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以退为进
谷谷2019-12-04 11:343,288

  不仅许世安懵了,王桂凤母女自然也懵了,忘记了许娉婷话中句句针对王桂凤,而只在思索着她这唱的是哪出戏。

  “二叔,我才是你的侄女,我才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指责没有因为那三人的呆愣而中止,这紧接着的一句话几乎是泣不成声,许娉婷似有些无力,干脆直接坐下:“您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难受……您是我的二叔啊……”

  许世安的脑子早因为她的那声“二叔”而嗡嗡发响,因她最后那一句呢喃而不可思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许娉婷正抽出纸巾胡乱地擦脸上的泪水,抬头望向许世安,哽咽道:“其实我回国的第一天晚上就发现了你们两个的事情。虽然我从不承认她是我继母,但是外人眼中她是我爸爸的女人,你们俩的这种关系,让我一时之间如何接受?最重要的是,我讨厌她!二叔,我以为爸爸死后你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可是你却偏偏帮着她,您知道我多心痛吗?所以,我要让她什么都得不到!”

  说到这,许娉婷不忘冷冰冰地瞪了王桂凤一眼。

  “二叔,我们本就是一家人。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做错事被爸爸责罚,还是您心疼我向爸爸求的情,您明明也是那么疼爱我!可是您知不知道,前段时间,她竟然因为……”似是想起了痛苦的回忆,许娉婷泪水不断,“她竟然因为得不到遗产而让陌生的男人强。奸我!如果不是我奋力反抗,恐怕现在……”

  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许娉婷直指矛头,而关于许娉婷告状的这件事,可是许世安的主意。王桂凤自然而然地想要向许世安求助,却看到许世安因许娉婷的话目光闪了闪,紧接着便听他佯装不知情地问道:“有这种事?”

  “你——”王桂凤瞬间气得说不出话来。

  许娉婷不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二叔,她就是这种为了钱不择手段的人!我知道,都是这个女人,她迷惑了您,您才一直帮着她!你应该要看清她的真面目啊!不是我要故意与您作对,而是我就是见不得她好!”宛如恨她入骨,许娉婷说话的语气仿佛要将王桂凤生吞活剥。

  许世安不语片刻,才犹豫着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是因为你继母才一直与我对着干?”

  “是!”许娉婷斩钉截铁,“昨晚经过书房听到的动静实在让我忍无可忍了,二叔,您不要再被这个女人迷惑了!只要您答应把她赶出去,我们可以过回正常的生活。您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了,我什么都听从您的安排!二叔,我们才是一家人,为什么,为什么她非要参合进来……”

  说到最后,她走到许世安身边,亲密地挽住他的手臂,像跟一个长辈撒娇般,软软的语气像猫的爪子轻轻挠动人心,所透露出的哀求,让听者疼惜。许世安一直目不转睛地注意着许娉婷的表情,见她目光恳切,神态自然,实在无法让人怀疑她在说谎。

  “你昨晚,听到书房什么动静了?”试探的口吻,许世安仍然不放心,不放心她是不是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

  却见许娉婷,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声咕哝:“二叔,您问的这……”

  但这样的反应倒让许世安心下一动,微微安心。王桂凤说的那句话本就含糊不清,声音又不大,看来,她是真的没有听到了。

  难怪这段时间这丫头反应激。烈得异常,原来是早就察觉了他和王桂凤的事情。这丫头,确实从小就反感王桂凤啊!毕竟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啊,从少女的叛逆心思来看, 解释得通。

  何况,量她也耍不出什么幺蛾子!

  偷偷瞄了一眼许世安的表情,许娉婷知道,许世安已经对她的话将信将疑了。

  年龄,也许是她的硬伤,但若好好利用,也会成为她的助力,比如此时。

  任凭一个再厉害的人,也毕竟是以世事常态为经验,正常人自然认为,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就算比正常孩子成熟一些,也逃脱不开年龄的束缚。所以,即使许世安对她的剖心坦诚还会有疑虑,但认真思考一下,也会觉得她刚刚所爆发出来的感情没有十分也有八分是真实的。

  毕竟,谁也不会想到,她的身体里,其实住着的是一个心智成熟的女人。

  不过,许娉婷知道这样还不够,她要让许世安不怀疑她是在演戏,而要让他,真正地、完全地相信她!

  许世安的面露犹豫,让王桂凤有种不祥的预感,急忙说道:“世安,这丫头鬼话连篇,你不能相信她啊!”

