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试衣
莲火2015-12-21 20:182,564

  玉裳睡得很轻,门外小声的说话声把她吵醒了。她疲惫不堪地坐起来,整了整头发,门外司墨和子岸说话声音渐渐清晰。

  子岸:“我们今天不赶路,就让她睡吧。”

  司墨:“你不知道,我不叫她她就会一直睡,女孩子晚睡晚起对皮肤不好。”

  子岸的声音变得又硬又冷:“这我知不知道没有关系,我只知道你一个男人随意进入女子的房间,这恐怕欠妥。”

  “你不用操心,玉裳习惯了。”

  玉裳随意披了件衣服推开门,揉了揉眼睛看向子岸,“我饿了。”

  司墨板着的一张脸立刻笑意暖暖,他整了整玉裳乱糟糟的头发,“今天怎么肯起早了?”

  子岸瞥了一眼玉裳,转身离开。“早饭已经备好了,穿好衣服过来。”

  司墨习惯性地拉起玉裳的手,“走吧,我们去洗脸。”

  玉裳原地没动。

  “怎么了,一脸迷糊样,果然是没睡醒吧你。”

  玉裳把手抽出来,“墨儿,我自己会洗脸。”

  “你洗脸梳头吃饭不是非要人陪着吗?”

  玉裳看向别处,羽睫轻闪,“墨儿,我今年十八岁了,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司墨怔怔地看着玉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知道,从她回来后见过的第一面就知道。面前这个少女,明眸蛾眉,轻盈婀娜,冰肌玉骨,发散如瀑。不知道的人其实是她自己,她不知道她颜色无双,明目一回眸,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她不知道,很早很早开始,那明媚的笑容对他来讲有多大的吸引力。

  可在他眼里,这令人惊艳的容貌下,依旧还是小时候那个做鬼脸的圆鼓鼓小脸。

  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自己应该是分不清楚了。但有些习惯,一辈子都改不掉了。

  清晨薄雾,满园朦胧。玉裳偷偷瞄了眼司墨,自己先跑开了。

  司墨看着玉裳的背影,耳边仿佛听到了她发辫上清脆的铃铛响。

  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世事再不似以前,她长大了,不再需要依靠他了。

  玉裳回到清凉亭时,司墨和子岸已经坐在桌边在等了。她略略一扫,幸福地简直要跳起来,桌子上摆得全都是她喜欢吃的!鱼香肉丝、糖醋里脊、小酥肉……

  肉!肉!肉!好多肉!

  子岸微微一笑,“快坐下。”

  玉裳满心欢喜地坐下,拿起筷子把喜欢吃的全都尝一遍。司墨夹了些青菜给她,“不要光吃肉,青菜也要吃。”

  玉裳看了一眼司墨,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像个老保姆似的,怎么刚才的谈话他压根没听进去?

  “我自己夹我自己夹。”玉裳别过司墨的手。

  司墨端起玉裳的碗,要给她盛汤。“你风寒刚好,喝点鸭汤,补补身体。”

  “我自己盛。”玉裳拿过碗,自己盛了两勺。

  “你还吃……”

  “哎呀我自己会吃的,你就不用管了!”玉裳赶紧拿了一块南瓜饼,低头吃起来。

  司墨举在空中的手缓缓地收回去。玉裳没有看见,司墨眼里弥漫的是一层又一层的失落。他看向她的视线就像风中蛛丝般脆弱,稍微碰一碰就会断掉。

  他一直看着玉裳挂在脖子上的香水瓶子。

  “玉裳,吃完饭过后要去看看月支国的城镇吗?”子岸端起茶杯轻轻地喝一口。

  玉裳笑:“好呀!墨儿一起去吧!”

  司墨看了眼子岸,“不了,你们去吧,护送粮草很累,我今天想休息。”

  玉裳点点头,继续吃饭,余光看见子岸看向司墨的眼神极为不善,红眸泛起的光泽仿若刀锋的冷光。

  司墨亦是如此。

  虽有一张眉清目秀的面容,但由嘴角弯起的弧度可知,百里子岸绝非善类。

  月支国毗邻山水,山清水秀,一条河横穿月支国的王都。有人河上泛舟,在河面下棋饮酒,颇有雅兴。

  月支国的繁华程度不亚于帝都,但相对帝都建筑的宏伟磅礴,这里的环境更宜人别致。玉裳深吸一口空气,感觉几日的疲劳一洗而空。

  不少路人看见子岸,只是微微一鞠躬便走过,没有繁复的大礼节。玉裳很是奇怪。子岸说:“月支国的百姓并不崇拜王族,这里交通便利,盛产丝绸,手工业发达,他们大多经商为生。”

  玉裳看着街边的商铺,漆黑的眼睛晶晶发亮,“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里的衣服这么漂亮!”

  子岸顺着玉裳眼睛注视的方向,看到旁边一家装修很是大气的店,屋子正中央衣架上挂着一件精致华美的衣服,那个显眼又庄重的位置,一看就知那是镇店之宝。

  “你喜欢的话就买下来。”

  玉裳正看得出神,被突然说话的子岸惊了一下。她又看看那件衣服,抿了抿嘴唇,“衣服好看,我穿了就不好看了。”

  子岸挑眉,“你怎么知道?”

  “肯定的,我娘穿肯定比我穿着好看。”玉裳想起别人讽刺她说她没女人味,不由得泄气。

  “你是根据什么得出的结论?”

  玉裳提起伤心事就更加伤心了,“别人都说,说莲玉裳一点都不像女人,像个男人一样凶巴巴的。”

  子岸感觉好笑,“你凶吗?我怎么不觉得。”

  玉裳抬头,狠狠地点头:“对呀,我一直觉得我是走温柔路线的。”

  “那是他们太弱了。”

  玉裳愣愣地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子岸。

  是的,他很强。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自己都不及他分毫,就像永远都看不到他真实的高度一样。

  “不过不像女人这点倒是说对了。”

  “你!”

  “你先去穿,不好看的话再说不要。”子岸把玉裳推进店里,店老板立刻迎了上来,“这位小姐,您是挑布料还是定制衣服呀?”

  子岸慢悠悠地跟过来:“她看上了你们家最贵的衣服了。”

  店老板猛然一怔,眼睛瞪得老大,那件衣服可是镇店之宝,任谁都不会卖的!但她身后跟着的这位王族,用黑纱蒙着眼睛,难道他是月支王?!

  若是月支王大人要买那就另当别论了,这位大人如此高风亮节,早已令他敬仰多年,别说是卖了,就是免费送给他都好!

  “说实话这位小姐,您真的好福气!这件衣服挂在这里二十年了,是先皇后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是镇店之宝!若不是看您是月支王大人,我是不会卖的!”

  月支王的人?玉裳正抱着衣服往里屋试衣间走,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涉世不深的她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请求地看向子岸,子岸居然勾起嘴角,看笑话似的一言不发。她咬紧牙,抱紧了衣服,快步走进里屋,咔嚓一声锁了门,在里面烦闷了好久。

  以前别人都是说她没人要没人要的,说她是谁的人什么的,下一次再遇到了该怎么圆场比较好?

  她将来终有一日会变成一个妻子,就是不知道会嫁给谁。

  要说嫁人的话……玉裳捏紧了手中光滑的衣料,脑海中闪过子岸阴柔却锋利的面容。

  她猛然一甩头。

  想多了想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