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逃跑失败
月斜影清2015-12-25 22:012,330

  他心里一慌,忽然想起那条被放生的木船,这时,木船已经飘出一两里地了,天气不好,风向不对,小船在大海里颠簸得仿佛随时都会覆灭。

  “不好,快追。”

  他大喝一声,当机立断就跳上了身边的一艘小战船,以水轮驱动,行驶如飞,而十几名海盗也跃上船,一起往那艘小船追去。

  风越来越大,一船的女人颠簸得呕吐不止,除了尖叫,也不知道该干什么。花溶一个人,再也控制不住小船的方向,一个浪打来,小船一颠,海水涌进来,只听得几声惨叫,有好几名妇女就掉入了海中。

  花溶死死地抓住船舷,忽然听得突突的声音,慌乱之中回头看了一眼,正是秦大王驾着船追来。

  绝望和恐惧令她的手一松,又是一个浪打来,身子立刻被卷进了海水里,大口咸涩的海水立刻铺天盖地地往嘴巴里灌……

  “丫头……”

  秦大王咆哮一声,像一枚怪鱼一般射入水里,几个起伏就抓住了她来不及下沉的身子,拖着到了船上。

  沙滩上。

  天气阴沉沉的,仿佛立刻就要下起大雨来,一群一群灰色的海鸟,叫声如哀鸣,翅膀煽动得如一层厚厚的乌云,比云层更令人喘不过气来。

  花溶刚刚被提着脚,吐出好几口水,然后就被重重地仍在沙滩上,仿佛一条刚刚死去的鱼。

  可是,她知道自己并未死去,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那么黯沉而可怕的天气。

  而同船的其他女人都掉入了海底,无人营救,无一幸免。也不知道这片大海,已经葬生了多少这样冤死的女子。

  所有海盗都不见了踪影,只有秦大王,铁塔一般地站在原地,毒蛇一般的眼珠子看不出喜怒哀乐。

  惟其如此,她更是害怕。

  可是,害怕也变得麻木了,她疲倦地闭上眼睛,一动都不想动,逃亡不遂,无论什么样的噩运,她都准备接受了。

  身子一空,已被一只大手抓了起来,只听得背后的衣服“刷刷”的撕裂,她被拎着,像拎着一条死鱼。

  秦大王就这样提着她背心的衣服,手指几乎要划破她的背心,也不知道有没有滴出血来,可是,无论多么疼痛难忍,她都没有做声。

  前面是那排树木,昨天才抢来的二三十名少女被绑在上面,赤身裸体,绝望哀嚎。

  她见过的,早就见过这样的景象,不过,今天绑在树上的人换了对象而已。然后,秦大王的手一松,她重重地倒在沙地上。

  秦大王一俯身,抓住了她的头发,恶毒的眼睛里,冒出一股极其危险的火焰:“你居然敢趁乱逃跑!老子今天要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害怕……”

  脚下放着一根长长的绳子,秦大王已经拣了起来。

  “姐姐……”

  少年岳鹏举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他被迫随海盗出去打劫在船上供役使,回来后,又去厨房帮忙,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花溶。早上听得岛上到处找花溶,他也趁乱跑出去四处寻找,闻声赶来,却见她被带到这里。

  他还是个孩子,但也知道这里是岛上最可怕的地方,平素,他从不会来这里的。

  而教自己写字的“姐姐”,心目中的“女神”,马上就会遭到极其可怕的噩运。

  他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是从厨房里下意识带出来的,这一刻,他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孩子,好像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一定不能让这个无耻强盗如此糟践姐姐。

  他举着菜刀就冲秦大王扑过去。

  一声极其可怕的狞笑,秦大王反手一掌就将菜刀夺了过来,菜刀立刻架到了少年的脖子上:“兔崽子,你还敢反了……”

  他的刀正要落下,躺在地上的花溶不要命地扑了上去,刀锋差点从她脸上滑过。秦大王一推,两人都跌倒在地,他一脚就将少年踢飞去一丈开外:“等一下再收拾你个兔崽子……”

  然后,他伸手又抓住了花溶。

  花溶闭上了眼睛。衣服的一身裂响,后面被抓烂的衣服,几乎全部掉在地上,整个背心都空了。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惊惧,四肢都变得冰凉了。

  “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老子把你也绑在树上……”

  他拖着她就往最近的一棵树走去。

  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秦大王停下脚步,狠狠地瞪着她:“你说,还会不会跑?”

  她的喉咙里“咯咯”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快说……”

  他一只手举着绳子,一只手拉着她胸前的衣服,只要她稍微应答不慎,只怕立刻就会被撕光了绑在树上。

  恐惧完全消灭了人类的尊严,她匍匐在地,颤抖得如一只即将被宰杀的野狗,只知道害怕,颤着声音:“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了……”

  “还跑不跑?”

  “不跑,再也不会跑了……求你,放了我……”

  秦大王笑起来,扔掉了手里的绳子。

  这个女人居然向自己哀求,苦苦的哀求,驯服得像养的一只猫咪。

  “丫头,你是本王的玩物,天涯海角,你也逃不出本王的掌心,知道么?”

  她柔顺地回答:“知道。”

  他抱起她,非常满意:“这才乖嘛。丫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敢违逆老子,就算求老子,老子也绝对不会再饶恕你。再过些日子,老子腻烦了你,就发一次善心,放你走。现在开始,你乖乖伺候老子,听到没有?”

  “听到了。”

  她低低的答应,像一只落难的野狗。

  秦大王抱起她,旁边的少年正要挣扎着爬起来,他抬起大脚,就向少年的头踏去……花溶死死抱住他的脖子,嘶声哭喊起来:“不要……求你放过他……以后,我再也不跑了,无论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秦大王的脚依旧作势,悬在少年的头顶:“你以后再跑,老子就杀了他……”

  花溶哭得满脸泪水,将脸上涂抹的那些东西,冲刷得青一块、紫一块,像一个受尽虐待的囚犯,只知道嘶声呐喊:“我再也不敢跑了,求你,放了他好不好?求你啦……”

  也不知是她的哀求令他高兴,还是根本就不屑杀这个卑微的孩子,他收回大脚,只随意踢了少年一下:“滚开,小兔崽子,不要碍着老子的眼……”得意洋洋地朝自己的“皇宫”而去。

  两名守卫的海盗诚惶诚恐地站在“皇宫”门外,秦大王怒骂一声:“饭桶,滚开。老子今天不需要你们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