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灵山
莲火2015-12-21 20:182,479

  “子岸。”玉裳把这个名字在脑子里过了几遍,听起来蛮好听的。

  “明天你就可以来我府上了。”

  “好。”

  第二天清晨,玉裳来到月支王府时,对子岸有了新的认识。

  正殿从外部看起来富丽堂皇,但进去之后,眼前的景象令人大吃一惊:房间里面的装潢十分朴素淡雅,没有纸醉金迷,更没有什么古董玉器摆设,只有书架,书案和笔墨纸砚等文房用具,是古色古香的文雅之地。

  子岸正坐在屋里,面对窗外,黑纱蒙住眼睛,看不见那桃花满园的美景,更看不见莲池的涟漪,就连玉裳已经站在他跟前,都不知晓。

  突然明白屋内摆设为何如此简单,因为再繁迷的装潢,他也看不见。

  子岸一动不动,不知是睡着与否,玉裳试着问了一句:“呃,子岸?”

  叫了一句没有反应,她思虑着总不能干站在这,于是轻轻推了下子岸的肩。可谁知指尖刚刚触碰到衣料,就被一把抓住反手扣在背上。

  “哎呦痛死了!”筋都要扭断了——

  “玉裳?”子岸眉头舒缓,放开了她,“已经到这个时间了……抱歉,我刚才睡着了。”

  玉裳活动着被扭红的手腕:“没关系没关系,是我不对,不该吵醒你的。”

  说是没关系,可这一下真不轻。他又不会武,怎的手劲这样大……

  感觉到子岸像是在看她,但他又看不见,于是玉裳放心大胆地龇牙咧嘴甩着手,一点都形象都没有。

  “子岸,这房间里四面墙都是满满的书架,这都是你读过的吗?”

  “是。”

  “可是你不是……”

  子岸笑了:“我叫下人念给我听的。”

  玉裳吃了一惊,立刻满目同情地看向口外候着的仆人。“那可真是个辛苦活。”

  子岸笑意更深了:“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工作了。”他指着桌子上的册子,“今天就先读这么多。”

  玉裳瞪着桌上半人高的册子,下巴脱臼了。

  于是子岸坐在桌前,玉裳坐在对面,一直念到中午,口干舌燥,眼冒金星,头皮都被震得发麻。

  玉裳趴在桌面上喘气,子岸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她身边。“辛苦你了,你先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有需要时我会叫你。”

  “房间?”玉裳不明白子岸在说什么。

  “难道你来时引路的侍女没告诉你吗?你的房间在流云阁。”

  玉裳反应了半天才眨眨眼睛:“难道我要住在这里?”

  子岸有些为这个女孩的没常识感到头疼:“你是我请来的门客,我所有的文书由你替我写,所有的机密函件由你来读,随时都有可能召你来,你不住在这里怎么行。”

  玉裳突然很疑惑,月支王所有重要的信函文书都一一由她过目,他这么信任自己不会出卖他?

  最终还是没忍住就问出口:“子岸,你就不担心我会背叛你?”

  子岸微微一笑,极尽妩媚。“不担心,这世上不存在背叛我的人。”

  起初玉裳以为他是自信,后来自己越琢磨这句话,越觉得不对劲。

  以前分明有人为他念书,怎么子岸现在非要重新找一个人?

  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不存在背叛他的人,也可以理解为:背叛他的人都不在这个世上了。

  求我地下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保佑!干这玩意儿还有生命危险!

  玉裳沉默了,子岸拍拍她的肩,满怀笑意地对着门外说:“来人,把玉裳送去流云阁。”

  玉裳跟在领路侍女后面,一路处于丢魂状态。到了流云阁她才缓过神来,又大吃一惊,赶紧拉住侍女问:

  “你没带错路吧,我是说,你不会一不小心把我带出府了吧?”

  “玉裳小姐是在质疑奴婢的经验吗?月支王府独在灵山,再怎么都走不出府的,奴婢可是在这里伺候主公五年了。”侍女看了她一眼:“比玉裳小姐来这里要早得多了。”

  远离人世生活了十年,玉裳根本没觉出她话里的意思,赶紧道歉:“你不要生气嘛,我只是看流云阁装潢得如此华丽,实在不像是子岸的风格。”

  侍女又白了她一眼,“你怎么敢直呼咱们主公的名字?主公自己十分节俭,把所有的钱财都用在招待门客和家臣,可见咱们主公爱才。”

  一句一个“咱们主公”,腻歪不腻歪……

  玉裳四周看看,这一带尽是琼楼玉宇,有许多门客打扮的人或在对酒当歌,或在闲厅对弈,这生活好不舒适自在。

  站在流云阁上,能看见山脚下庞大密集的帝都,能看见相邻其他王族居住的山。还能看到东边不远处华丽宫殿的飞檐,那是子岸的宫殿,不过徒有其表罢了。

  亲王所居的宅邸都是有统一规格的,建筑的大小模样以及档次都仅次于皇帝。要不是这宫殿有明确的限定,玉裳实在怀疑以子岸的惜才境界,会不会把屋檐上的瓦片都揭了,再换成钱分发给他养的门客家臣。

  以前听人议论,月支王虽然是个瞎子,但善于笼络人心,极有威信。如今看到这流云阁的奢华程度,再看看子岸住的房间,玉裳深深觉得那些背叛他的人真不是个东西。

  于是玉裳一鼓作气忠心耿耿地工作到了旬末,才下了山回家休假。

  刚下山,就看见司墨的随从游迹在等她。“玉裳小姐,墨大人找您,说有要紧事。”

  “什么要紧事?他在哪?我马上去。”

  “在宜香楼。”

  玉裳鬓角青筋直跳,他在青楼有要紧事……

  游迹跟着司墨很多年,太清楚这位小姐的脾气了。见玉裳不说话,只好主动说:“我给您带路。”

  到达宜香楼的门口,玉裳就被一群花花绿绿的青楼女子团团围住,她们满身的胭脂味差点没把玉裳呛得窒息。

  “这位官人,您长得真俊!”

  “官人,上来坐会儿吧!”

  “官人——”

  “来玩会儿嘛!”

  ……

  游迹一把把玉裳拉出来,面无表情地对那群女人说:“不好意思各位姑娘,她是女人。”

  此言一出,鸦雀无声。所有的青楼女的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盯着玉裳上上下下瞅了足足有半炷香的时间,然后用扇子掩着半边脸“小声”地跟旁边人议论:

  “呀,她穿成这样,还真没看出来。”

  “主要是她一点妆都不化,是个女人怎么可以不化妆呢……”

  “不不不,问题不在这,这丫头虽然脸蛋长的不错,但是她那么瘦,前面那么平,看错也是正常的……”

  “女人来青楼,莫非是要抢我们饭碗?”

  “怎么可能,那种身材,依我看,她八成是个磨镜,就是只对女人有兴趣的……”

  说到这儿,所有的青楼女子再次看向玉裳,然后换了另外一种耐人寻味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