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走过你的温凉2020-05-20 16:242,173

  茶楼大厅,突然闯进一男子,男子喘着粗气,环顾一周,看向坐在一旁同三娘正在交谈的琉璃,气息不稳道“快,荫茅谷外,莲倾有危险。”

  琉璃看向来人,奇怪道“莲倾是谁?”

  男子见此,来不及多说,一把拖住琉璃的手向外走,一边急忙解释道“莲倾是你徒弟,你先跟我来,稍后再跟你细说。”有些气促的语调里透露出一丝慌张。

  待二人来到谷外的松树林,看到的除了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的断树桩外,什么都没有。

  琉璃疑惑的看向男子,男子一手指着地面的一处道“刚刚就在那儿,莲倾被一群鬼围困。感觉那些鬼有些异常。”

  见琉璃不太相信的样子,又道“我是跟着红绫来的,我发觉她最近有些古怪,便小心地跟在她身后来到这里,那些鬼似乎听了她的什么指示,我担心有不好的事要发生,然后就立刻离开去找你,后面的就不知道了。”男子在心里疑惑着,刚刚明明还在的,即使凭空消失也会留下一丝线索的。

  琉璃仔细查看着地上的痕迹,问向身边的人

  “你看那些鬼怎么个异常?”

  “怎么说呢,他们好像没有自己的意识,就像是被什么操控的木偶。”男子回想道,

  即便是鬼魂,那也是有自己的意识的。

  因为此处离荫茅谷不远,且地处较偏,几乎鲜有人烟。

  “他们一共有多少?”琉璃问出了内心的疑虑。

  男子估计道“大概十五六。”

  听了男子的回答,琉璃心下猜测,将人引到此处,应该只是为了生擒,照此看,他们的目标似乎还有其它的什么。而且在自己离开那儿没多久就动手,显然是精心策划了的,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莲倾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那女子叫红绫?你们什么关系?”琉璃想不通那个红衣女子为什么一再纠缠那个男子,也就是琉璃刚刚被告知的那个男子莲倾,看来这里面很不简单。

  男子顿了顿,才慢慢的开口道“她是我生前的妻子,肖红绫。”

  琉璃没想到那女子竟是眼前男子的妻子。紧接着心中的疑问又来了,

  “你似乎也认得我,你又是谁呢?”琉璃在心中作出大胆的猜想,难道是···

  “司马流云。”

  果然没错,只是说出这四字需要的不过区区几秒的时间,男子却用了让琉璃觉得很漫长的时间。可见这期间他的内心是有一番挣扎的。

  “那不妨说说我的事吧。”那女子,也就是你妻子,对我总是毫不掩饰的仇恨,究竟我们之间有着怎样的纠葛,琉璃期待的目光看向司马流云。

  “你不是应该先解决眼前的事吗?”司马流云内心很是困惑,难道不应该先关心关心你徒弟的安危?

  “不急,有这个,”琉璃亮起手里的符纸。追踪符,留了个心,趁莲倾不注意时下的。

  “目前他是安全的。”琉璃补充道。

  “你是玥国国师莲心,你的母亲是很有名的前国师,鄢青颜。在你十三岁时,你母亲便退隐了,由你接位。至于你徒弟,我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世人都传言莲国师有一位爱徒惊为天人。”

  司马流云看了看眼前的人接着道,“至于后来,也只是听闻国师是因身体原因而暴毙,”见那人脸上看不出什么反应,又接着道“而你徒弟据说后来得了失心疯,其他的一些也都是传言,不可信。”司马流云将其所知道的都一一说了出来,其中不乏一些还没提到的细节,可能是不忍心吧,也可能是对于大丈夫来说那些事是不足道的。

  暴毙?失心疯?看来结局很不美。

  曾经的战神司马流云的口中,既没有提及乱伦一事,也没提及琉璃与他妻子的恩怨,二者对他来讲都不愿说及,前者可能是因为自身的修养,而后者琉璃却想不明白,他不是应该替他的妻子向琉璃声讨吗,对了,上次从肖红绫手里夺下的男子正是司马流云,依此来看,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似乎不太融洽,难道说这其中还有其它隐情?看来有些事,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夜里,妖风陡然大作,没有一丝征兆的带来了一场暴雨。硕大的雨滴砸在地上,不一会,便形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水洼。短短数秒的时间,街上的行人就都消失不见了。

  来到冥界数日,这是琉璃遇见的第一场雨,本就阴森恐怖的冥地在这来势汹汹的曝雨洗劫下,好似揭开了一角冥界修罗场的诡异面纱。

  冥府深处

  “仙子所来不知为何事?”一身黑袍男子威严地看向来人,内心却思忖着。

  “冥主莫见怪,原谅小仙不请自来。”琉璃望向那人,男子面容肃静,眼神锐利,不怒自威。

  在那人静静的注视下,琉璃接着道“冥主最近公务缠身?”

  男子听此,看向琉璃的眼神顿时凌厉起来,琉璃见此却不慌不忙的接着道“我看冥府的守卫似乎比以前松懈,故作此大胆猜测,想必被冥主委以其它重任了。”

  男子凌厉的面容瞬间转换成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即招来隐在暗处的手下,“去查查。”

  这样的事情,却没经过自己的手,显然是底下的人有所隐瞒,可大可小,却不容忽视。

  琉璃见已经成功引起了冥主的注意,便要告退。不料身后却传来那人的声音,

  “仙子,此次可是为历劫?”琉璃回头看向那人,停在原地示意继续。

  只闻那低沉地嗓音传来铿锵有力的声调,“那么既是历劫,就应该知道有些东西是要亲自来的。”

  琉璃听此,不禁在内心哂笑,言下之意是,你冥府打算袖手旁观?

  “小仙不才,且不论我这劫应不应的了,冥主还是先弄清来龙去脉再说的好,好心提醒冥主可不要顾此失彼。”琉璃说完也不管身后人的反应,便离开了。

  在你冥界内发生的事,却放任不管,上头是该认为你姑息呢?还是无能呢?对于万能的冥主来讲,后者才是致命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