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求官洛阳 殿内比试
堕落炎羽2018-03-22 10:506,183

  第二天,应程昱拜主而兴奋不易的郑峰冷静下来后想到自己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已是光和5年也就是公元183年三月,然后在许家村一个多月,接下去来到颍川又有月余如果加上赶路的时间合起来已有两个多月!而黄巾起义,原定中平元年三月五日也就是明年,但但预定起事前一月,因叛徒告密,张角派人飞告各方提前起义。所以给我的时间只有八个月了,如果我还不进行下一步计划只怕会……不由得惊起一身冷汗!于是走出房间向郑玄所在的地方走去!

  “老师。”“是郑峰啊,怎么?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急?要知道再过段时间洛阳便会派人来找你了!”看到郑峰急冲冲的来自己的书房,郑玄有点诧异:自己这徒弟虽然年纪不大但却稳重得体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在之前从没有过!“老师,我必须立马前往洛阳求官!”郑峰来到郑玄前严肃的说道。“嗯?求官?怎么突然这么急?发生什么事了?”郑玄奇怪道。自从郑峰来到颍川后,郑玄就一直用自己的影响帮他造势以提升他在士林中的名声!而且朝廷也有不少儒士做官,现在的郑峰的才名也渐渐被朝廷所知。如果以现在的形式发展下去,再过段时间洛阳便会派人将郑峰招至洛阳为官!“来不及了,我现在必须去洛阳!老师离太平道作乱只怕只有数月的时间了!如果在晚些日子去只怕准备做不及了!”郑峰无奈的说道,接着把自己的计划尽数的告诉了郑玄,不过利用他的事郑峰打死也不敢告诉这位经学大师的。“如此……唉,时不待我啊!你到洛阳后先去拜访蔡邕,且把此信交与他,他会帮你的!”说着拿起一章绢纸写了起来……

  “寰宇,颍川不比洛阳,那里世家林立,此行只为求官当小心谨慎万不可得罪那些世家子弟啊!”颍川九里亭郑玄和程昱对郑峰叮嘱到(在上一章中程昱认主郑峰,后来小羽的朋友对小羽说程昱是汉末的名士就这样认主很不妥,于是小羽想了又想决定程昱认主郑峰不改但是在黄巾起义结束前程昱便以郑峰的字称呼)。“主公,一切小心!”郭嘉说道。“我会的,老师、程叔、奉孝你们放心吧。”郑峰说道“吾去了!”

  数日后,风尘仆仆的郑峰在客栈里洗去连日赶路带来的疲倦,又美美的睡了一觉后次日来到蔡府。“这位大哥,劳烦通报声颍川书院学子郑峰携康成公之信拜访蔡先生!”郑峰将名刺交与门卫说道。“公子稍等,小人这就去。”门卫见眼前这人身穿儒士袍腰挂长剑,随相貌平凡却气质飘逸,便知并非常人;又听到是带着康成公的书信来拜访自家主人!不敢怠慢,当即向府内走去“公子家主有请。”不片刻护卫急匆匆的回到门口向郑峰说道“公子且随我来。”

  来到客堂,只见主位上坐着一两鬓以现白发的儒士,而两边的客位上亦坐着两个看起来年纪相差不多的儒士三人相谈甚欢。“学生见过伯喈先生,先生安好?”走进客堂后郑峰向坐在主位上的儒士一捐到底后起身说道“此是老师令学生交与先生的书信。”说着取出藏在身上的书信交与蔡邕。“哦?康成公的书信?”蔡邕接过书信后并没有立即打开指了指坐在客位上的两位儒士介绍到“寰宇,这位是王允王子师、这位是卢植子干!”随即蔡邕又向王允和卢植介绍到:“子师,子干他是康成公的弟子郑峰郑寰宇。”“学生见过二位先生!”郑峰向王允、卢植施礼道。“寰宇不必多礼。”王允、卢植还礼道。接着,几人一阵客套。(小羽最讨厌这种浪费时间又没什么营养的客套)

