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邪魅
莲火2015-12-21 20:182,729

  翌日清晨,车队在宫殿外排了长长一条龙,护送士兵整装待发。

  玉裳黑着一张脸出来,走到司墨身边一把拉住他,把他拽进马车。

  子岸本来对着玉裳微笑,但一看见司墨,脸上笑容立即凝固了。

  车队缓缓行进,车内三人半响不说一句话。

  子岸一手支着下巴,最先开口说话:“司大人,你的责任不是保护车队吗?你若坐进马车,谁来保护粮草?”

  司墨的脸上尽是笑意:“月支王不是眼睛不便么?到底是如何知道我的存在的?”

  子岸微微一笑,玉裳看那弯起的弧度,显然不善。“马车内的空气都要冻成冰了,想不知道也难。”

  司墨也笑得很有礼貌,“倒是月支王你身边的空气很热呢。”

  玉裳瞥一眼司墨,他的神色彬彬有礼,实在看不透他是否知道些什么。

  子岸笑容依旧,眼神中却多了一丝阴冷。“司大人,你知道烈火焚身的滋味吗?”

  “我是用冰的将军,最讨厌火。”

  “我饿了。”玉裳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司墨惊讶地看向她:“这么快就饿了?”

  “早饭没吃饱。”

  “早饭吃了一大碗还没吃饱?你以前饭量没这么大啊。”

  子岸轻轻打了个响指,很快,一盒包装精致的点心盒子从窗口递进来。子岸接过盒子递给玉裳,“梅子酥,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吃的。”

  “哦。”玉裳拿起一个开吃,目光飘向窗外。

  轻风和日,碧空如洗。清泉碧落,山脚下一片花海。

  玉裳看得出神,司墨问:“玉裳,你在看什么?”

  她到底还是单纯,很快忘记了生气这回事,回头请求地看向子岸:“子岸,你们先走好不好?我去看一下,很快就能追上车队的。”

  “我陪你去。”

  “我也陪你去吧。”司墨跟着也要下车。

  “墨儿你就不用特意陪我了,你走了就没人保护粮草了。放心,我只是看看就回来。”玉裳微笑着跳下车。

  子岸回眸一笑,跟上玉裳的步伐。

  司墨看着他们的背影,表情很难看。

  窗外响起游迹的声音:“主公。”

  司墨深吸一口气:“我知道,我应该高兴的。”

  他的拳头越握越紧,指尖发白。

  玉裳走进花田,蹲下身子指着一株白色野花说:“我知道这种花,它叫满天星!我原来在山上住的时候,门前有片山坡,长满了满天星,看起来就像住在银河上一样!”

  子岸也蹲下,看了看那株满天星,“不像。”

  “什么不像?”

  “不像星星,像飞蛾。”子岸眉头轻皱,有些嫌恶。

  “飞、飞蛾?”玉裳瞪大了眼睛。

  这,早就听说这厮没情调,可见过没情调的真没见过这么没情调的!

  玉裳眼看着子岸伸向满天星的手,那指节分明又修长的手轻轻握住那株可怜的小野花……

  “不要拔啊!!!”玉裳扑过去盖住那株满天星,气愤地看向子岸。

  “你想自己拔?”子岸微笑着问。

  “鬼才会拔!你懂不懂什么叫审美?!懂不懂什么叫爱护?!懂不懂什么叫敬畏自然?!”

  “一棵草跟敬畏有什么关系?我从来没有敬畏过任何人,更何况是一棵草。”

  子岸的银发在风中飘啊飘啊飘,还不打结。玉裳额上青筋直蹦。

  “莲儿要不要去前面看看?”子岸指着远处的山泉。

  玉裳站起身望去,摇曳的花海尽头有一清泉。

  子岸微笑着牵起她的手,另一只手朝前方举起,玉裳瞪大眼睛看着他的动作,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你想做什么?”

