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幕 恍惚的希望
慕辰昔溟2018-03-22 10:503,524

  “我勒个去!飞机居然掉下来了!”

  风衣男抓着礼帽的边缘颤抖着指着斜滑坠落的银白色小型客机。

  “呃……不过,圣莲因小姐……难道你想……?”

  黑色礼帽下那张年轻俊秀的脸转向一旁的银发少女。她把钟楼正正的摆在鼓起的沙堆中,纤长的指尖在沙间书写着奇异的符号。

  “不会是爆炸一类的机械事故,”圣莲因淡淡的说,阳光拂在她白皙的脸上,看上去有些像蓝的三无,不过多了一丝柔和。

  “应该是迫降一类的人为因数……可能是驾驶员感染变异。不过,会有幸存者,虽然可能不存在特殊免疫体,但我们仍有伸出援手的理由。”

  她继续在沙上写着,纹路绕着中心的微型钟楼蔓延开来,隐隐像个玄奥的阵法,风衣男蓦的感到一阵恍惚,当他回过神来,中心的钟楼不知何时变成了东方古钟的造型。被不知名力量掀动的撞柱轻轻撞上古朴的钟身,一种无可形容的悠扬乐声仿佛从灵魂深处响起,绵长隽永,沁人心脾,牵动着无数美好回忆涌上。

  “黎昕天?”圣莲因的声音唤醒了沉醉在钟声与回忆的风衣男。

  他呆了呆,望向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圣莲因打断:“我会在飞机落下一定程度时改变它所处的状态,但凭我的力量依旧不可避免让飞机毁灭。所以需要你用韧度足够的防护罩在我施术后展开。这样就能让飞机安全落地。”

  “韧度高……我想到一个……”黎昕天扬了扬礼帽,帽檐的阴影边缘从他的脸庞移动,一半在光,一半在暗。

  “那,准备吧。”圣莲因瞥了一眼湛蓝的天与下坠的黑影,轻声说。

  “丧尸是靠味觉和听觉行动。”空城望着渐渐沉暗的天空,“看不见的话,就用听,听不见的话,就用闻。埃博拉细胞反而极大程度开发了人体的潜能……当然除了意识和记忆被破坏了以外。”

  幽深的黑色蔓延在遍布的乌云,交织的光暗像狰狞的伤口,梦魔般恐怖,直到化作终结一切的原暗。

  “因此,夜晚对于丧尸根本没有影响。”空城转过身,“现在记住的是,他们决不仅仅如电影中行动迟缓,反应迟钝的丧尸。”

  “有时候真怀疑你有人格分裂……”洛羽辰挠着头,然后指向前方的小巷,“穿过那里我们就能到达比较安全的百货楼了,当然……如果能进去的话……不仅可以得到足够的食物,靠防弹玻璃,我们会很安全吧……对了!那里还有发电机……嘿,柜台还有PSP呢。”

  “或许吧。”陈增叹了一口气,众人自动忽略的洛羽辰后面的话,脸色依旧有些阴霾。他们被贪生的两个科研员抛弃在这死亡都市,而空气中散播着的病毒,还混在雾中侵蚀着队伍中两个普通人的身体。

  洛羽辰很清楚,但他却不愿放弃尴尬的不知所措的一老一少。

  他就是这样,只要还有希望,就一定要死抓着不放。即使概率小到如同连中十次彩票,即使空城和军人们悄声布置了位置以便可以随时击杀会变成丧尸的二人。

  “可我就是不想放弃啊……”他望向漆黑的小巷,而黄昏埋没了最后一丝光,黑暗就这样无声的笼罩在失去电力支持的都市,沉重的压在人们的心中。

  ……

  “那是……猫?”陈增望着一旁的围墙上,又些不敢置信。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在低矮的围墙上跳跃着一只黑白相间的猫,尾巴悠闲的晃动着,像惬意的漫步,雪白的花纹黑暗在中异常显眼。“嘿,竟然还能看见正常的生物。”洛羽辰不自觉放慢了脚步。“哺乳纲食肉目猫科猫亚科猫属的动物都能免疫病毒,它们体内存在一种具有特定记忆功能的腺体,之前的研究一直以为那种特定记忆功能是进化过程中的残次品,现在才发现它的形状恰好是变异后的埃博拉病毒的形状。腺体释放的激素会刺激病毒逆分解成增强自身细胞的营养,这和人类特殊免疫体单纯的释放排斥病毒的抗体不同。”空城一脸淡漠的解释着。洛羽辰想起曾经买过的电子词典,当时的广告是“电子小百科,一搜就知道!”他现在倒觉得改成“人形小百科”就更像空城了,外表明明是个小巧的萝莉,却像本百科全书什么都知道……倒真有些符合“小百科”的特征……当然,抛开那强到变态的力气和杀戮丧尸时让人战栗的冷漠与肃杀。但洛羽辰觉得,她的冷漠反而让自己感到仿佛从灵魂中涌出的悲伤,就像看到蓝那冰蓝的瞳眸,被冰冷,无尽的孤独包裹着。

