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遇刺
莲火2015-12-21 20:182,335

  一日后清晨,玉裳带着重重的黑眼圈,一步一步挪出门。门外车马已经备齐,子岸站在阳光下,看到玉裳,红眼睛弯起来,妩媚一笑。

  玉裳左看看右看看,那些随行的仆人们各干各的事,居然没人注意到子岸的眼睛。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跟前,小声说:“你不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么?”

  “他们看不见,黑纱是障眼法。现在只有你看得见。”

  玉裳的脚狠狠一跺,“我要把你的事情昭告天下!”

  子岸幽幽地说:“就怕你没那个本事。”

  玉裳瞅着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把行李丢进马车,然后钻进去。

  “玉裳,你怎么就一个人上去了?”

  “这是你的马车,要上来没人拦你。”

  车门外子岸笑意盈盈:“你不扶着我,我怎么上去?万一没踩对地方摔了呢?”

  “你自己不会看啊?”

  “怎么看?”

  这时丝露看见了,急忙走过来要扶着子岸上去。子岸挥手让她退下,只朝着玉裳的方向。丝露一看便明白了,故意扯着嗓子催促玉裳:“小姐怎么可以这样自私?主公眼睛不方便,你怎么不扶着?”

  这一嗓子不打紧,所有人鄙视的目光都汇集到玉裳身上。玉裳嘴角抽抽,感觉身上快要被看出个窟窿了。无奈之下,她只得翻着白眼跳下车,抓起子岸的胳膊,急着把他往车里塞。

  这胳膊是比她娘赌场里的小厮细多了,手感却很硬。

  子岸眉头一皱:“你轻点,抓得很痛。”

  丝露随即附和道:“小姐怎么这样粗鲁?咱们主公体弱多病,经不起折腾的!”

  这意思是个人都听得出来,不就是想说她莲玉裳是个山野莽夫么!于是聚集在玉裳身上的目光更加尖锐了。

  体弱多病……亏她说得出口。她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很小心很小心地托起子岸的袖口,像运送古董一般把佛祖送进了马车。

  一进马车,子岸两腿交叠,手支在车窗上,原型毕露。

  “月支王大人,玩得挺开心啊?”

  “被人怀疑房事不济,此等奇耻大辱自然要发泄一下。”

  玉裳脸一红,自认理亏,看向窗外,竟看到骏马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马上的是游迹。

  “墨儿?你怎么在这?”

  司墨循声望去,看到玉裳,有些惊讶:“你怎么也在这?”

  “我……”玉裳扁着嘴指指车内的子岸,“你呢?”

  “昨天夜里华亲王的长子牟格被人暗杀了,所以今天一大早陛下下令,王族出行需重兵保护,我带着兵马临时赶来的,况且这次有那么多粮草也需要护送。”

  于是伸出头向后望去,一长串粮草车排在后面。

  “那,刺杀世子的犯人找到没?”

  “没有。据说那刺客身手奇佳,几百精兵都没能抓住他。据亲王府的一个术师说,刺客当时似乎被冰冻结界擦伤了一下,如果属实,那名刺客身上会有个星状伤痕。”

  这时一个仆人过来禀告:“主公,已经准备妥当。”

  “好,出发。”

  玉裳缩回马车,看向子岸,子岸只是漫不经心地翻开一本书看。

  “华亲王的长子昨夜被暗杀了,你知道吗?”

  “一早就知道了。”

  “你和他是堂兄弟吧,不难过吗?”

  子岸沉默了一会,抬头看向她:“对王族来讲,权力斗争,生死由命。现在在你眼前的人,下一秒就可能消失不见,早已司空见惯罢了。”

  他继续翻着书,玉裳看向他的目光有些踌躇。现在眼前的人,下一秒就有可能会消失。难道有一天,他也会消失不见?

  行车一上午,车队才刚刚出了帝都。中州国土广袤,从南至北,就算是法术师也要移动三年以上。

  车窗外一个随从的声音隔着帘子传进来:“主公,距离下一座城只有两里的路了,要在那里休息吗?”

  “通知所有人,中午在那里吃顿饭。”

  “是!”

  话刚说完,从窗帘外嗖地飞进一只匕首,锋利的刀刃刚好冲着玉裳的脑门,刚到眼前,被子岸两根手指挡了下来。

  随即车外一阵乒乒啪啪的刀剑声响起。

  “有刺客!保护马车!”

  玉裳掀开帘子,眼看丛林里万箭齐发,她飞速念动咒文,在车队周围结起一堵高大的冰墙挡住攻击。箭射完后,丛林里跳出几十人,身着黑衣,人人右边衣袖上都有一个显眼的红色图腾。他们手持长剑,剑刃上泛着冰蓝色的光,朝冰墙砍去。

  玉裳一看便知不妙,这几十个不是普通的杀手。一般的法术师法力强大,但肉体很弱,经不得一点物理攻击。而这几十个杀手身手矫捷,显然体魄强健,又会法术,不好对付。

  轰隆一声,冰墙倒塌,杀手迫近。突然他们脚下生出层层冰刺,轰轰轰,把他们逼退好几步。

  “想接近马车的,先过了我司墨这关再说!”司墨手心朝上,用力一握,杀手脚下的冰凌暴长几米,瞬间血花四溅,灭掉一半人。

  “跟着大将军,兄弟们杀啊!”

  “杀啊!”

  玉裳捂住口鼻,看着遍地尸体,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心想司墨这厮也太不顾及女孩子的感受,只好轻弹手指,又一堵冰墙拔地而起,手指一压,冰墙轰隆隆向远处推去,推走了一堆尸体和血迹。

  玉裳回头,子岸竟然还在悠然地看书……她一把抓过书,生气道:“你有点紧张感行不行?”

  酒红色的眸子看向玉裳,“这种程度,司墨摆得平。”

  突然一个黑衣杀手冲破防守,举着长剑向马车刺来。玉裳着急了,赶忙询问地看向子岸:“有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子岸右手支着下巴,一脸灿烂的微笑:“看我干什么?保护我。”

  她的头脑突然冷静下来,手指着这个三招就把自己秒杀的男人:“你搞清楚了?我,保护,你?”

  子岸扶额,满目忧郁:“我双目失明,又不会法术,莲儿,你好狠的心,怎么可以弃我不顾——”

  那刺客已经到了车窗前,司墨余光看见刺客高举的长剑,大声呼喊:“玉裳小心!”

  千钧一发之际,一件令司墨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那刺客突然飞了出去,在高空自转了一百八十个圈后,重重地摔到地上,不省人事。不知为何,那名刺客脸上,有个纤巧的的火红巴掌印。

  再看玉裳,她脸色发青地趴在窗口,干呕个不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