  “二叔,请不要让娉婷一个人孤孤单单……”许娉婷立即以柔克刚。

  她泫然欲泣的模样,宛若一只孤立无援的无辜小。白.兔,让许世安的心猛地一缩,想起了过去。

  父母亲很早就去世,是哥哥许仁安一人打拼为他撑起一个家。许娉婷的母亲生下她不久就去世了,许仁安因为公司忙,很少有时间陪她。他这个做叔叔的自己没有儿女,而小时候的许娉婷又乖巧可爱,是他陪着她度过那段童年的。

  温馨的回忆温。软了些许他的心,许世安凝视着许娉婷悲切的面庞和澄净的双眸,突然便有些愧疚和不忍。

  大哥已经……娉婷才十七岁,又从小衣食无忧不懂世事,她,应该真的只是因为王桂凤而抗拒他吧!

  “娉婷。”许世安脸上是难得的慈爱,轻轻擦了擦许娉婷的眼泪,小心翼翼地问:“往后真的乖乖地听二叔的话,不再叛逆了吗?”

  许娉婷顺势把脸往许世安衣袖上蹭了蹭,抽噎着点了点头。

  许世安却因为她的这个举动彻底酥软了心。小时候,每次她受了委屈,就是这样把眼泪鼻涕通通蹭到他身上让他哭笑不得的……

  手掌不由自主地抚了抚她的头,许娉婷的眼眶立即又红了几分,带着鼻音对许世安说:“二叔,等会儿一起去股东大会吧。我会用我手中持有的股份全力支持您当上董事长,公司是爸爸多年的心血,我相信只有您能够让它更加辉煌。”

  许世安的手顿了顿,眼神晦涩难明。许娉婷目光真挚地与他对视,唇角挂着开心的笑容,“股东大会结束后,我们就去王律师那里,让您成为我的法定代理人。或者……”

  许娉婷故意顿了顿,似乎有些看他的脸色行事的意思,才接着说:“或者,干脆直接将我名下所有的股份都转给您?之前我只是不想让股份落入那个女人手里。现在既然我们之间的误会都解开了,那么交给您是理所当然的……”

  许世安的目光因为许娉婷的这句话亮了亮,随即他收敛神色,佯装严肃地谢绝:“这怎么行?那是大哥留给你的。”

  “二叔,都说了我们本就是一家人!”许娉婷娇嗔着埋怨,然后又提出了建议:“如果你觉得不好,那么,就先把百分十五转给您?剩下的百分十五也交由您打理?”

  这个主意显然更合许世安的心意。他很清楚,如果一下就把许娉婷的股份全部吞并,难免不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但是既然是许娉婷自愿把一半的股份转给他,而他又是她的法定代理人,那么,不仅等于掌控了许娉婷的所有股份,还能给自己留余地。

  见许世安暗暗思量,眼中却透露着一股算计的贪婪,许娉婷眼底闪过一抹讥屑,脸上却不漏声色,语气温。软乖巧地替他下了决定:“二叔,不用多替我考虑了。我年纪还小,交由您是应该的,就这么办了吧!”

  许世安终于佯装犹豫而无奈地接受了。

  “不过——”许娉婷顿时转换成一张鄙夷的面孔斜睨王桂凤母女,“二叔,您必须要把这个女人赶出许家!”

  “你——”斗转的形势让王桂凤气得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许妮娜连忙一边帮她顺着气,一边对许娉婷说:“娉婷,你不能这么对妈妈!”

  “请你搞清楚,她是你妈,不是我妈!”

  许娉婷的冷漠回应,让许世安看起来有些为难。

  她心下暗暗冷笑,鱼与熊掌想兼得吗?不用苦恼,待会儿我会成全你的!

  “二叔!”只见许娉婷一脸决绝,“你还是舍不得这个女人吗?好,如果你不让她走,我走!”

  许世安皱了皱眉,“你又耍小孩子脾气了!你走,你要走去哪?”

  许娉婷的眼泪说来就来,“啪嗒”一声落下,胡乱地抹了一把,嘟着嘴嚷嚷:“反正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如果她不走,我就算流落街头也不呆在这了!大不了,大不了我回英国!反正过去那么多年我也是一个人在英国孤孤单单地过来的!”

  然而她看似无意的话却让许世安灵光一闪,心中顿时有了解决的办法。但他仍装作不同意许娉婷的说法,亲昵地呵斥道:“胡闹!这是你家,哪是你说出走就出走的!”

  “不过,”随即,许世安语气一转,继续道:“经你这么一提,倒让二叔我想起,你在英国的学业是不是还没完成?”

  许娉婷似乎没想到他突然提起这一茬,愣了愣,犹豫地点了点头,“是还没有,正打算休学。那地方,我不想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