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刑部
莲火2015-12-21 20:182,156

  莲世城笑着站起身,“你们先聊吧,老头子我要去睡觉了,精神头可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

  莲世城走后,司墨一只手抚上玉裳的脸颊,丹凤眼微微眯起,一点泪痣妖冶。“真没想到,你还能变得这么漂亮。”

  玉裳害羞地把手放在脸上,“那是当然啦,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嘛,但是……”她脸色一变,一脚踹过去,“‘真没想到’算是怎么回事?!”

  司墨身子一轻,轻易地躲过了玉裳的攻击,玉裳甚至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躲开的,他便已经站在她的身后,笑嘻嘻地搂着玉裳的脖子,一摇三晃:“个子也长高了,头发也长长了,可是该长的地方怎么一点也没长啊……”

  玉裳头顶青筋乱跳,“墨儿——”她一脸阴沉地转过头,“在路上的时候我就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你现在似乎极富盛名吶——”

  “嗯?”司墨眼睛一弯,浓密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一片阴影。“你也听到关于我的美誉了?”

  “对呀……”玉裳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如今两大色魔雄踞帝都,东有司墨,西有华亲王。而你,人称君子中最风流,风流中最脱俗?!”

  司墨点头称赞,笑得像一朵花:“这话是谁说的?真是恰到好处,极富才情。”

  “你果然不可同日而语——”玉裳斜他一眼。

  “说的是呢,所以你要小心了……”司墨凑近玉裳的耳垂轻轻吻了一下。

  玉裳打了个哈欠,上下眼皮都要快合上了,“汝,真乃奇才。我明天去参加刑部的考试,找个差事做做。”

  “考试?有我在你还用得着做这种事么?”司墨眉头一挑,把头发拨到后面,一脸潇洒,“我养你,你就等着我把银子拿回来给你数便是。”

  “请问我是被你包养了么?”玉裳抱起膀子。

  “你愿意了?”司墨笑眯眯地问。

  “你去不去吧……”玉裳闭上眼睛,快要忍不住发作的神经。

  司墨似乎很是犹豫,俊美的脸因为深思而略显扭曲,其用力程度肉眼可见,额前渗出清晰的一滴汗。玉裳看到司墨的表情,冷汗直下,心想难不成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他。

  司墨似乎是终于下定决心开口:“好,我陪你去,你的事情比较重要。”

  玉裳虽然感动得快要哭出一条长江,但还是善解人意地摆摆手:“不用勉强的,你要是有要紧事就去办吧。”

  司墨漆黑如墨的眼里尽是遗憾,像是做出了重大牺牲般:“诶,哪里的话,花雨可以改天再见,你的面试只有明天一次。”

  玉裳瞬间黑了半张脸。花雨……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是宜香楼的花魁。

  “你就是因为这种事情挣扎了半天?!亏我还对你有所期望!你爱去不去,我要休息了,送客!”

  “哎,哎!你别生气呀,这确实很需要做出牺牲的!玉裳你听我说!玉……”

  砰得一声,玉裳甩给他一个大门板。

  第二天清晨,空气清新,玉裳和司墨下了马车赶到刑部的时候,开阔的场地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玉裳四周望去,四面全是高大的院墙,是普通院墙高度的三倍以上。这么高,刑部果然像是藏着机密的地方。院墙包围的范围非常大,正北部坐落着三座宽宏的大殿,估计是工作的场所,而大殿的正前方,就是他们现在站的地方,是一处宽阔的场地,辰时开始的考试就在这里举行。

  突然,一道犀利的目光穿过人群直勾勾地锁定住了玉裳。玉裳正在和司墨说笑,一瞬间感觉到后背有刺痛的感觉,立刻神色警惕地回头看向北方。十年的法术学习已经让她成为了优秀的法术师,更何况生活在蛮荒的山林中,经常为了食物不得不与野兽搏斗。长期的战斗练就了她敏锐的直觉,感知范围大大扩张,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没有任何战术的小女孩了。

  玉裳确定,那个气息,就是从北部的建筑里传来的。

  这是被人盯上了?

  被玉裳盯住的那栋建筑里,一个男人勾起嘴角,从窗边离开。

  算起来,今天应该整整十年了。

  她旁边的司墨,不愧是司青的儿子,真是好利的眼。

  “气息消失了……我的错觉?”玉裳有些纳闷地自言自语。

  “玉裳,你从刚才开始在看什么?”司墨微笑着看她。

  “没什么没什么,看错了。”

  辰时的钟声敲响,所有观看者都自觉地退到一边,只剩考生留在场地内。考官们从北边的楼里走出来,走到席位上坐下。

  “所有考生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了!务必在一个时辰内答完试卷上的一百道司法考题,成绩前二十者方可进入第二场考试!”

  “本次考试月支王与吏部尚书司青大人旁观。奏乐——”

  玉裳看着在管弦声中走来的两人,一个是墨儿的父亲司青,她从小就见过他。两鬓微白,目光却铿锵有力,神清气朗,印堂发亮,气很足,精力充沛得年轻人都比不上,眼神却深邃得像个百年老人。

  只是另外一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实在说不出的特别。

  那人从远处走来,经过一棵巨大的合欢树下,风吹起紫金长袍。那一瞬间,如瀑的银发飘散在透明的风中,浅粉的合欢点缀其上,一种淡雅清澈的味道弥漫开来。玉裳不禁觉得眼前仿若一幅绝世的工笔画,而那人则是这画中走出的遗世独立之仙人。他的眼睛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黑纱,暗示了他的眼睛看不见。即便如此,也不伤他美丽分毫。轻烟黑纱仿佛没有重量的雾霭,墨水一般化进空气,反倒更增加一丝仙气。

  看那长长的象征王族的银发,这位就是月支王?

  可不知为何,这人明明有那么儒雅的气质,那么亲和的笑容,周围所有人都那么崇拜神往,却偏偏只有她感到不寒而栗。

  她隐隐觉得,那温文尔雅的外表下,或许藏着一头凶狠的野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缠情:魔王的拽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