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围观
莲火2015-12-21 20:182,129

  子岸在外面等了约莫有半柱香的时间,他嘴角抽了一下,估摸着玉裳难道不知道长衣裙的穿法……

  试衣间的门被推开了,玉裳从里面走了出来。子岸一看,不是他之前所猜想的,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错袖子系错腰带的人,相反,玉裳穿得整整齐齐地,穿法正确的不得了,不止把衣服原本的样子呈现了出来,而且浑然天成,相得益彰。

  湖碧色的云烟衫绣着展翅欲飞的淡蓝色蝴蝶,外披一件浅白轻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恰似通了灵。长发及腰,三千青丝飘动于腰间,仿若漫步在水雾莲池边的仙子。轻纱曼妙,腰身玲珑,颈间落兰幽香暗传,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丝潮红,像初开的一朵莲,清纯圣洁,点缀得正好。

  玉裳不是很适应长裙的长度,小心翼翼地走到衣镜前,这样的窈窕淑女,简直不像自己。她看着看着不好意思了,便转身等着子岸发话。

  子岸只是一动不动地望着她,那对红眸子里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们。等了半天没有回应,玉裳这才想起来子岸的眼睛应该是“看不见”的。

  又过了十几秒,依旧没有人说话。长久地凝视下,一抹粉红窜上了她的脸颊。她微微颔首,有些不自信地害羞。这一动作,更衬得可爱非凡。

  她鼓足勇气,走向子岸,想要悄悄地询问他的意见。长裙曳地,她一紧张忘记了提起裙子,刚迈出一步,啪叽,直挺挺地,摔了。

  “你怎么了?”子岸看着一动不动地玉裳,箭步冲上去,欲扶起她。可谁知抓在手中的手腕一点力气都没有,仿若任人摆布的玩偶。

  “玉裳?玉裳?”子岸晃晃她的手,依旧得不到任何反应。

  “玉裳?你怎么了?”子岸突然心悸,莫不是毒没解开,此时复发了?

  一想到这,他红色的瞳仁剧烈地颤抖。他用力地摇晃着玉裳的身体,叫她的名字:“莲儿!莲儿!醒醒莲儿!”

  他翻过玉裳的身体,看见她微红的双颊,还有微微蹙紧的漂亮眉头,放下心来。

  玉裳摔在地上,由于实在感觉老脸丢尽,不知道站起来后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子岸,于是干脆趴在地上不起来了。

  “起来了,莲儿,地上凉。”子岸慢悠悠地说。

  不起来……

  “莲儿,起来吧,起来之后我送你只凤凰。”

  切!居然模仿墨儿,故意笑话她的么!不起来不起来……

  子岸用指尖捣着玉裳的脸蛋,玉裳不耐烦地皱皱眉,就是不肯睁眼。

  脸蛋很软很有弹性。他一时玩兴大起,又捏捏她的鼻子,她的鼻尖比一般人高,有些翘,显得很活波可爱。乌黑的发丝散在耳边,耳垂被阳光映得晶莹剔透,耳骨几近透明。最终,他的视线落在了那两片玫瑰色的嘴唇上。

  半天不见有动静,玉裳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发觉子岸那对细长的红眸在盯着她,一动不动,带着令她颤抖的情绪,似乎盯了很长时间。

  她的眼睛渐渐睁大,回看着他。短短几秒,她便感觉莫名地害怕,感觉再对视下去准没好事,于是赶紧闭上了眼睛。

  她不闭眼睛还好,一闭眼睛,悬挂了很久的吻便如暴雨般落下。

  玉裳从情窦初开起,就一直憧憬一场爱情,憧憬情人的亲吻。

  她听过朋友们描述亲吻,曾经也想象过无数次亲吻的感觉。她一直都觉得很甜蜜,很美好。而且担心自己想象过那么多次,会不会初吻的时候没感觉了。

  但当接触到子岸的嘴唇时,才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她立刻乱了心神,几乎无法思考。

  子岸的吻似乎有着累积了千载的思念和悲哀,风吹雨打,朝霞日暮,那记忆风化成了化石,留下永不消退的印记。

  他的吻很急切,又细腻冗长,就像久未饮水的旅人,一发现水源,急不可耐地想要一饮而尽,却用心地体会着每一滴水的珍贵。

  她似乎承受不起这番沉重。

  长久地缠绵过后,子岸用手撑着地面,细细观察着玉裳的反应。她眼睛闭得紧紧地,睫毛轻微地颤抖,一看就知道以前没经验。

  “你起不起来?”

  看着玉裳依然躺地上装尸体,子岸的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丢给店老板一张银票,抱起玉裳走出商铺。店老板整个过程一直在抬头望天吹口哨,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感受到了阳光的刺眼,玉裳睁开眼睛,低头看见自己被子岸抱着的姿势,再看看人来人往的大街,又回看子岸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睛。

  “你干什么?!这是大街上!”

  睁眼第一句话就是这?子岸嘴角又想抽抽了。算了,习惯习惯。

  玉裳见子岸没理她,直接自己动手用法术在周围设置了看不见的屏障,这样路人谁都注意不到他们了。

  “你在做什么?”子岸问。

  “做结界,我怕被围观。”

  子岸轻轻一笑,解除了玉裳设置的结界。

  “你在做什么?”这下轮到玉裳反问了。

  “为什么要结界,被别人看见不好么?”

  他们已经被三两个路人注意到了,子岸的银发想不注意都难。

  玉裳有些急,“你,你在大街上抱着我太吸引眼球了……什么?!”玉裳像是发现什么似的,突然倒抽一口气,睁大了眼睛看向子岸:“你为什么会抱着我?”

  子岸已经对她迟钝的神经产生了一种近乎膜拜的感情。

  “接下来你还想去哪里玩?”子岸低头问。

  回头率似乎越来越高了。

  “我……”玉裳有个毛病,被很多人盯着看会非常紧张,她下意识地抓紧子岸的衣袖,紧张地话有些说不出,“回、回去吧。”

  “回哪去?”子岸笑着,故意难为她。

  玉裳被人看得别扭至极,直接把脸埋进子岸的肩窝,狠狠地捏掐他一下,“不要再在街上晃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