  “喵!”围墙传来刺耳的猫的尖叫唤回了洛羽辰杂乱的心绪,他转过头,看见猫吊在身后的尾巴像是被使劲的往下拉扯在着,猫奋力想要攀住围墙,而它被拉直的尾巴拖着它一点一点的下滑。“喵!”它终于坚持不住了,众人清晰的听见它摔落在地的声音,“喵!!!”它发出一声更加惨烈的嘶嚎,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从众人心上割出恐惧的形状,划破了湿沉的空气。小巷中什么也听不到了,连呼啸的风都诡异的寂静。“空城……那……是丧尸?”洛羽辰强咽下从心底跳出的恐惧。“不……以围墙的高度不可能是丧尸……只是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洛羽辰,从这里到出口跑步要多久?”空城依旧冷淡,一如之前。“大概五分钟。”“那就别发呆了,跑。”空城催促了声众人,便拉着蓝向前跑去。军人们对视了一眼,也和其他人跟了上去,而洛羽辰回望了眼身后那无边的黑暗。“不好的预感……”洛羽辰呢喃着,那黑暗中仿佛有着噬血的眼,将他们死死盯住……就像,猎人盯着猎物。

  “嗡”

  “什么声音?”众人惊恐的停住了,仔细的捕捉着每一个动静。

  “吱”

  一声细碎的鼠叫声传来。

  “吱吱”

  两声鼠叫。

  “吱吱吱吱……”

  越来越多的鼠叫汇成尖锐的咆哮,重重的撞击在众人的耳膜。

  “跑!”空城反应很快,喊了一声就拉着蓝继续往前跑去。

  “走!”陈增也缓了过来,一拍身边的军人就跟着空城跑去。

  洛羽辰却呆呆的回望了一眼,黑暗的阴影下布满密密麻麻的赤红的眼,带着嗜血的气息死死的盯着洛羽辰,寸步不移。

  “快跑!”从身后跑来的年轻护卫拍了他一下,他才踉跄着脚步,向前跑去。

  “跑……跑不了了……反正我也感染了病毒……不如为你们……多争取……一点时间……”老科研员喘息着停下,然后转过身,决然的反向丧尸鼠群冲去。

  洛羽辰和年轻护卫刚来得及转身,却看见老科研员淹没在鼠群中。鼠群中传出刺耳的摩擦声,名为死亡的恐惧狠狠的撞在他们的胸口。

  “……跑!”洛羽辰从来没有这么怕死过,就连第一次遇上丧尸,也因为太意外没当作回事,加上其后的昏迷,他也忘却了恐惧。可现在他真真切切的醒着,看着生命在眼前轻易的消失,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用尽全力奔跑着,并没发现胸前的挂饰散发出幽蓝的光芒,脚下不自觉凝出风的轨迹,他的速度提高了几成。

  “洛羽……”护卫还没来得及喊出,就踉跄着跌倒,洛羽辰与他的距离被那盘旋在他脚下的风迅速拉开。

  身后的鼠群赤红的双眼在他的瞳孔中疯狂的放大。

  “救救我!”他用尽全身力气嘶嚎,近乎疯狂的在水泥地面抓出一条条血痕,指甲也摩翻了盖,他痛苦的脸极度扭曲着,身后传来啃咬的声音跟让恐惧在他脸上放大。

  惨叫一声声震荡着洛羽辰的心,他惊觉自己猛然拉开了这么多距离,都已经到空城的旁边,连想要回身救援也来不及。

  而空城拉了拉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不敢回看,咬着牙,继续跑着。

  最后一声惨叫重击在他的灵魂深处,撕裂天空的声音拖长在弥散的空气,然后戛然而止。

  他死了……他死了吧?

  洛羽辰突然感到无数席卷来的无力,他还只是个普通学生,普通的没有一丝特点,平凡得如同平凡的六十亿人一样。

  或许他比别人幸运,因为他得到了超越常人的力量。但他还只是个学生,虽然笑的无所谓也无所畏,他也还只是个学生。他能忍住慌乱,斩杀丧尸的呕吐欲,却无法忍受活生生的人从自己的身边活生生的死去。

  沉闷的空气难以形容的束得他窒息。

  仿佛有什么闷在胸口,拼死也释放不出,只有无比的压抑,好像希望的光恍惚的落在眼前,却怎么也抓不住。

  “这种速度差,我们绝对会在逃出小巷前被追上。”

  空城淡淡的声音听不出焦虑,反而带着一种莫名的轻松,仿佛即将迎来解脱,而这种轻松,又夹带着些许不甘。

  “能出小巷就可能生存,毕竟它们并没有在小巷外就开始袭击我们。虽然这只是推论,不过正确率也应该有四成。洛羽辰,有什么近路吗?只要能出小巷就好。”

  “的确有近路,能缩短一半的路程,不过前些天听说在封路。”洛羽辰顿了下:“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被封住了。”

  “那敢赌一局吗?”空城说,她眼中流转着闪动的光:“赌注是我们的命。”

  (PS:今天的更新提前了,这章更新过后大概就有足够的字数上传封面了,喜爱本作的读者们,会不会也和我一样有些兴奋呢?

  那么,在欣赏本作的同时,如果有闲心,请给一些书评吧……批评也好挑错也好。。至少代表有人关心本作,期待本作往更好的方向发展,这样,或许会给我更多的动力吧。

  在此先多谢了。

  这里是慕辰昔溟,2012.1.29)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