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幽蓝姬2015-12-21 20:202,567

  心从没有如此快速的收紧,然后疼痛。听到从他口中说出自己是下人的时候,心真的疼了。

  幽儿与南宫傲两人都心事重重的来到南宙王朝历来皇帝举行寿宴的地方‘长寿殿’。此时长寿殿已经站满了大臣和皇子皇孙,大家都相互赞赏着对方准备送给皇帝的寿礼,场面很是热闹。这时南宫傲的突然出现让大家噶然停止了声音。大臣们都毕恭毕敬的向南宫傲行礼,然后走到自己座位上就坐,然后王爷们也向南宫傲拱手行礼,安静的坐回自己的座位。只有刚刚在花园中遇到的三王爷南宫毅坐在座位上笑呵呵的看着南宫傲身后的白幽儿随意的边喝酒边哼着小曲。成为长寿殿中的一个别样的风景线。南宫傲似乎懒的打理他,迅速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幽儿则低头安静的站在他身后,幽儿的到来确实让其他人感觉到了奇怪,的确,南宫傲身边从来没有出现丫鬟一类的女人。就连他的七王爷府邸只有厨房的老妈子的是女性,其他一律为男性。

  “皇上驾到—!”

  这一声音打破了中人们对幽儿的来历的猜想。

  “吾皇万岁…。”

  “父皇万岁…”

  长寿殿中所有的人都跪下,幽儿也慌忙的跪下,却忘记了地面是大理石的,只听“咚”的一声,然后膝盖就传来了阵阵剧痛,幽儿心里暗暗叫苦:真可怜当初的小燕子了,难怪她要发明那个‘跪的容易’,哎,不过人家是格格,只跪她的皇阿玛,而我只是个丫鬟,除了我自己不用跪,其他人都得跪。看来我回去也得发明一个‘跪的容易’了。

  “哈哈…。好好,都平身吧!”

  这个皇上的声音怎么这么年轻,感觉也就40岁左右。还以为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呢,可惜自己不能抬头,哎,真想看看南宫傲的老爸什么样子,怎么把自己的儿子都生的这么怪。

  “谢皇上!”

  “谢父皇!”

  幽儿见南宫傲起身也跟随着起来。

  “今天是朕的50寿辰,大家都不要拘谨。”

  一位大臣走上前去笑呵呵的说:“皇上,这是微臣派人从千里迢迢的东海,千辛万苦找到的夜明珠,世上仅此一颗,此珠不单可以在黑暗的夜晚射出光芒,而且此光芒还是淡红色的,据当地的老一辈人说这颗夜明珠更大的特点就是祈福避祸。有此珠在身什么妖魔疾病都不敢靠近。今日微臣特此献给皇上,愿皇上身体安康,皇上的福气永远滋养我们南宙王朝每寸土地。”

  “哈哈哈……好,好,好珠,好珠,杨丞相的一片苦心朕记下了。”

  “臣退下”

  “皇上,这是微臣………”

  “臣退下”

  “皇上,这是微臣………”

  “臣退下”

  幽儿的脖子开始渐渐的僵硬,腿也开始酸疼。心里又开始犯嘟囔:原来电视里看到的都是真的,大臣们都这么虚伪,为讨皇帝开心好话说尽一箩筐,马屁拍的真是一个比一个响亮。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脸,但肯定他们拍皇帝马屁的时候脸肯定红。不过话说回来,皇帝大概也知道他们在拍马屁吧,但怎么能这么答对如流呢,看来他的‘功力’也够深厚的,嘿嘿,虽然傲对我不好,但一想起以后帮他做了皇帝,每年他的生日也要接受这些大臣们的马屁,奉承,他应付不来的场景,还有他的囧样就感觉好好笑。

  光沉思在自己的思想里,却涣然不知南宫傲离开了自己的座位。

  “儿臣没有其他大臣和皇兄们的奇珍异宝来献给父皇,只有一把传说中的‘后羿之弓’献给父皇,此弓也只有父皇才能拥有。”南宫傲说手托举后羿之弓平静的说着,没有一句阿谀奉承的话。

  “噌”皇帝从宝座上迅速的站起来激动的说:“后羿之弓?傲儿,真的是后羿之弓吗?”

  大臣们一下就炸开了锅似的相互讨论着,似乎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比皇帝寿宴更重要的新闻事件。幽儿也从自己的思想里苏醒。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南宫傲会毫无声息的丢下这么一颗巨型炸弹,炸的所有人一时间接受不了,包括自己。不明白后羿之弓代表着什么,会让皇帝如此的神情紧张。

  “快,快给父皇呈上来,快!”皇上焦急的喊着。

  南宫傲快步上前,毕恭毕敬的把后羿之弓献到皇上手中。皇上看着手中的古旧弓箭,一时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南宫傲看到此时的皇帝这般模样,心里暗自嘲笑,他原来真的这么爱自己的皇位,一统天下的野心也表现的一清二楚。母亲,你的眼泪儿子会帮你从这个男人身上讨回来的。

  皇帝紧紧握着弓箭,看着南宫傲激动的说:“好儿子,朕的好儿子,真是知为父者莫如傲儿。从今天起,傲儿你就是父皇的左膀右臂,传令下去,赐七王爷南宫傲府邸一座。”

  “儿臣谢父皇。”

  “好,好,回到座位上吃酒吧。”

  南宫傲回到座位,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南宫毅,而南宫毅也正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南宫傲,然后迅速起身走到长寿殿中央。

  “父皇,七弟送父皇的礼物真是让大家惊叹,不过,虽然儿臣的寿礼虽然没有七弟贵重,但儿臣今日在宫内发现一女子,不但美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更是多才多艺。在父皇得到后羿弓箭的同时再给父皇献舞一支,那就更锦上添花了。她就是七弟身边的丫鬟。”南宫毅说着有意的看向南宫傲身后的白幽儿。

  幽儿感觉到了跟前的南宫傲的紧张,心里骂了南宫毅千万次,这南宫毅是不是有病,自己招他惹他了,他却跟自己这么过意不去。以后别载到我手中,否则折磨死你。可这时候自己该怎么办,傲啊,我继续做我的乌龟,你自己处理吧,别怪我,要怪就怪冷轩,送人都不会选地方。

  皇帝和众人都跟随南宫毅的目光看向南宫傲身后的幽儿,南宫傲当然也知道此劫难逃,起身面向准备当乌龟的幽儿说:“你会什么就展示什么吧。”转过身对皇上说:“冷轩前几日送儿臣一名丫鬟,张得确实比较出色,但没来得及调教礼数,也没教歌舞一类的东西,如她表演的不好,还请父皇别见怪。”

  皇帝得了南宫傲的后羿之弓高兴的不得了,怎么会因一个小小的丫鬟而怪罪南宫傲,于是说:“傲儿,为父怎么会因一个下人怪罪于你呢,不过,为父倒是真没见过你带丫鬟在身边。呵呵…。。快叫她好生的给大家表演吧。”

  “谢父皇,白幽儿,没听到父皇的话吗,怎么还是低头不语,为父皇表演可是你几生修来的福气。”

  让低头的是你,让抬头的也是你。幽儿不情愿的缓缓抬起头,瞪了一眼南宫傲看向皇帝,这一看不要紧,着实的吓了幽儿一跳,奇怪了这一家子怎么都张一个样,皇帝就像多年后的南宫傲。皇帝除了比南宫傲略显成熟外,连气势两人都一模一样。

  众人看着幽儿都缓不过神来,除皇上、南宫傲和南宫毅外,其他人都已经神情呆滞。皇帝就是皇帝,只有片刻的恍神,便说:“恩……恩!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