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离情先离心
走过你的温凉2019-11-30 02:042,326

  一袭白衫的莲倾,慵懒着身姿倚窗而坐,白玉石般干净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桌上的酒杯,俊挺的鼻梁上是一双微眯的双眸,神秘又魅惑,给人一种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自琉璃走后,莲倾便一直坐在那里,许是琉璃走前有过交待。如果没发生那件事,三娘指不定还会与他聊聊天什么的,可是三娘觉着,他们之间是不会再有和和气气地坐到一块儿的那天。

  于是趁琉璃一走,三娘随后便出了里间。

  其实,对于琉璃的猜疑,三娘并未介怀,反而萌生了一丝愧疚。

  那日受到琉璃嘱托的三娘在去冥府的路上,遇到了一黑衣男子,男子闪现了一下身影便不见了,当时只看了一眼那男子的背影,那一眼便足够三娘不忘,因为那和她看了一辈的身影极其相似,三娘差点就要叫出那个心中的名字,只是有些时候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身体就已经本能的朝那个身影消失的方向寻去了。可最终也还是没能寻到,伤感之余才想起琉璃交代的事,只是那个时候才接到通知赶过去的冥主显然已经晚了。

  再加上谷外相遇的那一眼,更是让三娘坚定了心中的猜想,初识的好友与相伴十几年的爱人相比,三娘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后者。

  琉璃出了冥府,便回到三娘那儿,“姐姐,同你商量个事。”

  “有什么进来说吧。”说着将人引进了她的香房内,并顺手将门带上,

  “我想还是搬回来处,这些日子你也知道,我和莲倾尽管前世是师徒关系,但是男女始终有别,我想该避嫌的还是得注意些,你说呢?”

  “这有什么,我这里你随便住,不用在意太多,当自个儿的一样啊。”

  三娘说完,便去为琉璃忙活住处的事,琉璃也趁此空挡儿,将莲倾送回他自己的住处。

  今天恰巧是人间的鬼节,此时奈何桥下的忘川河上,飘浮着零零散散的氺旱灯,桥边不远处燃烧着一簇一簇的冥纸堆儿,将渡往桥对面的荷叶小船上,就要燃尽的蜡烛挥洒着最后的一滴热泪,将一个个冤魂成功的引渡过桥。

  琉璃见到此景,脑海里突然跳出一行字:渡人容易渡己难。

  那些执念怨念太深之人,是渡人,还是被渡?是选择太难,还是另有其它?

  两人一路无话,到了莲倾的住处,琉璃看着对方进门,即将转身离去,身后却传那人的声音

  “莲心。”

  听到呼唤的琉璃回头望去,沐浴在月华下的莲倾如同黑夜里的魅影,光辉映照下的是一张绝美到鬼神都为之哭泣的面容,俊挺高贵的鼻梁下,是那如同圣莲般的微笑,浅浅的笑里隐藏着股勾魂摄魄的妖冶,琉璃一时不查,竟恍惚了心神。

  离开莲倾那儿,走了很远的琉璃,脑子里依然回荡着那人最后的一句话:

  莲心,你在害怕忆起前世···莲心你在害怕···

  ···你···在···害···怕···

  害怕吗?琉璃不知,似乎有些东西已经悄无声息地来了,措手不及的可能即将沦为失守,防不胜防的是琉璃看不透也想不明白的,那种萦绕在心头不咸不淡挥之不去的感觉,其实才是最扰乱人心的祸首。

  冥府

  黑衣人来报“冥主,我等已查明那人身份,他正是···”看到冥主抬起的手,获意立刻停了下来。

  “不得打草惊蛇,给我暗中留意,万不能暴露了自己。”冥主那双睥睨的双眸里是不容挑衅的威严。

  “是”

  月光清清,黑夜幽幽,一切动静如同被放大了般,全被罩进了夜的耳边。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划破了夜的寂静,徐徐传来。琉璃闻声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三娘,手臂间挽着的一小花蓝,里面是一些琉璃叫不出名儿的花。

  琉璃侧身,三娘径直走了进去,将花篮搁在了桌上,转身对琉璃说道

  “这些花有养神静气的功效,你在沐浴的时候,摘些花瓣撒里面。”三娘一双素手不停地穿梭在颜色各样的花朵间,一时红的白的黄的···,叫人禁不住看花了眼。

  琉璃从摘好的花瓣里,挑了一片儿置于鼻下,一股淡淡的清香袭上心头,顿时抚平了心中的那股不明的焦躁之气。

  “姐姐似乎对花草很有心得?”琉璃记起了上次的事。

  “你是说炼制熏香?”三娘笑着说道。

  随后又补充道“我曾经的大部分时间都耗在这些花花草草上,那段日子不是很值得回忆。”平淡的语气有股淡淡的不悦,三娘似乎很不愿提及这个,可这般却让琉璃更加好奇,那到底是一段怎样的过往呢?

  暗室内,女子透着股黑气的面容一改往日的嚣张跋扈,此刻盈满痛楚和死气,一身红装同它的主人一般失去了艳丽的光彩。

  “主上,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女子匍匐在地,沙哑的声音发出微弱的呻吟。

  黑色斗篷男转过身,睨了一眼地上的女子,那神情就像是在看一条狗,帽檐下的黑眸里充满鄙夷和轻蔑。

  “再给你一次?”那男子低沉的声音因顿时高涨的怒火而高亢起来,“你告诉我,我凭什么再给你一次差点毁了我千秋霸业的机会?嗯?”男子俯视着地上的人,那种高高在上的身姿,诠释的是不顾他人死活的绝情,看不到男子面容的女子,光是听到这残忍可怖的声音,那种由灵魂升起的战栗迅速袭遍全身。然而在男子转过头的一刹那,女子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机。

  “主上,我还有一个筹码没用。”想到最后一根救命草,女子迅速出声,并在心里疯狂地呐喊,我不愿就这样消失,我还有没有完成的事,我要留下。

  男子听此,森冷的目光射向她,好似再说,你最好有点什么,不然你就不仅仅是消失这么简单了。

  女子见此,用尽全身的力气急忙补充道“莲倾乃琉璃前世的徒弟,而且他们二人有着非一般师徒之间的感情。”

  停顿下来的声音在听道“继续”两个字后,紧接着道

  “我可以离间二人之间的关系,来引开他们对上次事件的注意力。”那声音小心谨慎中透着股得意,女子心想,想要扳倒琉璃,非莲倾这个软肋不可,要使冷静如斯的莲倾疯狂,也只有琉璃才能够刺激。如此这般,想要他们二人痛苦,便是一件极容易的事情。

  最易离间的感情,是离心。而最易受伤的感情,亦是离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师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