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幕 爆裂之风
慕辰昔溟2017-06-25 23:342,485

  “佛翼金宗!”黎昕天抛起头上的礼帽,礼帽化成金色的佛轮,泄落的金光燃起金色的火焰,在炽烈的阳光下炫烂的夺目。

  “万佛聚韧护封阵!”他举起手,被悬浮的黑色咒印缠绕的金色光球汇聚在他的掌心,然后分裂成一丝丝金焰融进在他头上旋转着的佛轮上。

  “启!”佛轮停止了旋转,地面的金焰被迅速抽离,融进从佛轮上扩散开的金色火圈,以黎昕天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火圈,却没有燃烧任何事物,只是凝结成半球形的金色护罩,笼罩着巨大的范围。

  黎昕天松了一口气,瞥向一旁的圣莲因。她正半跪在遍布身旁的符文中,双手合十像是纯洁的祈祷少女,白色的光向上浮起,映亮她纯洁的脸颊,像误落凡间的天使,圣洁和安宁。

  她一旁的古钟缓缓敲动,上空坠落的飞机旁掠起一阵扭曲的空间波动,时间溯流在其旁的空间,飞机急坠的速度几乎减慢一半。但从如此的高度下坠即使减慢一半也依旧无可避免的坠毁。

  飞机直直撞上金色的护罩,护罩猛的凹了下去,同时飞机的速度也在急剧下降,顶端的护罩几乎凹着贴上了地面,而飞机也终于静止,护罩又碎成无数飘散的金光,飞机安稳的落下,落在沙漠的山堆上,没受丝毫碰撞。

  “圣莲因小姐,飞机安全了诶,虽然没听见尖叫、求救声,不过你还是很想去看看吧。”天月戴上变回了帽子的飞轮。

  “嗯。”圣莲因点了点头,捧起变回钟楼型的古钟向飞机落下处走去。

  四川南充

  “墙……墙!”洛羽辰跪在地上用力捶着面前这堵厚厚的墙。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也唤不出一丝风,神力的使用已达到了尽头,他只能发泄愤怒在这堵新修的墙上,坚厚的挡住了他们生的希望的墙。

  “即使我也无法砸开它,而且也没有金属矛了,就这样了吧。结束了。”空城靠在墙上,罕见的带着微笑。

  “结束了……”洛羽辰撑在地上,突出的石痕割的他生疼。

  蓝点点头,冰蓝色的瞳眸倒映着灰暗的天空,竟然有绿叶随风飘下,她轻轻拈住,静默着没有一句话。

  陈增讪笑着拍了拍手:“好吧……我也算活够了,够本了,现在也没什么遗憾了。”其他的人也跟着他故作轻松的笑着,带着明显的不甘……与无奈。

  “轰,轰”丧尸鼠群在疯狂地靠近,噬血的眼在黑暗的小巷中恐惧的闪烁,无数吱吱声汇聚成汹涌的海洋,淹没他们每个人求生的意志。

  “嗡”洛羽辰胸前垂落的吊坠亮了起来,蓝色的光照亮了黑暗,光暗交界处的鼠群突然止下前进的趋势,游荡者不敢靠前。

  “别装的那么轻松啊……你们明明怕得要死……”洛羽辰站了起来,“其实我也怕得要死,也超想活下去……你们也一样吧……”

  他抬起头,眼神从未有过的坚毅。

  “我从未想过在这里就放弃……所以,告诉我,你们想活下去。”

  他一字一顿的将话砸进每个人的心底,砸起他们无数的执念,回忆,与意志。

  我想活下去吗?空城问自己,空海和夏天的死给了她太大的打击,但她是唯一记得他们的人了,是唯一保存着他们存在的证明的人了。故作轻松,可深处的灵魂绝不愿意放弃,不愿意放弃他们的回忆,他们所存在的证明……还有,那样的自己。

  “要带着爷爷的研究活下去……”

  活下去……

  我想活下去吗?蓝问自己。幼时的大火焚毁了她的一切,一切称之为幸福的东西,挡住火柱的男孩并没有死,反而激活了血脉继承了黑暗之神霍尔德的黑暗之蝶,但他的性格却变得迥然不同,嗜血、暴力、嫉恨……蓝离开了他,像个孤儿一样流浪——她的确也是孤儿,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在雪地上落下孤独的脚步,在黑暗处紧裹寂冷的长袍。

  但还有个像曾经的他的人,说着那似曾相识的话,从绝境中将自己拉起,又用同样的拯救其他绝境中的人……起码想要守护这种拯救等待拯救之人的意志……起码想要活下去……活下去……

  我想活下去吗?陈增问自己,曾经凭一腔热血成为了军人,却见证了太多腐败,一次次任务中抓捕罪犯靠关系无罪释放,和上层领导常请吃饭、送红包却不做实事的人都升级了……太多的肮脏充斥在这个世界上,他力不从心……可是他想要拯救,想要活下去,用自己的双手亲自己拯救自己所爱的国家……所以想……活下去。

  我。。我们……

  “想要活下去!”

  “如果希望渺茫……那我就亲手创造奇迹!”洛羽辰以无比竖毅的力量吼出。

  印度海德巴拉

  黎昕天震憾的望着舱内,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舱内散乱着内脏、幽肢、被撕成肉沫的尸体堆积一地,腥红的血染遍了机舱,狰狞如修罗地狱。

  “这是……人?”黎昕天指着一个沾满血的人,圣莲因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那个人躺在舱板上,而血液仿佛是以他为中心爆开,他所在的地方干净得没有一丝血迹。黑色的经脉延伸在他左边的脸,像黑色的火焰般跳动着。

  “人……或者丧尸?”圣莲因小心翼翼提出自己的疑问。

  四川南充

  蓝色的光在墙上疯狂的跳动着,然后猛然炸裂开来,强光让所有的人都暂时失明,当他们恢复了视力,却看见洛羽辰拿着一把巨大的冰蓝色镰刀——和他胸前的挂饰一模一样,不过挂饰现在没有了。

  冰蓝色的长镰散着幽幽的蓝光,寒厉的让人发颤。洛羽辰的瞳孔变成了幽森的冰蓝,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他舞了舞手中的镰刀,从四面汇聚而来的风急剧涌向被威压倒的颤粟着的丧尸鼠部群,它们凝成紧缩的风球然后猛然爆裂出无数细小的风刃,鼠群炸飞了不少,而剩下的鼠群也禁受不住庞大的气势吱喳乱嚎着逃散开来。

  小巷重新安静下来了,只留下被鼠群践踏过的痕迹。洛羽辰手上的长镰又化成胸前的吊坠,眼眸也变回了华夏血脉的黑瞳,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感到肩上一痛。

  空城挥舞着拳头,不满的望着他:“其中吊坠发光的时候你就知道能击退鼠群了吧,居然还配上这么帅的台词,你以为在演狗血动漫?”

  洛羽辰挠了挠头看着面前气鼓鼓的小女孩,傻笑着不搭话,蓝和陈增也围上来了,陈增拍了拍洛羽辰:“你小子居然这么厉害!以前还藏着这样的能力,哈哈!”蓝只是点了点头;你已经是二阶血脉了。”果然还是三无啊。。”络羽辰苦笑着把脸撇向一旁的围墙。

  “那么,就让我用二阶力量,轰开这堵碍事的墙吧!”

  他扬起拳,如歌舞的精灵的风缠绕着他的手臂,带着无穷无尽的希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