  ——————分割线——————万恶的分割线—————————————————相谈甚欢的四人在王允和卢植在旁晚告别回家后,蔡邕得知郑峰在洛阳并无落脚处于是邀请郑峰暂住于他家中!是夜,蔡邕于郑峰在后院的凉亭内饮酒,边上一少女正用那芊芊玉指拨动着琴弦。微醉的郑峰看了看少女,又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由的豪情大发提起酒壶站立起来走到空旷处,灌了口酒舞起剑来却又口中吟唱:“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却是罗隐的自遣。随即有吟唱到:“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蔡伯父,蔡小妹,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胶东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好词,好句。”蔡邕不由赞道,而那少女美目中亦是流入出欢喜的光彩来。

  听到蔡邕的赞赏,郑峰不由向凉亭内看去,却看到少女那欢喜的神色。于是又狠狠的灌了口酒接着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时,盗窃了三首诗词的郑峰想起了远在另异时空的家人、战友,低声叹了口气接着丢掉手中的长剑举起酒壶将剩下的酒全都灌入自己的腹中,接着将酒壶一丢。只听“扑通”一声却原来是郑峰醉倒在地。

  看着醉倒在地郑峰,蔡邕又看了看边上的少女却见到少女担忧的看着郑峰,低叹一声“女大不中留啊!”接着摇了摇头叫来两个仆人将郑峰抬入客房中,又对少女道:“昭姬,夜已深回房安歇吧。”“是,父亲。”少女说道。蔡邕点点头走向书房。

  次日,朝堂上。“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长着公鸭嗓子的宦官高声喊道。“微臣有事启奏!”蔡邕走出文官队列说道“臣昨日偶得二词,今献于陛下!”说着将一绢纸交与一宦官,待得灵帝接过绢纸看起来后又说道:“陛下,此二词乃是经学大师郑玄郑康成最近收的弟子郑峰醉酒后所做,臣见这二词语句华丽优美故献于陛下!”

  “好,蔡卿这郑峰现在何处?”灵帝说道。蔡邕回答道:“尚在臣的府中。”“既然如此蔡卿明日将他带来于朕瞧瞧!”灵帝说道“朕想知道这郑峰是否是朕梦见到的那位大将!”

  ————————分割线——————邪恶的分割线又来了—————————————日上三杆,郑峰醒来后见到房内摆设拍拍额头恍然间想起昨晚自己似乎喝了很多酒,在开始时盗窃了罗隐的《自遣》后随即又将李白的《将进酒》也给盗窃了,然后自己似乎灌了很多酒又盗窃了一首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最后那首的内容来。

  正出神,房门嘎吱一声开了,一个娇俏丫鬟捧着一盆水走进来说道公子醒了啊快洗漱下吧洗了把脸,用青盐草草漱了口,郑峰在丫鬟引领下到了客厅,见蔡邕正在喝茶,不由连忙问好。

  “贤侄昨晚睡得可好?”蔡邕脸上还是那令人舒心的雍容笑意:“贤侄昨夜醉酒,当真豪迈非常啊!”

  “谢伯父关心,峰昨夜甚是安然。”说着,刘渊尴尬的搔了搔头,不自然道:“小侄昨夜失态,望伯父不要介怀,嘿嘿。”见蔡邕没有露出不爽的神色,郑峰暗自舒了口气,心道老天保佑,昨夜喝醉后应该没有出洋相。

  一边闲聊,一边用过午膳后,蔡邕说道:“寰宇啊,陛下要见你!”

  “啊?陛下要见我?”郑峰闻言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

  “今天,早朝我将你所做的两首词献于了陛下!哦,对了陛下说想知道你是不是他梦中所见的大将!”蔡邕呵呵笑着说道。

  “……”郑峰感到很无语。

  ——————分割线——————又见分割线———————————————————次日,郑峰随蔡邕来到朝堂上,只不过郑峰只能在外等着没有宣旨是不能进入的。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臣有事启奏!”蔡邕出列道。

