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训郭嘉得谋程立
堕落炎羽2017-04-08 11:593,052

  离郑峰拜师已有月余,在这段时间中郑峰在颍川书院结识了荀攸、程立、戏志才、陈群这几位有名的谋士以及众多虽无名气但又才华不凡的学子!并且在郑玄听郑峰还没有字时帮他取了个‘寰宇’。

  说起程立大家可能不知道是谁,但程昱绝对知道:程昱字仲德(141—220)三国时魏国名臣。本名程立,因梦中於泰山捧日,更名程昱。曾于东阿率领民众抗击黄巾。后从曹*于兖州,封寿张令。曹*征徐州时,程昱与荀彧留守后方,阻吕布、陈宫大军,保住三城,因功受封为东平相,屯于范县。昱常为曹*出谋献策,汉献帝定都许昌后,以程昱为尚书,后又为东中郎将,领济阴太守,都督兖州事宜。后文帝践阼,程昱为圲尉,进封安卲侯。黄初元年逝世,寿八十,曹丕亦为之流涕,追赠车骑将军,谥曰肃侯。

  这日响午,程立于一少年来到郑峰房中,只见郑峰在桌上摆弄一个奇怪的东西,于是上前说道:“寰宇,我将你念念不忘的郭嘉郭奉孝带来了!”似乎没听见,仍在那里摆弄。程昱诧异非常,这郑峰向来恭谦下士,又对郭嘉念念不忘,如今怎么如此怠慢于他?他生怕郭嘉会不悦,有点生气的大声道:“郑峰,昱已请得颖川郭嘉至此!”可郑峰就像是突然失聪一般,仍是对郭嘉不理不睬!程昱满头黑线打算再次喊他。郑峰自然知道郭嘉已经来到,郭嘉一进他用眼睛的余光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年才子,只见他一袭青布儒衫,身材略显单薄,修眉朗目,顾盼时虽仍显得有些稚嫩,但眼眸中充满了狡黠与智慧的光芒!果然是天纵之姿!郑峰顿时在心中打了个95分。不过观他眉宇间不经意的露出一丝傲气,郑峰暗道:书上说郭嘉年少时颇有狂傲之气,果不其然!他投靠曹*是在190年前后,那时的24岁的郭嘉已经在颖川书院历练成熟了。可现在的他刚到书院,还没有真正被磨去性子!看来要好好雕琢一下才行!不过程叔,得罪了。所以郑峰不搭理程昱。

  郭嘉此时也是相当火大,早上程昱来找自己,说这郑峰是怎么怎么的好,把眼前这个人夸的天上少有,地下无双!自己也曾听闻过这郑峰谦逊有礼乃是个谦谦君子,难道此人乃浪得虚名之辈?又或者他觉得我郭奉孝之才还入不得他的眼?郭嘉越想越气,一拂衣袖道:“既然郑寰宇视嘉如无物,嘉当自退!”完抬腿就要往外走。程昱在一旁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气的大声喊道:“郑峰!”郑峰看着这戏演到火候了而且程昱一副怒气匆匆的样子,绝对这戏再演就糊了!说不到程昱这到嘴的肉也*!于是起身对郭嘉道:“汝便是郭奉孝否?”郭嘉冷着脸道:“通名两次矣,何必再多此一问!”刘宇还是不温不火的说:“某听程叔言汝为颖川奇士,既是奇士当有奇才!然人欲得大智慧,首要修心,心坚方可修身,修身则品德彰,品德彰方可修学识!惟有持心以平,用身乃端,向学惟勤,方可得真才学!而今使汝驻足片刻而不能,心气浮躁至此,安能得学识之真谛?!”郭嘉心中不服于是嘲讽道:“自汝来书院后,吾常闻汝素有大志欲匡扶汉室,然成大业者需得人心,欲得人心需先周全己之礼仪,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又闻汝谦逊有礼乃是个谦谦君子,然汝今却待吾无礼至极,故嘉虽有才学,不敢为公所用矣!”郑峰闻言笑道:“言称才学,未知果有才学否?”郭嘉傲然道:“某之才学,岂是无礼之徒可知!”

