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敢不敢赌一把
走过你的温凉2019-11-30 02:042,106

  许久,三娘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回道“刚刚一不小心被桌椅绊了一下。”

  绊了一下?琉璃对于这种回答显然不太相信,但看向二人都一脸回避的神情,心下即使是疑虑重重,也暂时都搁着,等时机到了自然也就明白了。

  可琉璃不知道的是,即使时机到了,假若有意隐瞒,她最终还是不会知道的。

  夜里,琉璃将莲倾用术法制住,以防接下来的施法中某人突然醒来。

  冥地的三大镇界法器,离魂盏,定魂珠,锁魂绫。

  离魂盏,顾名思义,就是将灵魂与之肉身生生分离,而锁魂绫的用处则是恰恰相反,为了不使魂魄脱离肉身,而将其用灵绫捆缚置肉身,从而达到魂身相融的最终目的。而这其中却少不了定魂珠的相佐。

  定魂珠,在保持魂魄自身的意力上,有极强的定力,专门克制摄魂蛊之类的控魂之术。

  而此时琉璃手中的正是从冥主那借来的,三大法器之一的定魂珠,莲倾此时的情况急需定魂珠的压制,然而琉璃此刻却迟疑了,片刻后,只见泛着蓝光的珠子在琉璃的手掌下,被缓慢的推进莲倾的眉心,少顷,蓝光渐渐变淡直至最终消失。

  这几日,莲倾额上的黑印明显的淡化了许多。琉璃望向树荫下的白影,突然想起最近老是出现在梦中的身影,那感觉很近很近,看似触手可及,却怎么也摸不到,梦里背对着的身影,始终都不见转身。有时竟会被这种感觉给生生的折腾醒。

  琉璃走到院里,对坐在石凳上的身影道“我有事出去一下。”

  本想留他一人在家,可想到定魂期间不能有所差池,于是不待对方回应,琉璃又提议道

  “要不你同我一道出去?”

  莲倾放下手里的书,望向那逆光中的某人,几不可闻的回了一个“嗯。”

  二人转身来到酒楼。

  白天没什么生意,大堂内只是稀疏的落座着几个鬼,三娘一眼便看见了来人,只是在看见琉璃身后的那人时,挂在脸上的完美笑容停滞了几秒,随后又笑盈盈的迎向来人。

  “几天都不见你来我这儿,莫不是忘了我这个姐姐?”引着二人进到琉璃常来的里间,一一满上桌上的酒杯。

  “岂敢,姐姐才是贵人多忘事。”琉璃不着痕迹的反击道。

  “妹子什么意思?”嬉笑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姐姐还记得上次荫茅谷内的大火是如何引起的吗?”琉璃直接说明了来意。

  此时的琉璃在三娘眼里,已然就是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我那日将消息带到后,出于好奇暗中跟着冥主他们来到荫茅谷,逗留中发现冥府大兵于一个时辰后全都撤离,而且就在这时谷外冒起了浓浓的黑烟,猜想谷内定然起了大火,然而没预测错的话,你那时候应该还没出来。”三娘停了下来,望了眼琉璃,又继续道

  “我在附近搜寻了一阵,之后便发现你二人从天而降,如若不信,可以问你旁边那人。”

  “没有什么信不信的,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所有的疑点都有待解答,”放下手里的酒杯,琉璃又漫不经心道“照姐姐所说,姐姐其间一直在谷外,那么可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

  三娘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那两个身影,其中一个离开时回望的眼神竟透出一丝熟悉的感觉,三娘压下内心的悸动,不动声色的对琉璃回道

  “不曾。”

  琉璃仔细想过,这其中有几点怎么都想不通。那日若以三娘前去通报的速度,得到通知的冥主速速赶来定能碰上与琉璃纠缠的那一拨人,这是其一。而且,冥主那时心知琉璃还在谷内,更加不会如此轻率的放火封谷,即便是毁灭阴尸,也有多种方法,像这样一把火烧的结果只会连同证据一起被毁灭掉,英明的冥主不会蠢到如此地步,这是其二。其三,便是那时,琉璃只将消息告诉了三娘一人,并让其代为转告冥主的。

  而根据三娘刚刚的回答,三娘似乎有所隐瞒,恐怕烧尸的也另有其人,而且可以大胆参测就是冥主身边的。

  “什么?你告诉我谷里的阴尸全部都被烧毁了?”冥主一脸盛怒的看向前来禀告的黑衣人。

  “是,据属下查访,手下人说当时是收到您的口令才行事的。”黑衣人恭敬且小心谨慎的答道。

  “口令?本王何时授过口令,有人胆敢假传口令,呵呵”

  跪着的黑衣人看着大殿上的王者怒极反笑的模样,心里一阵哆嗦。

  “听着,速去查清何人假传口令,这件事办砸了,你也就不用来见我了。”

  黑衣人得令,便立刻消失在大殿,好似再晚一秒,小命便要提前交待在这儿了。

  赶到冥府的琉璃见此场景,心下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第二个猜测。

  “冥主,小仙有幸发现这个,”琉璃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身边的黑衣人。

  冥主从黑衣人手里接过那东西,之后便陷入了沉思。

  噬魂草,一种制作摄魂蛊所必须的原材料,此草喜阴,生长在潮湿阴冷之地或林荫氺泮之边。

  荫茅谷更是其生长的极佳之地,琉璃上次在谷内看见此草,心里便有所怀疑,只是不想竟是真的。

  “谷内的东西,现如今已经被毁了,但我猜想他们肯定还另有动作,只是···”

  冥主抬起沉思的头,望向说了一半的琉璃

  “只是什么?”

  “只是不知冥主接下来愿不愿同小仙赌一把?”如其说是赌,不如说是一场更大的冒险,冥主是不可或缺之人。

  冥主一双充满肆意又带着些玩味的眼神扫向那人,“赌?赌什么?”

  “冥主先回答小仙,敢不敢?”冥主大人可不要让我下错码,琉璃心想。

  回答琉璃的是,对方嘴角挂着的不言而喻的笑,见此琉璃满意的转身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