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幕 火焰灼于鲜血
慕辰昔溟2017-06-25 23:343,218

  “天丛云之剑,也称草剃剑,”黑木举着2米长的日本武士刀。“虽然只是仿制品。但也能让我完整地展现须佐之男的刀式。”

  “我对你们的神话没兴趣。”火炎焱炽红的眼眸盯着黑木,鲜红的头发火焰般的浮动着。

  “瞬闪的速度很快,真的很快,”黑木的眼中散发着极端危险的气息,像一只盘曲着吐信的蛇。

  “哧”一道银色的光线从黑木得手中闪出又迅速钻入他高举的刀鞘,整个过程还不足0.2秒,甚至神经的反射还没传递出痛觉,鲜红的血就从火炎焱的右臂涌出。

  “这次的准度偏了,支那人,下一次说不定就会斩到你的身上。”黑木握着的仍是没有出鞘的长刀。

  “支那?”这个刺耳的字眼让痛感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燃烧的怒火,虽然头是红色,眼瞳是红色,但火炎焱是原原本本的华夏血脉,拥有一个民族不容玷污的尊严。

  “嘿嘿嘿嘿…。”

  火炎焱捂着脸笑了起来,他臂上的血扭曲着空气在翻腾,然后燃成明亮的火焰消融在黑暗中。

  “你是在挑衅么。”手指的间隙露出他的眼,鲜艳的红色却带着如同月霜般冰冷的光。

  他扬手抛出五团火焰拖着明亮的红色砸向黑木,黑木按着刀柄,银色的闪光切散了攻击而来的火焰,黑暗中却还游动着一条赤红的火线从一侧朝他奔来。

  “瞬·一字斩”一银光暴成巨大的“一字”斩向火炎焱,火炎焱顺手把脚下的碎墙混凝土块中突出的一钢条用力拔了出来,他的手被红绣的钢筋条磨破,鲜红的血布满了整根钢条,血又骤然燃起浓烈的火焰迎向驰来的一银光。

  “咣”钢条并没有被切断,反而带着火焰将银光狠狠的撞回了刀斩。

  “好像还蛮硬的。”火炎焱舞着通体燃着火焰被烧得通红的钢条,模样有点像电视剧里孙悟空手里的挥舞着的金箍棒,不过略短了些。

  “是吗?”黑木闭上眼,束着的黑发在清冷的月下微微晃动,他摆着拔刀的姿式,静立着一动不动。

  火炎焱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瞬·七斩”黑木睁眼的一瞬,七道锋利的银芒从刀鞘中急射而出,其中的任何一条如果实实在在正中了自己,自己一定丢被斩成两半。

  银芒卷着旋舞的风奔向火炎焱,如果距离再近点,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会被绞碎,现在的位置也只是刚好来得及挥动炽红的钢条和稍微偏移自己的位置。

  没有无伤躲闪的机会。

  正中的三道银光要撞击在燃烧的钢棍上,将腾跃的火焰劈得粉碎,沿着手臂传来的力道震飞了钢棍,剩余的四道银光分别劈向两边的手臂和肩膀。

  “哧”鲜红的血被刀锋从伤口里而扯了出来,银光仿佛故意在切入时故意停顿了一下,而撕裂开更深的伤口,以至于银色的刀刃都染上了红色的鲜血。

  火炎焱还没倒下,他抓起地上的钢棍杵着地面撑住自己没有倒地。

  “不认输么?”黑木没有将刀收回鞘中,而是举着折射着月光的长刀,用手擦试着其上沾染的鲜血。

  “快认输了,不过是你。”垂下的红发埋住了火炎焱的表情,他摇晃着站了起来,“告诉你一件事。”

  他的嘴角咧着笑意,“传自斗战胜佛的血,才是我的火焰燃烧的原因。”

  他说着,举起钢棍向黑木奔去。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意思吗!江潘尼斯人!(janpanese的音译,火炎焱自创)”他怒吼着。

  黑木沾着血的手和刀刃猛然燃烧了起来,在黑暗的晨曦下像白炽灯一样耀眼,他惊得一个踉跄丢掉了手中的刀跌倒在地。

  “轰”钢棍带着炽胤热的气息砸向黑木的头,碰撞爆开的尘土拂起,遮避了整个视线。

  黑木看见的是火炎焱嘴角的嘲笑,阴影覆盖了他的眼睛,火红的头发火焰般霸气的燃烧。

  鲜血从他的伤口奔涌而出,失血过多的脸庞呈病态的白色。却仍带着征服一切的霸气笑容。

  火炎焱直直的倒在黒木的身上,手臂涌出的血染红了黑木的衣服。

  钢棍深深刺穿黑木脸旁的地面中,像骄傲的武神在宣扬着他的功绩。

  “你赢了。”黑木扶起火炎焱:“支那只是China的翻译,我从来没有蔑视过你们的国胤家。”他闭上眼,像是在冥想。又像在祷告。“出来吧,狙击手,输掉的我就是输掉了,我不会对他出手的。如果你要杀我,那么也请便。”

