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最是无奈人不知
走过你的温凉2020-05-20 16:242,859

  简陋的屋内,明灭不定的烛光,苦苦地抵抗着一室的黑暗。

  “你醒了”琉璃听见背后的声响,慢慢回头看向男子。清澈的明眸里流着股淡淡的清冷。

  男子慢慢坐起,疑惑不解的神情挂在脸上,惨白的面容上更多的是虚弱。

  “我见你晕倒在地,于是便将你移回这住处,还好没什么大碍,多加休息便可。”琉璃见对方困惑不已,便解释道。

  男子听了后,依然是一副迷茫的样子,微蹙的浓黑剑眉,似乎很是不解。男子心里升起一个疑问:她为何在此?

  “你···国师?”男子抬起头望向琉璃,死死盯着琉璃的双眼,在烛光的映照下,里面闪烁不定的流光,好似要确认什么。

  “你认得我?”琉璃见此问向对方,国师,谁?我吗?莫非生前认识,不禁在心里猜测道。

  “嗯,”男子神情恹恹,坐起的身子失了支撑便躺倒在床上。

  又是一个故人,但男子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一副不愿多说的神情,琉璃见此便离开了。

  男子见琉璃已走,便睁开了那双无神的黑眸,然一道流光划过,那炯炯有神的表情,分明是想到了什么,男子轻叹了一口气,又闭上了双眸,轮廓分明的刚毅面容,透着股深深的疲惫。

  简陋的小屋里袭来一阵冷清的微风,桌上的烛光依旧静静地闪烁着。

  茶馆

  “前几日说到的司马流云最后是怎么死的?”一鬼开口问道

  “听说是被奸人所害”一个不太确定的声音回道

  “有人可知道是不是真的?”一个声音带着怀疑求证道

  “他是不是还有个妻子?”冒出个不确定的声音

  “这个没听说啊。”

  ···

  几个鬼围成一团,正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他们心目中的大英雄,对于司马流云的死因,无人确定的结果很是让人唏嘘。有传闻说是被奸佞小人害死的,但这种说法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他们宁愿相信他们的英雄是战死沙场。

  英雄即便是死也要死的漂亮。

  琉璃起身准备离开时,环顾了一周,转眼看向窗外的大街,一白衣男子正被几个黑鬼围住,琉璃瞅了眼那身影,是他。

  街道拐角处,几个面色不善的鬼将路堵住。

  “长的细皮嫩肉的,生前指不定是哪个富贵人家养的玩物。”其中一个双目泛着淫意的鬼将那白衣男子拦住,其余几个也摩拳擦掌,嘴里发出阵阵恶心的笑声。

  “让开,下三滥的东西。”白衣男子清冽的嗓音掩盖不住的媚骨,在被色欲冲昏了头的鬼眼里,起不到半点威慑力。男子颀长的身形似幽林翠竹,一身清傲的身姿,端端叫人欲罢不能。如玉般润泽的绝美容颜,泛着淡淡的光晕,微合的俊眸,关不住惊艳风华,只一眼便叫人迷失了心神。那勾魂摄魄的一瞥,即便是动气含怒,也是别具风情。

  “哎呀,不光长得可口,就连这声音,光是想想被压在身下呜呜呜叫着,就令老子浑身来劲儿。”说着淫秽不堪的话,几人越逼越近。

  “我看你们是想去畜生道逛逛了。”一声清澈如山泉般的声音,带着股不容忽视的凛冽和不容亵渎的圣洁,徐徐而来。

  一身白衣长裙,行走间飘逸出谪仙的气质,丝绸般的秀发上束有一根银线滚制边角的丝带,随身而动,好似欲乘风飞去的灵蝶,让人不禁想要伸手抓住。缓缓而来的身姿,恰似摇曳在荷塘里的一株白莲,濯濯清涟,仙气飘飘。