  “蔡卿可是将那郑峰带来了?”灵帝见蔡邕出列于是说道。

  “回陛下,正是!郑峰正在殿外侯旨。”蔡邕回道。

  “哦?快宣其进殿!”灵帝略显激动的说道。

  “宣,郑峰觐见!”又一公鸭嗓子高喊道,等宣道郑峰时已经过了好几分钟!郑峰暗想这场子摆的咂还真累。不过想归想却也不敢疑迟,大步来到殿内,拜倒在地“草民拜见陛下,愿陛下玩睡、玩睡、玩完睡!”灵帝在上面打量着郑峰,可郑峰额头点地有如何看得到?于是郁闷的说道:“你便是郑峰?”“草民正是。”郑峰故作惶恐的说道。“嗯,汝且起来说话。”灵帝说道。“谢陛下!”郑峰谢道,随即站起身来。“汝为何不抬起头来?”灵帝见郑峰起来后却不抬头,于是更郁闷了。“草民不敢,恐有辱龙颜!”郑峰回道。“且抬起头来,朕赦你无罪!”灵帝笑道。站在武官之首的何进却不爽了,暗恨道:“你到时很会拍马屁啊,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何进自己没文化,所以他看那些文化人非常不爽,朝中被他整死的文臣也不在少数,连十常侍也不愿轻易得罪何进,毕竟何进手握京师兵权,十常侍再怎么得宠,可毕竟是阉人,所以也无法掌握兵权,最多不过是献献谗言罢。

  郑峰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道:“谢陛下。”说完抬起头来打量起汉灵帝,见其为人清瘦,长的倒是蛮标志的,就是脸色微微苍白,显然是在那方面*劳过度。

  郑峰打量这灵帝时,灵帝同样打量着郑峰,见其身着儒士袍,虽相貌平凡但却是气质飘然有若仙人一般,暗惊次子莫非便是神龙托梦于我时所说的那位大将?但是口中却说道:“好一个浊世佳公子啊。朕听蔡卿家言你才华横溢,不知可否当堂作出一首出来?若是能在七步内作出,朕便重赏与你!”

  郑峰说道:“喏,写陛下!”于是慢慢的在大殿内蹭着步子,低头思考起来,待走到第七步时转身对灵帝说道“有了,请陛下欣赏: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白登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此词亦是草民之志也”郑峰刚把岳飞的满江红吟完,汉灵帝便鼓掌叫好起来,堂下大臣加上太监在内几乎都认识字,就算文采再差也都知道郑峰所作之诗乃是佳作,而且一些大臣更是识货之人,当下也跟着汉灵帝叫起好来,整个朝堂就独独一个杀猪的何进不知道此诗妙在哪里,但是为了显示自己也是识货之人也随着众人叫起好来。

  一阵子的扶掌过后,遍有几人对吕布另眼相看,看样子也是识货之人。

  汉灵帝笑完之后,称赞道:“汝果然有才华啊,既然蔡爱卿所言不虚,汝亦有霍骠骑之志,然汝并无功绩朕便封你为长水校尉(注:长水校尉官名。汉武帝置。八校尉之一,掌屯于长水与宣曲的乌桓人、胡人骑兵,秩比二千石。所属有丞及司马,领骑兵七百三十六人。长水,关中河名;宣曲亦河名。东汉时属北军中侯,校尉秩为比二千石,魏、晋、南朝及北朝魏、齐均置,属领军将军;北齐时属左、右卫府。诸朝都城不在关中,仍称“长水”仅为沿袭旧名。隋不置。)。”

  这时,何进出列高声道:“陛下,军队怎能让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前去?要知我大汉尚无文人统军的先例啊!”

  郑峰不等汉灵帝开口,便抢先道:“汝是何人?怎敢怀疑陛下的任命?汝又怎知吾不会武艺?”

  何进对着郑峰怒叫道:“你!”然后又紧张的对着汉灵帝道:“陛下,臣决无此意。他”“好了,你退下。”何进还没有说完,汉灵帝就有点愤怒的打断道。何进冷哼一声,退回队列,站在汉灵帝旁边的十常侍皆抿嘴轻笑,不觉间已经将郑峰定位在站在自己一边的人了,郑峰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当下心里安乐,孰不知蔡邕为他暗暗担心,暗道郑峰说话不用大脑。

  郑峰到是安稳的很,毕竟他是知道大将军过不久就要死在十常侍手里的啊,汉灵帝突然问郑峰道:“你可会武艺?若是一点不会的话,不如在朕身边做个文职好了。”

  郑峰可不想被绑在这个痨病鬼身边当下高声道:“回陛下,其实微臣武艺比之文才犹有过之。”

  汉灵帝知道吕布的才华,此时听说自己武艺还胜文才许多,当下笑道:“若是你有如此才干,吾便封你为虎贲中郎将又有何妨!”

