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幕 晨曦之月
慕辰昔溟2017-06-25 23:343,087

  巨大的风鞭撞击在陈雯月背后的石翼,掀起一阵狂乱的风沙,卷着碎石落下。

  “没用的”。陈雯月还浮在空中,巨翼伸展在血红的月下,像堕天使的羽翼。

  “我刚才就一直很奇怪,单凭二阶血脉的力量怎么可能这么强悍…从一开始就压着我进入被动挨打的状态。”洛羽辰左手捂着绽落着血的腹部,右手撑着长镰,“刚才的风鞭在攻击你的时候,你并没有用石障护住自己,反而有不少石刺保护着月的方向吧。”

  “我就想啊…你会不会在这里布了一个阵法,按照二阶血脉的极限,不可能把十万八七里的外太空的月球变成红色吧…也就是说,这一切的阵眼一定在那里!”洛羽辰举起镰刀对着天空,陈雯月转过头,他所指的赫然就是那颗血红的月。

  洛羽辰抬起镰刀,风延着他的手臂旋转着,一直汇聚在长镰的尖端。

  “你输了”洛羽辰说。

  陈雯月的脸上却并没有任何慌张,血红的眸中闪着奇异的光,直直对上洛羽辰的双眼。

  “他没有避开视线,只要被邪眼的能力影响,延迟他一秒的动作,石刺就能刺穿他。”

  陈雯月想着。从双翼中再次伸展出八根蝎尾般的毒刺。

  “战斗经验的话,达纳特斯后裔还是有些不足。”

  陈雯月轻轻的笑了,一幅胜券在握的表情。

  眸中的光旋转着光,被感染了悲伤的夜以汹涌的悲伤压向洛羽辰的方向。

  她没有笑到最后。

  洛羽辰的额头前闪出一道黑色的眼睛似的亮斑,将邪眼的感情同化连同她的自信击成粉末。不过洛羽辰仿佛什么也没发觉。

  “这……这是!?”

  洛羽辰没有理会她的惊讶。

  他向前狠狠的挥过长镰,尖端的风盘旋成锋利的矛尖锐的冲向月的方向。气流拂过陈雯月的面颊,拂乱了她秀丽的黑发,气锥的尖端刺穿了某个透明的东西,整个血色的晨曦像水晶般破碎开来。碎成一地的晶莹。

  陈雯月背后的双翼一点点崩离开,她被重力拖着坠下。

  输了……会死吧……在神裔中败者的结局……会死吧。

  “…结束了…”陈雯月轻轻闭上眼,晨曦之月的光影静静泻落在她欣长的睫毛上。然后被下坠的速度拉开。

  蓝…或许真的是我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完全没有顾及到独自漂泊的你的感受。但是一切,都结束了吧。

  洛羽辰的任何攻击,都会轻易杀死失去法阵支持的她。

  她终于停下了。

  没有砸在冰冷的地面,也没有拂过的风的攻击。

  “那个…陈雯月小姐…能不能先下来?”洛羽辰无奈地问着。

  陈雯月睁开眼,看见带着苦兮兮的笑容抱住她的洛羽辰。而洛羽辰的腹部还绽落着血。

  她从洛羽辰怀中跳出,洛羽辰有些尴尬的捂着伤口。

  “洛羽辰!”陈增从一幢建筑物的后面跳出,天灵的治愈灵阵已经布好了,你受伤了没?要不要过去?““嗯…来了。“洛羽辰抓起长镰变回的冰蓝色的镰刀型吊坠准备向陈增那走过去。

  陈雯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

  “杀丧尸还勉强可以,杀人我可做不到。而且现在的你应该也不能再像刚才那样攻击了吧。对于没威胁的人,有什么理由杀掉呢?”洛羽辰的背影对着她,浮洒的尘土浸着银色的细碎月光。“再说你也是蓝的伙伴呐。”

  晨曦之月落着朦胧的光,映满在她红宝石般的瞳,洛羽辰的身影消失在大楼的拐角,而她的嘴角分明带着笑意。

  “蓝…你有一个不错的伙伴呢。”

  -------

  “原来如此。”空城正躲避着洛尔乱砸的拳头,纵横的肌肉崩着的青筋鼓动着,重重的落在地面爆开泥土上层浇注的碳渣和沥青。

  “纯粹的细胞强化,对肌肉的坚硬程度有大幅增强。”空城跳着躲开洛尔挥来的拳头。

  “喂,小丫头,明明这么强还躲个什么啊,堂堂正正的和我正面对轰啊!”洛尔咆哮着。蓝色的电流绕着手臂旋转了一圈,鼓胀的肌肉又膨胀了几分。

  “你的脑子里也装满了肌肉吗?”空城随手提起连着一打块混凝土向洛尔丢过去,洛尔带着电流的拳头将石块轰的四分五裂。

  “并不是完全的力量强化,细胞应该变异产生了将生物电流外放的性质,能像电鳗一样发电,不过因为是生物电流,所以电压强度不高。”空城盯着洛尔环绕着电流的手臂,拂过的风卷起灰蒙的沙,掀动着她拖长的不合身的白褂。