  几人闻声冲琉璃望去,对视一眼后,眼中相互传达的淫意不言而喻。又来了个绝色美人,今天赚大发了。

  “小娘子,要我们给你滋润滋润吗,”几个鬼说着下流的话,并不怕死地朝琉璃动起手来。

  琉璃一个口令,“啊~”只见那个离琉璃最近的鬼骤然倒地,痛苦不已。其他几个见此顿时想开溜,琉璃哪会轻易放过,一时,讨饶声不断。

  “下次便直接送你们去畜生道,还不滚。”琉璃清冷的声音里,有股不容忽视威严。

  如获大赦,几个鬼影好似完成任务了般,立刻跌跌撞撞的消失在眼前。

  “好厉害啊,还是这般心怀慈悲。就是不知别个领不领你的情。”突然,一扎眼的红衣女子插了进来,声音里充满讽刺的意味。琉璃看向来人,又是她。

  “你们还没相认吗?这可是感天动地的师徒重逢场面啊。”女子眼神里弥散着幸灾乐祸的意味,然后又故作惊讶道,

  “对了,我忘了,国师大人可是不记得前世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女子那望向白衣男子的眼神,努力的挤出了几丝悲悯

  “需要我帮你介绍吗?她可是忘得一干二净,只是苦了那个还傻傻记住不放的人。”

  白衣身影闻言微不可察的晃动了一下。

  “多管闲事。”男子深不见底的眼眸透出森森的冷意。

  “呵,我倒是比较期待这师徒luanlun的戏码接下来又该如何上演。”女子一副看好戏的神情,那笑声里充满幸灾乐祸。

  “国师大人就不想知道自己的前世?还有你身边的这位,你就不想知道?”女子连着的两个反问,充满诱惑,在诱惑的另一端,还藏着深深危险,真相,对于失去记忆的琉璃来说,真相是可以令其毁灭的东西。女子一想到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坠入泥潭的样子,便忍不住笑出了声。

  突然,女子止了笑,凌厉的眼神直指琉璃,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恨不得插进对方的心口,片刻女子脸上的表情极为怪异,只见她慢慢地靠近琉璃,凑到她的耳边,

  “你一定会很想知道,他对你做过什么的。”女子阴阳怪气地说完后,盯着琉璃的脸,突然大笑起来,那神情好似在笃定,琉璃知道后,事情会变得无比精彩。

  看着白衣男子的面容霎时惨白起来,红衣女子便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去,还不忘回头加上一句

  “国师大人可要快点记起所有哦。”

  没道理就你一个人不痛不痒,你若记起了前世,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否像现在这样,冷静地面对你身边的这位。女子妩媚的笑容下,掩藏着一片狠毒的心思,那回眸的一瞥里,流露着深深的讽刺。

  看着女子狂笑着离去的身影,琉璃一时竟难以接受刚刚所听到的内容,师徒?luanlun?玉盘一般的洁白面容,突然变得煞白无比。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究竟遗忘了什么?琉璃在内心不禁自问道,一时间,绝美的面容上挂满了落寞和不解。

  此时的琉璃不知道的是,她命运的齿轮,在她望见男子的第一眼时,早已悄然的转动了起来。

  本是高高在上,对万事都漠不关心的琉璃,发觉自己再也不能置身事外。

  那颗被淡漠包裹的死死的心,在这一刻,好似被割开了一个口子,不知明的东西以不可抗拒的力量疯涌而入。那感觉就像是从高处猛地跌落在地,除了不知所措外,还一丝淡淡的惊慌。琉璃好似陡然惊醒,惊觉退无可退的自己,只能接受这既定的事实。

  不论是那个对自己一开始便抱有莫名仇恨的红衣女子,还是眼前这个好似前世与她有着师徒关系的白衣男子。

  面对他们,琉璃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奈。

  然一旁的白衣男子,望着那红衣女子离去的方向,如漆的星眸里透着股琉璃所看不到的阴鸷。男子的内心突然划过一个阴暗的想法,除掉那女子,又怕引起身边人的注意,男子在心中几番思考后,最终决定,假若红衣女子一再如此,那就怨不得他了。

  要知道在这场等待中,他好不容易能借此靠近眼前的人,岂容那女子轻易坏了他设的局。

  以后谁若阻挡,必除之。

  男子那隐在月辉下的绝美面容,似被覆上了一层面具,那面具下隐藏的狠厉,是他不愿让眼前人看见的黑暗面。

  前世如此,今生亦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