  从楼后走出端着枪的林淼,他是和徐松一起跟着陈增幸存下来的军人。

  他端着枪慢慢移到火炎焱身旁,将他扶起离开,回望了一眼,黑木仍端坐在地上,像是在冥想,又想在祷告。

  “你赢了。”他轻声说,折射在刀刃的月光撒在他的脸上,像覆盖住锋芒的霜。

  美国,怀俄明州黄石公海

  “超级火山啊。”浮在半空的黑影望着脚下火山口里冒出的岩浆和黑烟,“居然彻底爆发了。”

  火红的光映红他的侧脸,赫然是埃及狮身人面像顶端的那个人。

  “果然七宗罪,还是醒了么……切,更加麻烦了。”

  死和金发少年在火同通道中急速下坠着。周围的熔岩晶体闪烁着密密麻麻的光影,像无数窥视的眼睛,持续怒喷的岩浆并没有将他们熔解后喷出火山,反而形成了屏障一样的防护罩,形成起以金发少年为中心五米半径的球形随着他们下坠。

  “看到了,”优雅的微笑浮现在他的嘴角,炽红占据的视线中隐约出现一把通体金色的长剑,插在炉熔浆中立起的石堆,准确来讲应该是这熔岩晶体形成的圆柱平台。

  燃烧着征服的欲望,燃烧着暴怒的火焰。其名为暴怒,其形为剑,其职为罪。七宗罪之武,暴怒。

  熔浆从防御罩外涌入到金发少年的背后,形成一对通红的蝙蝠般的熔岩之翼,向下扇动着减速落在平台。

  他带着优雅的微笑,一举一动都让人联想到“高贵”,不是那惺惺作媚的贵族那让人厌恶的故作高贵,而是天然的,不带任何修饰的,让人觉得仿佛这个词就是为他而生,为他而存在的。

  “认可我么?”他把手搭在剑柄上,剑刃上流转的金色辉光忽然凌乱了起来,四周的岩浆猛然袭来,却又像波纹一样波动着向四周散开。

  他轻轻拔出剑,刺耳的擦声,像是愤怒的挣扎,又像是谦卑的讨好。

  他拔出了整只剑,金色的纹路辉映着炽红的光,闪耀着无比高贵的光芒和潜藏的暴怒气息。映出石柱上一个漆黑的轮廓。

  “影子?”死用腕刀敲了敲地面的那个黑色轮廓,那个影子突然炸裂成黑色碎块,又在空中汇集成一个人影。

  “阴影之神,夏多·玛斯特?有什么指教么?”金发少年微笑的仰起头,用剑尖指着漂浮的人影,四周的岩浆仿佛暴怒的巨蛇涌向那个人影。

  “星无痕大少爷,别激动嘛。”夏多的身影在碰撞的岩浆中消失,又带着戏谑的声音出现在金发少年的背后,死迅速提起腕刀斩去,而带着黑色火焰的刀尖绞碎的只是扭曲的阴影。

  “两个三阶血脉?蛮不错的嘛!”夏多的身影再次浮现在半空,“星无痕大少爷,去过你家先祖该隐的神殿了吗?”

  “承蒙关照,已经去过了。”星无痕仍带着优雅的微笑,一旁的岩浆却疯了一样砸向夏多,却破散在他的身边,依旧一丝也溅不到他飘动的黑袍。

  “现在还没到战斗的时候,”夏多咂咂嘴:“不过我个人蛮期待你的成长哟,星无痕大少爷。”

  夏多带着戏谑笑意的阴影被死砸来的黑色火焰绞的粉碎。

  “啊,对了,还有死神海拉的后裔。活到再次相见的那天吧。”

  夏多放肆的笑声关在岩浆之间,星无痕的面颊忽然失去了微笑,只是平静的望着夏多消失的位置。

  金色的瞳孔凝固着庞大的气势,像缓缓睁眼的巨龙,让人只能沉默着不敢喘息。“死,我们走吧。”他又露出优雅的微笑,压迫着死退后了几步的气势骤然消逝。

  岩浆环绕着他形成巨大的熔岩双翼,带着死和喷涌的岩浆一起腾出沉闷的火山。

  像直奔天际的火焰凤凰。

  “我不会笼罩在任何人的名下的辉煌。我就是我,不是该隐之后。不管该隐创造了多么浩大的历史,我只会比他更强。”

  星无痕微笑着,凌驾天地的气势顺着岩浆爆发。

  燃烧着征服的欲望,燃烧着暴怒的火焰。

  (PS:今天元宵节哦!……在此祝各位元宵快乐,为了稍微庆祝一下,那么今天两更吧?

  那么,请给我支持与评论吧……各位的评论可是作者的动力哦!

  那么,第二更会在下午6点左右上传。

  还请继续支持。

  在此多谢了,这里是慕辰昔溟,2012.2.6)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