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解毒
莲火2015-12-21 20:182,236

  玉裳睁开沉重的眼皮,一个喷嚏坐起来。

  好冷。她揉揉眼睛,看向窗外明媚的天气,还有坐在床边正在穿衣服的银发男子,不由得伸个懒腰,心情大好。

  又是一个清爽的早晨!

  “醒了?”银发男子侧过脸。

  玉裳微笑着点点头,嗯嗯,一大早看见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果然自己还没睡醒。于是拉过被子接着躺下睡。

  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她翻了个身。

  “起来,睡到什么时候了还没睡够?”

  当然没睡够,睡够了还能看见你么……

  “起床,懒虫。”

  那是,我莲玉裳平生除了睡懒觉就没啥追求……

  “该起床了,莲儿~~”

  一声响亮的干呕,玉裳惊坐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坐在床边不紧不慢整理衣服的子岸,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

  子岸伸手捂住玉裳的嘴,“别叫,吵死了。”

  玉裳瞪着眼睛,那丰富的眼神似乎在说:“我还没叫你就嫌吵了?!”

  话说昨天晚上好像是在河边聊天的,聊着聊着自己好像就睡了,然后就不知道了。

  子岸松开手,拉过外套穿上,毫不理会窝在床上浮想联翩的玉裳。

  “那什么,昨天我是怎么回来的?”

  子岸瞥了她一眼,“你睡着了,我把你拖回来的。”

  ……拖回来?

  玉裳憋着一口气:“那你怎么在我房间?”

  “我房间被刺客进过,太脏。”

  玉裳跳下床,气冲冲地拉开门:“赶紧出去!我要换衣服!”

  子岸慢悠悠地走出去,“车队在等着,别磨蹭。”

  哐当一声,玉裳甩上门。在屋内重重的咳嗽一声,吸了吸鼻子,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还有些隐隐的痛,看来昨天冻感冒了。

  真后悔没多带衣服来,腿露在外面好冷!

  玉裳红着鼻子,抱着肩膀从客栈走出。司墨一看见她的样子,立刻急了:“怎么了?你感冒了?发烧了?”

  玉裳摆摆手:“没事没事。”

  “怎么会没事!”司墨像是真的急了,“你从小到现在感冒过二十三次,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脸红成这样的!”

  “墨儿,你能把你仅有的记忆力用在合适的地方吗?”玉裳有气无力地白了他一眼。

  “你带厚衣服了吗?”

  玉裳深深地叹了口气:“没。”

  “我就知道。”司墨把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快点上车去,呆在外面冷。”

  玉裳瞅了一眼子岸的马车,心里一烦,“我不上去,墨儿,我坐你的马。”

  “为什么?你现在生病,赶紧上去歇着。”

  “我不想坐车,我想骑马。”

  “可是你根本就不会骑马。”

  “正好你教我呗!”

  司墨揉着眉心,努力心平气和地开始哄:“别闹了,听话去车上,我回去了送你一只凤凰好不好?”

  玉裳抓着司墨的袖子:“你少骗我!我小时候你每次都送我的都是公鸡!”

  马车内传来子岸的声音:“玉裳,上来。”

  “凭什么?”玉裳翻白眼。

  “你说呢?”

  然后,司墨看着玉裳默默地钻进马车。

  车队慢慢前进,在百姓的欢送中出了城门。

  玉裳裹着司墨的衣服,缩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感觉好点了吗?”

  玉裳看了子岸一眼,本来想张口抱怨被你拖着回来当然会感冒,结果话到嘴边,变成一个大喷嚏。

  玉裳赶紧捂住嘴,看见子岸微微皱起的眉头,心想子岸有洁癖,伸手欲拉开窗帘通风,却被子岸阻止。

  “不用,开窗你会冷。”

  玉裳怪异地看着他,他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她撇了撇嘴,继续靠在角落里,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子岸看着玉裳红彤彤的脸,红眸冰冷下来。

  用法术给她治疗了一夜,果然还是不行么。

  没想到刺客身上带着毒药,把刺客击碎成气体,毒药融进气体,就变成了毒气。这毒气自己可以抵御,但是玉裳就不行了。

  这毒是青门教教主亲自研制出的剧毒,普通人一沾上,七步之内便会倒地。玉裳竟然自己撑了那么久。解药只有青门教才有,这下也许会很麻烦。

  早知道这样,就普通地把青门教的刺客杀了,脏点也没什么。

  玉裳睡醒时,天已经黑透。她只觉得头更加昏沉了,伴随着一阵一阵的恶心。她摇摇脑袋问子岸:“我们到哪了?”

  “到月支国境内了。”

  “月支国,那不就是你的封地吗?”

  子岸微微一笑:“名义上的。”

  玉裳坐起来,发现身上多了一件紫金长袍。

  “到了。”子岸看着窗外,眼神中多了一丝柔和。门外仆人打开了车门,子岸走下去,然后对玉裳伸出手。

  玉裳一看。哦,他要外套。玉裳脱下子岸的外套递给他。

  子岸用另一只手接过外套,手依然举着。

  玉裳左瞅瞅又瞅瞅,抓过子岸的书递给他。

  子岸看了一眼书,没有接。

  不要书?那要什么?玉裳在车内搜寻了一圈,最后默默地看向车内桌子上的苹果。

  丝露在一旁看不下去,最后还是没忍住:“小姐你快一点!主公在等着!”

  玉裳一脸委屈,你凶我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丝露急了:“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玉裳更急了,你怎么不问问他想干什么?

  丝露深呼吸,尽量轻声细语地说:“主公是要你的手……”

  什么?!这人渣……没得到眼睛就要手?!玉裳闪电把手背在后面,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愤恨。

  子岸脸上的霜又结了一层,咔啪咔啪地都能掉渣了。

  “月支王眼睛不便,玉裳就由我照顾,不烦劳你了。”司墨伸手把玉裳从车上扶下来,弯下腰替她把衣服一点点裹好,细心地就像个奶娘。

  “带路。”子岸对仆人说。

  玉裳被司墨拉着跟在子岸身后,这时才发现,他们走进了一片巨大宏伟的宫殿群,灯火通明,金碧辉煌,一路遇上的奴婢丫鬟比灵山多多了,也比那里繁华得多。

  玉裳心中感叹,这才是正儿八经亲王住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