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2回 囊中羞涩
莽三思2018-05-23 17:102,535

  张小阳是杨毅斐的死党之一,俩人是属于从小玩尿泥一起长大的难兄难弟。他的父母离异,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所以缺乏正统教育,不过张小阳自己却一直以来,都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属于文艺青年的范畴……

  杨毅斐乘着微凉的秋风来到了张小阳的家中,一进门就大叫一声:“奶奶,身体不错啊,张小阳在不在?”平常他也是这么干的,和张小阳这小子交朋友多年,对他的为人秉性也是早已深知。

  这么说吧,你可以不尊重张小阳,你也可以不尊重张小阳的父母,但你一定要尊重他的爷爷奶奶,这俩人儿可是这小子的逆鳞。

  张爷爷如今已经去世多年,张奶奶姓吕,一直对张小阳交的这些个狐朋狗友不怎么待见,不过碍于这姓杨的小子嘴甜,还是微微一笑,道:“嗯,小阳在里屋呢,你去找他吧。”说着就自顾自的忙去了,不再搭理他。

  “您忙,我找小阳有点事儿。”杨毅斐见怪不怪,径直走了进去。

  推开门,杨毅斐看见张小阳正坐在电脑桌前,摆弄着一个类似于头盔的物件儿,可不就是自己在网上看到的游戏连接装置嘛。杨某人于是快步上前,一把抢过,嘴里叫道:“哎呀,久闻其名,不见其物,惭愧呀惭愧!”

  “嗨、嗨,我的。”张小阳伸手把头盔夺了回去,对这电脑桌上的说明书仔细阅读着,对杨某人的到来既没有表现出欢迎的姿态,也没有显露出厌恶的表情。

  杨毅斐不以为意,自顾自地猫在张小阳的身后,脸上流露出一种谄媚的表情,说道:“哎呀,这铁公鸡也知道拔毛了啊,不容易呀!”

  张小阳回头看了看他,微微地耸了耸肩膀,笑道:“以你小学还没毕业文化程度,这么有深度的问题,其实我很难跟你解释。”

  张小阳是个职业的游戏玩家,以游戏币、道具、装备赚取RMB,涉猎的游戏也多种多样,简单说,只要是能挣钱的游戏他都玩,而且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游戏通,什么游戏一碰就懂,一玩就精,而且他有个特点,就是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当然要说他玩游戏这么多年没吃过亏,那谁都不信,不过他确实用这些游戏赚了点钱,所以说他是这附近,最成功的职业玩家也不为过。

  所以,平时小手小脚的张小阳,愿意话费五千大洋购买游戏道具,也不外乎是看中了这款游戏的巨大潜力。

  老话讲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就是这个道理。

  杨毅斐撇撇嘴,道:“不得瑟能死吗你。”确实,这五千大钞放在这帮泥腿子眼里不是个小数目,张小阳能果断下手也确实不容易,难怪他要大惊小怪了。

  张小阳微微一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SD公司耗资好几个亿开发了五六年的游戏,加上这近几个月的大肆宣传,相信游戏面世之后,一定会造成网络界的地震,人气之高难以想象,到时候,我作为第一批进入的玩家,以在下的能力,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本金捞回来。”

  确实一个高人气的游戏,一定会吸引无数眼球,人多了需求就多,像张小阳这样的职业玩家,确实很容易在游戏里面混的如鱼得水。

  张小阳递给他一根香烟,自顾自地点了一根,又把火机递给了给他,吐着烟圈问道:“你小子向来无事儿不登三宝殿,说说吧,有何指教啊?”

  “哎”,杨毅斐讪讪一笑,知道这小子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主儿,于是决定单刀直入,说道:“这游戏再有一个星期就要内测了,我也急呀!你也知道,我的那点家底儿都被父母把持着,剩点私房钱还不够我抽烟用的,哥哥这实在是没办法了么,才会来找你,我知道你鬼点子多,给我想想办法凑点儿吧。”

  原来这张小阳是他们这群狐朋狗友里面,岁数最小的一个,杨毅斐自己就比他足足大了两岁。虽然这小子头脑精明,豁达干练,可他一直都是这么不务正业,成天泡在家里的电脑上,有时候出去转转竟然也是只去网吧上网,杨毅斐曾经一度很是不解,亲自向其询问原因,

  “气氛,气氛你懂吗?只是去感受那里的气氛罢了。”说这话的时候,这小子满脸不屑之色,一脸你就是个山炮的表情,这让杨毅斐也很是鄙视了这小子一番。

  张小阳一听他说到正事儿了,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仔细想了一番,说道:“你也知道,我也是要给奶奶上缴财政收入的,这装备也是用我自己的私房钱买的,再说五千块钱不是个小数目,你怎么不去找那个大款张张嘴?”

  杨毅斐急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希望你们几个每人给我借一点,这样负担也能小点。”

  张小阳一脸鄙夷之色,道:“跟一个人借和跟几个人借不一样吗?真是个人头猪脑的东西。”其实他也明白这小子的意思,借的数目小点好张嘴,别人也容易接受。

  杨毅斐平时可没少被这家伙讽刺挖苦,今天上午刚被“家庭暴力”了,现在心情也不是很好,闻言大怒,叫道:“少废话,张小样儿你给个痛快话,你到底是借还是不借?”

  张小阳拿眼睛斜睨着他,不屑地道:“都说借钱的时候是孙子,还钱的时候是爷爷……你小子倒是反过来了,我欠你的吗?不借,在下说什么也不借!快给劳资滚罢!”看不惯这小子这副盛气凌人的摸样,得想法儿治治他。

  杨毅斐无可奈何地往床上一躺,滚了两滚,闭口不言,今天拿不到银子就不走了,今晚小爷我就住这儿。

  张小阳看这小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由得一阵气结,谁让这小子是自己的死党呢,罢了,罢了,想到这里,开口道:“我真拿你这老不要脸的东西没办法,说吧,要借多少啊?先说好啊,数目多了我可是没有的。”

  杨毅斐翻身坐起,一脸猪哥儿摸样,欣然说道:“不多就要两千,啥时候有了第一时间就还给你。”

  张小阳有些无奈地道:“大哥,你这话有准儿没准儿啊?上次在XX游戏里借的五百万,这都三四年了,也没见你有啥动静,咱们俩亲兄弟明算账,先说好后不恼,你这……”

  “哎哎…那不是我那号被废了嘛…”杨毅斐打断了他,解释道,“这是两码事儿,我分得清楚,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咱们以一年为限,到时候我砸锅卖铁也还你,放心吧。”

  “空口无凭,咱们立字为据?”张小阳并没有被这小子的花言巧语所蒙蔽,深知对待钱方面的事情一定要慎重。

  杨毅斐不耐道:“我的为人你还不信?好罢,快取笔来。”

  张小阳给这小子取过纸笔,亲自看着这家伙,用中国古篆体式的蝌蚪文匆匆写就了一篇保证书,最后签上了杨某人的大名和日期,这才给他取了两千块钱,亲手交给了他。

  杨毅斐急不可耐,匆匆告谢,夺门而出,生怕这小子临了反悔,这还差三千大洋啊,看来自己还得抓紧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屌丝逆袭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屌丝逆袭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