  郑峰一指桌上那奇怪物事说道:“若果有才学,可敢一试此物?”郭嘉本就已经看到那个郑峰一直在摆弄的东西,他本来好奇心颇重,再加上郑峰这一招激将法,登时豪气横生,不屑道:“有何不敢!”便走到桌前,只见桌上摆着一方如棋坪似的东西,虽然和棋枰类似,但格数甚少!且纹路古怪。这棋盘之上有拇指厚的木质棋子32枚,上刻有字,分别是两车,两马,两相,两侍,两弩,五卒,两帅(这里是将象棋棋子名称稍作了改动)。字分红、蓝两色,分列两阵。郭嘉观看良久,心中猜测,此物当是一种棋吧?看棋盘中间标注着楚河、汉界四个字,恐怕是效高祖与楚项羽争雄之故事而创的。郑峰对郭嘉道:“奉孝初见此物,容我解说之。此物名为象棋,规则是……”花了小半天功夫,将象棋的基本棋路,规则都告诉了郭嘉。郭嘉本极聪慧,听了一遍,又是走了两遍就已经基本掌握了象棋的基础。郭嘉此时心中却是万分惊异,眼前这象棋虽然规则简单,但这小小棋盘中似乎隐含天下纵横之理,且与行军布阵,争雄战场有莫大的联系,其精深处,不亚于围棋!又听郑峰言此棋乃是他自己所做!若果然如此,那这郑寰宇胸中怕有匡扶宇宙之才,气吞天下之志啊!如此人物,怎会如此轻贤慢士?更何况他是位谦谦君子!如此说,莫非他刚才是在故意试探我?看我的胸襟修养如何?郭嘉越想越有道理,回想自己的言行,的确是颇为轻浮暴躁,头上不禁冒出一层细汗!郑峰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暗道这郭嘉果然了得!不过刘郑峰并未说什么,越是这种文武火,越能炼出真金!等一切水到渠成,不怕他郭奉孝不入我彀中!当下对郭嘉说:“奉孝是否愿和宇战上一局?”郭嘉少年人心性,体悟到象棋的妙处后,早就心痒难搔,此时闻此要求,自然是欣然迎战,加上他已经明白郑峰适才的一番心思,言行间顿时沉稳谦逊了许多。

  郑峰读书时酷爱象棋为此啃了书本棋谱,又长在路边的象棋摊下棋!这郭嘉虽是天资极高,但毕竟刚刚接触象棋,几盘杀下来,他是越下越心惊!这暗呼这郑寰宇当真是深藏不露!自己剑走偏锋,好出奇兵,他便以厚实之势破解,而当自己与他正面交锋时,刘宇却又在堂堂正正中突出奇兵!此人用兵,正奇相辅,变幻莫测!真乃帅才也!郭嘉心中叹服!这时郑峰叹息似的说道:“奉孝,象棋一道,如坐一室而观天下纵横,不能只着眼于眼前的几步,只有从整个局面入手,通盘考虑,步步相连,才能料敌机先,凡事要往远,往深处考虑,同时也要善于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看问题!同一步棋,你认为是平平无奇,对方却是苦心孤诣,留有后手。只有不断的变换角度去思索,去体悟,你才能把握到事情的真实和要害,才能抓住事物的本质,也只有如此,你的眼界才能放宽开来,才能真正的成为成熟的天下奇才!”

  这番话如当头棒喝,敲醒了郭嘉,郭嘉本来就有着良好的战略触觉,他广阔的战略视野和战略意识是他能傲立于曹营众谋士之巅的决定因素。不过这些都是后来郭嘉在苦学数年后才拥有的。现在的郭嘉,年少轻狂,根本没有意识到战略的真谛,眼光只是局限于眼前,说白了,就是还处在只会耍小聪明的阶段。程昱曾经对郑峰说过郭嘉还需要数年才能成才,而今郑峰以一棋一语点醒了他,同时也为他指出了一条他从没想过的道路!郭嘉当即推盘而起,撩衣拜倒道:“主公!适才嘉无知妄行,对主公苦心一无察觉,言语间冒犯主公,还望主公恕嘉狂悖之罪!”郑峰连忙起身搀扶郭嘉道:“奉孝不必如此,峰适才言语间也过于无理,还望奉孝不要介怀啊!”心中却道:“郭嘉这孩子,唉,被我整的,早熟了!!”刘宇搀住郭嘉,郭嘉却仍不肯起身,再叩首道:“主公学究天人,胸怀锦绣,嘉欲拜主公为师,精进学问,日后得为主公多尽一份力!”

  “啥?”郑峰目瞪口呆的说道,随即又道:“这如何使得,吾只比奉孝年长那么一岁,如何当的?此话不可在言!”边上的程昱亦觉得郑峰太过年轻了点于是也劝道:“寰宇说的正是,今主公尚在学习,如何教的了汝!”于是在程昱的劝告下郭嘉于郑峰各退一步……

  郑峰想起刚似乎程昱称自己为主公,于是看向程昱说道“程叔,刚您称我什么?”

  程昱拜道:“主公!立未曾想主公之才竟可比宇宙!未胸中有万里山河之大才,方能做出象棋这等得天地神奇之物!今立拜你为主,望主公收留!”

  郑峰大喜:这程昱可也是自己的目标之一啊!当即说道:“程叔快快请起!我得程昱如鱼得水矣!”

  而这时天色已晚,已到晚饭时间了。

继续阅读:第9章 求官洛阳 殿内比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战神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