足够她肆意挥霍,但自从要分一部分作为黄飞宏炒股的资金后,便紧张了不少。而后来,许世安被许娉婷要钱要烦了,给钱也不如以前爽快了,那段时间,是许娉婷最艰苦的时候,也是在那段时间,她遇到了闫婧……

  “许娉婷,不要再想那么多了,有我这个宝贝在身边,你还担心花出去的钱赚不回来吗?”黄飞宏的话打断了许娉婷的思绪。

  闫婧斜睨黄飞宏一眼,嗤鼻道:“你甘心把自己比作赚钱机器我没意见,但只是炒对了几支股罢了,就飘飘然真以为自己是活金库了?股市有风险,小心你明天就栽了!”

  “呸呸呸,你瞎诅咒些什么呢!”五年来,黄飞宏的性子虽然沉稳不少,但火爆脾气在一些时候还是控制不住。

  闫婧习惯了直来直往,往往说话也颇不客气,从机场开始两人就有些小摩擦,现在这句话,显然把黄飞宏激到了。

  “哼,难道不是吗?真那么有能耐,怎么没见你帮她把公司买回来?”闫婧可没管他的情绪是否已经激动起来,依旧针锋相对。

  但没想到,黄飞宏没有反唇相讥,反而突然沉默了。

  “行了,不要吵了,过来把行李搬进去吧。”许娉婷正打开后车箱,把她和闫婧的两个行李箱拎了出来,冷冷地对他们说。

  闫婧顿时闭嘴不言了,她知道,许娉婷生气了。

  黄飞宏闷头闷脑地走过去想从许娉婷手中接过行李箱,许娉婷却紧紧拽着不给他。他又用力拉了两下,许娉婷依旧不松手,黄飞宏彻底爆了。

  “你干嘛呢你!”他满脸通红,如毛发顿竖的狮子瞪着许娉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