  “不跑了吗?”洛尔喘着气,左手提着被砸碎的石块。他感觉真的很憋屈,虽然对方貌似很强,但毕竟是个小丫头,所以他打得就有点碍手碍脚,而现在这个丫头还不停的躲闪他的攻击。

  “这就是神的真面目么?解开某些被锁住的性状的基因产生的新的细胞个体…。像是高度科技改造的人体…或者,科学与人体的结合?”空城点着头,若有所思。

  洛羽辰的风也是这样,细胞膜在手心分泌的角质层形成的掌纹能完美的利用蝴蝶效应产生巨大的风流并加以引导控制,蓝的冰和我的压缩金属用的聚压剂很像…吸引水分子聚集凝结成冰然后自身融入空气。

  “喂!战斗的时候不要走神啊!”洛尔的咆哮打断了空城的思考。他脚上环了一圈跳跃的电弧,映亮了此时黑暗的晨昏。

  “你使用电弧的时候,一定要想着怎样产生使用么?”空城突然问道。洛尔一时懵住,挠着后脑回答:“产生的时候只须要想一次就行了…使用的时候要随时想着往哪里砸。。不然电弧就只会一直绕着。”

  “神经冲突的电流激发细胞运作?那如果拥有这种细胞的话…略加改造就能像本人那样使用发电能力了?”空城歪着头,疑惑的容颜纯净的可爱。

  “你到底打不打啊…”洛尔近乎崩溃的捶着地。

  “一招。”空城看着洛尔。“对你足够了。”

  “小丫头可别太狂妄了。”洛尔活动着双肩,眼中燃着炙热的战意,穿透了黑色的天际死死锁住空城娇小的身躯。

  “高压缩的炼化金属的骨骼。”空城扬起小小的拳拖着不合身的长袖,不成比例的身材对比像蹦向坦克的弹攻石。

  “碰撞的时候受到的是相互作用力。”洛尔又抬起绕着电流的拳向砸去,空城冷冷的望着他,没有一丝波澜。

  “我感觉不到痛的。”

  空城的柔嫩的拳重重对上洛尔充满力量的拳。一股强烈的风从二人中间爆开,一股剧痛延着手臂蔓延到他紧咬的牙。蓝色的电弧攀着白色的长袖笼罩着空城的全身,本应承受同样力度的空城被电弧映蓝的面颊却冷漠的没有分毫感情。

  “轰”洛尔倒飞了出去,撞上石灰凝土的墙,碎落了一地的砖块。

  “这样的对拳,比的是摩擦力的大小。肌肉的密度,能比得上金属么?”空城慢慢走近耸起的砖堆。“如果你的电流强度再高点,足以战胜我,即使肌肉强度次于合金骨骼,你也不会输。”空城一块块捡开覆盖在洛尔身上的砖块。

  “输了就是输了呗…”洛尔的脸从砖堆里露出来,“右手肿了,痛的不想动…你这丫头还真是强得BT…。”

  空城拨开压在他左臂的砖,拿出一根针管,取下针帽,锐利的尖刺穿透了洛尔的血管,“…。。你做什么?”

  “采集血样研究。”空城注视着涌入针管的一丝红色,立即取下了扎在洛尔静脉的阵,“你对敌人真松懈。”

  晨曦的月光映在二人的身上,意外的和谐。

  “……感觉你不像是会杀人的人。。自然就放松警惕了,反正也输了,死不死都一样。”洛尔一脸郁闷的表情。“而且你站在在我右手旁,听到我说肿了就去拔左手的砖,这样也会杀掉我吗…”

  “和洛羽辰一样的白痴神经。”空城摇着头起身离开,微光映在她微撅的嘴。可爱的纯洁。“如果你会造成对未来造成什么威胁的话,我肯定会杀掉你。现在,不过是对于你在战斗中全力一拼的时候仍然怕打伤我而留手的报答。”

  空城的身影在渐渐走远。洛尔的视线转向了天空。

  “他们的队伍……完全就不弱。兰彻,我一招就输了啊…。你这白痴自己的纠结还得自己去解决吧…。。”洛尔望着从天边泛起的白光,晨曦的月又暗淡了几分。

  “走出来吧兰彻。”洛尔懒得睁眼,枕着砖块静静地睡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