  他的手心中出现了一团火焰,轰轰轰!一道烈焰直直地烧过去,在半人高的花田中华丽丽地烧出一条通道……

  “好了,可以走了。”子岸微笑着看回玉裳。

  玉裳望着那一片焦黑焦黑的地,下巴掉地上……

  “我说你!花儿那么美,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爱护之心?!”

  子岸看着玉裳,一脸无奈地摇摇头:“从以前我就最受不了你那点奇怪的爱好,房间里到处都是这种像虫子一样的草,我都懒得去看你了。”

  那是盆栽花卉不是草!你这没有审美的男人!话说你叹什么气?我还想叹气哩!

  不过,“从以前”这是——

  “你,进过我房间?”玉裳声音立刻降了八度,声调拖得老长。她缓缓看向子岸,转头速度慢得吓人。那表情,仿佛下一秒无论对方回答什么,她都会卯足了劲抡过去几锅铲。

  子岸点头,食指弯曲轻捏下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有意思的画面,“嗯,你睡觉的样子很可爱。”

  玉裳提起一口气,“那,你到底是怎么找到那个院子的?那个地方应该很隐蔽才是。”

  那对细长的眸子微微弯下,甚是邪魅。“没有我找不到的东西,你就更不用说了。”

  玉裳额前又跳出一条青筋,最后稍稍忍耐了下,“既然已经找到了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他唇边带笑,指节分明的手抚上她的脸颊,“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成为我的人。”

  清风拂面,暗香涌动,玉裳盯着子岸美到犯规的笑容,似乎看见了火山迸发的壮烈场面。

  她手痒痒,握紧拳头打过去,子岸像是知道她会如此行动一样,脸一偏,玉裳打了个空,反倒一个重心不稳,栽进子岸早已伸开双臂的怀里,脑门磕在他的锁骨上,痛得直想掉眼泪。

  子岸的手收紧,翻身把她压下。

  “我的莲儿竟然这么主动,实在没想到。”

  “谁主动了你这个臆想狂!”

  “不过……”子岸轻轻含住她的耳垂,声音变得低沉又性感,呼出的气息让玉裳感觉痒痒的,“我好开心。”

  “你开心个鬼啊?!我可是一点都不开心!!”玉裳极力忽略身体过电般诡异的感觉,想推开他,但手脚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动弹不得了。

  她盯着子岸,气疯了,但气过了头,反倒没有力气发火了,她感觉气虚,“……行行,你先放开我。”

  “才,不,要。”子岸低头覆上她的唇,缠绵了好一阵。

  当他离开她的嘴唇时,玉裳感觉像过了几个轮回那样漫长。

  子岸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唇,显然还想再来一次,玉裳急得大叫:“停!你恶心不恶心,居然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我警告你啊,你要是再亲我,我就要咬了!”

  本以为他会有些收敛,却没想到他一点放弃的意思都没有。他嘴角上扬,戏谑道:“莲儿总是挑逗我,就算是我也会忍不住的。”

  真想掐死他!!!

  子岸再一次吻了下去,肆无忌惮地入侵。这下轮到玉裳慌神了,迟迟不敢咬下去。

  “……我说你……唔……你可别逼……”

  子岸的手在玉裳的脖颈抚摸,惹得她一阵异样的心痒。她真的急了,想也没想就咬下去。

  他低吼一声,直起身子,红色瞳仁剧烈地颤抖。他双手撑在玉裳身边,直勾勾地盯着玉裳,轻轻喘息。

  玉裳看着子岸,惊得一动也动不了。

  她从没见过他这种眼神,一扫刚才的不怀好意,那对眼睛中闪动着不知名的情绪,浓郁而倾城,热烈且沉沦。

  “我……”玉裳怯怯地开口,“我不是有意的,你不要生气……”

  他的气息变得急促,眼中是一片混沌。他轻启薄唇,玉裳听到那略有些沙哑的一句话,感觉天灵盖瞬间被黄雷贯穿。

  “我忍不了了,我们现在就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