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遗失足迹
火瑛2015-12-21 20:223,540

  南方的冬天并不算冷,但心书依然喜欢一个人走路时将两手插在裤兜里,耳里塞上个耳塞听着梅艳芳那几首歌,再不时的哼上几段,嘴里抿个阿尔卑斯糖,一路走一路观赏这陌生城市的草草木木,正像她现在走在上班路上潇洒得像个男孩儿的样子。

  推开精测室那层层大门,一股热气向她袭来。她下意识的看了看墙角的温度计,对向她走来的值班班长道:“班长,现在的室内温度是26度,根据这些设备操作手册上标示的注意事项,这个温度对这些设备来说是不是不太适合呢?”

  班长刘湘宁理直气壮的答到:“因为上夜班太冷,所以将温度调得高一点,我想室温短时间的高点对这些设备的影响不会太大,你们一上班温度不是又调回16度了吗!”

  心书顺手取下挂在墙上的记录表,看后皱着眉头不解地又问:“怎么记录表上所记下的温度都在16度左右一点呢?最后一次记录是在07:29分,也就是我到这里的前一分钟嘛。刘湘宁是哪位?是他把数字写错了吗?班长,这个数字要不要更正过来呢?”

  刘湘宁毫不客气地抢下她手里的记录表,说:“刘湘宁就是本人,这个数字是我写上去的,没有写错,这就是精测室的恒定温度,不需要更改。”说完丢下一个你想怎样的表情给心书,转身走向那台又高又大的设备。

  心书盯着他的背影站在原地自语“刘湘宁,名字还挺不错的,就是人牛了点。现在不和你理论,等我把说明书先看一遍,把这些玩意儿都摸熟悉后再跟你扯皮。”

  在机场出口那个有些显眼的地方,之明一手提个小行李箱一手拿张地图,对着面前的出租车司机吩咐几句后,司机为他放好行李箱,便将车向机场外驶去。

  车行驶十几分钟后,他问:“师傅,现在我们到哪儿了?”

  “呵呵!刚出深圳市区,离东莞还远着呢,可能还要四、五十分钟吧。先生,你可以先睡一会儿,到了东莞我叫你。”之明冲司机笑笑,便掏出手机拨通了丁叶秋的电话。

  丁叶秋座在那张质地还不错的老板椅上,仔细地审阅着研发部部长陈子洋提前交上来的设计方案,见到之明的来电,他放下手中的资料,略微有些兴奋地接起电话。

  “丁总,你好!现在忙吗?”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之明的声音。

  “之明,辛苦你啦!我正在看子洋的新产品设计方案,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之明对着话筒汇报道“我刚下飞机十几分钟,现在正去东莞的路上,这位司机大哥说还得四、五十分钟才能到,到哪儿后我先找个住的地方,下午去那家公司打听打听,晚上给你汇报结果!“

  ”好,那你小心点!再见…“放下电话丁叶秋接着翻看起还未看完的资料。

  心书自早晨7点半到精测室就一直呆在那间小办公室里认真啃读那本操作手册和一些相关资料。咚咚咚……心书抬起头看到一支脑袋,从她坐的那个角度看这张图片,正好是一个脑袋夹在门和门框之间,并且保持了一小段时间的静止。她觉得这个画面有些搞笑,以为是自己没有应声,门口的脑袋不好意思将其下的部位带进来,她便笑笑地说“请进,你有什么事呢?(程心书,可以去吃饭啦!)”门口那道缝隙里传出的声音和心书的声音一同响起一同停下,她们都没有听清对方说的什么,只有相视一笑

  “程心书,现在可以去吃饭了”门口再次传来刚才那个声音

  心书站起身,用右手的第二个指姆钩起翻得还剩一页的资料,回答道:“好,谢谢你!你吃过了吗?”

  “还没有呢,我们一起去吧!”此时门和门框之间那条缝才终于被拉成平面,一位身材修长,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将整个人完全放置在了门口,虽然外面套上了件土土的、呆呆的工作服但依然能看出她时尚的装扮。

  她俩并肩朝食堂走去,心书问“你是哪个部门的?昨天,在精测室我好像没有见到过你!”

  “哦,我就是精测室里的,不好意思,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夏菁儿。昨天我上夜班,今天才转到白班来的。”

  “原来是这样哦,我说呢怎么没见到过你……”她们像早己认识那样说笑着走进了干部专用食堂。虽然心书刚进这家工厂,但看看她肩上别的那块灰色三角标志就知道没有人会将她拦在干部专用食堂外。甚至带着那个标志她可以在属于这家工厂的任何一个区域享受干部级待遇,但目前她还对这个三角标志的意义和另一条对所有人都不例外的、不成文的规定(入职第一个月必须住在工厂内的宿舍)一点儿也不明白。

  饭后,她回到精测室才得到一张入住通知单,看完内容很不理解的将通知单装入衣袋,夏菁儿告诉她这是厂里对所有入职人员的一个共同要求之后,她才稍稍减少了些不满表情,但对三角标志的意义依然不知。

  她走进李章的办公室,请示道:“组长,仪器操作手册和相关的资料我都己经看完了,并且理解得还不错,我想,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可以参加实际的操作练习了,可以吗?”