  郑峰当下拜倒高呼道:“谢陛下恩典。”汉灵帝一愣,道:“朕封你什么了?你拜谢朕。”郑峰连忙道:“是陛下说只要臣武艺高强,便让我做虎贲中郎将啊。所以陛下算是已经封赏峰了啊。”

  汉灵帝疑惑的道:“朕有说过吗?”郑峰正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十常侍里面的一个看似年龄在50岁的太监尖着嗓子道:“陛下的确说过,奴才也曾听到啊。”其余的九个也异口同声道:“陛下,奴才也听的仔细,陛下确实说过。”十个太监刚一说完还对着吕布放了个电眼,险些把郑峰电晕,差点没吐出来,心道:“侏罗纪女恐龙对郑峰放个电眼也没有这些太监放的电眼威力大啊。”

  汉灵帝此时却露出恍然的表情道:“既然阿父说有,料想肯定不会错的,那朕就封你为虎贲中郎将。”郑峰一喜,正要上前谢恩时,何进有蹦出来,阴阳怪气的道:“陛下,不可听信他一面之言,不如当着陛下的面测试一下如何?若是真有本事也好证明证明啊。”

  何进说这话简直就是把郑峰往死路上*啊,何进料定郑峰是没有真才实学所以才想到这个办法来刁难郑峰的。孰不知这样刚好帮郑峰打了知名度,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汉灵帝看了郑峰一眼道:“你可愿当着众大臣的面测试一下?”郑峰呵呵干笑了两声,当下道:“启禀陛下,臣愿一试。”汉灵帝笑了笑道:“好,若是你通过测试,朕就封你为关内侯。”郑峰立马道:“那臣就先谢过陛下了。”

  汉灵帝点头道:“那便让大将军出题测试你吧。”郑峰转头对何进道:“请大将军赐教。”何进看见郑峰就不爽,暗道:“小白脸会作两首歪诗,还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啊。”

  何进对着吕布阴阴一笑,嘴巴都裂到耳根后面了,胆小的都能被活活吓死。“现在我派出自己手下的三流战将和你对打,若是你赢了我无话可说了。”

  说完不等郑峰回答,便对着自己武将那边的队列道:“淳于琼出来会会这位郑大人。”郑峰听到淳于琼之名先是一愣,暗道:“淳于琼?莫不是火烧乌巢里的那个傻蛋?随即想起这淳于琼的传记来:汉末与袁绍、曹*同为西园八校尉之一,后随袁绍,曾劝阻迎献帝,失去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机会。建安四年(199),沮授谏阻出兵,违背袁绍的意旨,遂分监军为三都督,淳于琼典其一军。官渡之战,随颜良攻白马,失利而归,后率军运粮,夜宿乌巢,遭曹*偷袭,战败被杀,袁军崩溃。而演义写道淳于琼本为汉右军校尉,后为袁绍部将。官渡之战,淳于琼督领二万人马守乌巢,整日酗酒无备。曹*率军偷袭,淳于琼醉卧而不能迎敌,战败被擒,粮谷被烧,曹*命割去其耳鼻手指,缚于马上放回。袁绍怒而斩之。不过无论怎么说这淳于琼就是个废物来着!

  郑峰对淳于琼拱手道:“久仰淳于琼将军大名。”淳于琼不冷不热的回了句:“久仰。”郑峰随意的站在淳于琼面前道:“淳于琼将军尽管出招,峰定当尽全力。”淳于琼拱手淡淡的道:“得罪。”说完一拳攻向郑峰,郑峰伸出左手抓住淳于琼的手腕,再用右手抓起他的腰带也不出声直将淳于琼整个举了起来,大殿之上的汉灵帝和文武百官都轰然叫好起来,尤其是蔡邕等人虽然和郑峰相熟可是也不知道郑峰有如此能耐,当下叫的比谁声音更大,十常侍则是一个劲的在汉灵帝面前说郑峰的好话,直接把郑峰夸成了自古至今仅有的一个。淳于琼被郑峰举起来时本来一慌,但是马上冷静下来,用自己没有被抓住的那手抓向吕布腰间软肋,郑峰知道自己这么轻易的得手,完全是因为淳于琼的轻敌,所以在淳于琼攻向自己腰间软肋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爆喝一声,将淳于琼用力的摔出,要是生死较量,只怕郑峰就直接把他掼死在地上了。不过呢,吕布现在还是要留那么一手的,毕竟现在两人不是生死较量,而是殿内比试,皇帝和百官还看着呢!

继续阅读:第10章 校场比武 得封虎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战神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