  李章对人事部直接安排来的心书并不是很满意,这样说吧,李章大人是对开后门上岗的同志看不起,在他眼里开后门的都是些没有真材实料、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大小姐,要么靠父母的面子、要么靠周边亲戚朋友的介绍出来混个时间,虚加个社会阅历和工作经验。所以,李章对心书的请示并不在乎、也不得罪的答应了“好吧,那你就先看看她们是怎么操作的吧,等熟悉后才可操作,现在你只能先看看,不能进行操作。”心书得到这道圣旨很是兴奋的跑到夏菁儿跟前与她一起麻利地工作开来。

  之明走进挂着XX公司的大厅,这是他在学校就业处老师那儿死皮懒脸讨来的程心书就业公司名称和地址。他满脸堆笑的走向前台接待小姐:“小姐,你好!”

  那位小姐礼貌地回他到“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帮助吗?”

  “我想找个人,她就在你们公司,是刚来没多久的应届毕业生,叫程心书,你可以帮我叫下她吗?”

  “不好意思,先生。你可能找错地方了,我们公司今年没有招用应届毕业生,目前在职的也没有叫程心书的职员。”

  之明一听‘没有’这两字,神精一下紧张了,费了那么大劲儿找到这里,竟然用‘没有’这两字就把他给打发了。他有些心急的道“怎么会没有呢。小姐,你帮我查查吧,叫程心书,程是计程车的程,心是人心脏的心,书呢就是读书的那个书,再帮我查查吧。”

  “哈哈哈……,先生,看你急的,我们这儿真的没有叫程心书的,你肯定是找错地方了”前台小姐听到之明对程心书这个名字的无逻辑解说笑得前仰后翻的对他再次申明找错了地方,但之明却更加急了

  “可以到人事部查查最近刚到你们分司的人里有没有叫程心书的吗?”

  看着之明很着急、很认真的表情,前台小姐停止住笑声,点头说“那我打个电话到人事部问问,要是没有那就真的很抱歉了。”

  “行,行,行…那我先谢了。”

  挂下电话,那位小姐很直接地告诉他“我们公司真的没有叫程心书的职员,对不起先生,你确定是在我们公司吗?”

  之明很失望的点点头,道完谢准备离开,突然身后传来前台小姐那甜甜的声音“程心书是个女孩的名字吧!”

  他惊喜的转过身,眼睛用力的眨了两下,以为先前这位美丽的小姐在欺骗他,现在看他准备离去才打算告诉他实话,所以她精神一下就上来了,朝前一步走到小姐面前说“是的,是位刚二十多点的年轻女孩。”

  “那你以后形容她的名字时,别用那些搞笑的汉字来组合吧……”她又忍不住地开始发笑,之明听后愣在那儿五、六秒,才苦着脸发出声音“哎呀,我还以为她在你们公司呢!我那样形容她的名字是因为她的程姓和另一个陈姓音同字不同,有些难以向你们说清楚,所以才找个有记忆力的词语来形容的呀!谢谢,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转身朝大门外走去,留下笑得暂时不能停止的前台小姐。

  本打算晚上再给他的领导汇报结果,但这个突发消息不得不使他改变原计划,提前汇报情况等待领导给予下一步指示,“丁总,对不起,原本以为寻着学校老师给的地址找来,这里就是我此次外派的终点,但现在,终点是到达了,却丢失了程心书的足迹。”之明的语气里充满了歉意和委曲,可丁叶秋却听得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的问“之明,你怎么啦!遇到什么情况了吗?你用通俗点的语句来述说目前的状况好吗!”“哦,丁总,是这样子的……”

  在王之明慢慢地走出这家公司和丁叶秋通话的时间里,一辆豪华轿车停在公司大门口,从车里下来一位妇人,那妇人对为她打开车门的司机说“你就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上去拿了东西就走,你看看油还有多少,阿心要搬到厂里去住,我得回去给她准备准备,再给她把东西送过去,油不够就去加点。” 王之明很详细的向丁叶秋汇报着事情的经过,对那位穿着华丽的妇人只是轻轻的一扫眼,妇人与司机的讲话就更加没有注意了。若是他听到付浩清说的那些话,再用上在学校向老师要地址的那种赖皮去问问付浩清,那么他的这项工作又会重新有线索,但是,他对距他30米内别人的谈话,因为情绪激动而一字也没有听见。正如他向丁叶秋的汇报中说的最后那句话“丢失了之前一直追寻着的足迹。”

继续阅读:第17章 哥们儿(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势不可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