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阴谋
朴雨2019-09-17 22:163,347

  “当然有。”

  千里樱诺的话音刚落,一名古稀之人便站了起来,千里樱诺两眼一眯,上下打量了好一番才恍然大悟,故作不经意的瞄了一眼暗处的随风,这不就是差点强上了随风的那个男人嘛?

  随风看着台上的那个女人突如其来的一眼,狠狠的颤抖了下,苏堂主,这笔账咱们没完!

  “不知苏堂主有何指教?”千里樱诺一挑眉,这个男人,还真是够猥琐呢。

  “千里姑娘,我们“血勐”怎么说也是一个门派,你如今用下毒的手法夺了我们“血勐”,还将我们的门主带走了,而我们居然还要归顺于你!若是传了出去,我们“血勐”又如何颜面立足于江湖之上?”苏前夕向前窜了一步,虽然句句说的都是实话,却句句透着狠辣的毒意,这话刚刚落下,下面的人群就骚乱起来,仿佛千里樱诺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一般。

  “哦?那按照苏堂主的意思,若是我们没有下毒,夺了“血勐”就是正大光明的了?”千里樱诺抿了一口茶,淡淡的瞥了一眼眼前这个佝偻的身影,牙尖嘴利,句句点到痛处,是个栽赃陷害的人才,该留!

  “本堂主何时说过此话?还望姑娘将我们门主还来。”苏前夕一滞,却很巧妙地转了个话题,仿佛真的是个关心主子的属下一般。

  “你们门主嘛,肯定是回不来了,但是,若是本姑娘接了“血勐”,必将这“血勐”发扬光大,若是有谁不愿意,我千里樱诺绝不勉强,要走便走!”千里樱诺斜卧在铁木椅子上,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你们谁今日若是出了这总坛,必将血溅三尺!

  “各位等等,且听我一言。”

  一直未发话的一位中年男子突然站了起来,有些消瘦的脸庞扭过头去,正对着坛下的众人们,用内力放大了自己的声音,坛下的众人瞬间安静了不少,看来在“血勐”之中是个有影响力的人物。

  “众位,我们“血勐”最近是一日不如一日,早就没有了当初叱咤风云的能力了,咱们主上虽说呕心沥血的创立了“血勐”,可是最近却沉浸于邪门歪道无法自拔,对手底下人也越发苛刻,现在与一个新的机会摆在了我们的面前,要不然,飞黄腾踏,要不然,远走他乡,毕竟“血勐”的规矩大家都是清楚地。”

  郑钧一边说,一边仰天叹息,仿佛真的是对“血勐”的前途感到担忧一般,千里樱诺也装作一脸的悲痛,脑海里却在放映着半个时辰之前正男人一边摆手势一边按照自己说的话重复的摸样……

  “郑堂主说得对,我们不能让老主上的多年心血毁于一旦,必须将“血勐”发扬光大!”傲天很识时务的向前又窜了一步,胳膊一挥还真有点儿气势。

  “等等,我们怎么知道千里姑娘是否有真本事能将我们“血勐”起死回生?而且千里姑娘若是管理不当而将我们“血勐”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我们又该找谁算账?”苏前夕看着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的众人狠狠一咬牙,向前迈了一步,语气有些急促的用内力大声喊道。

  果然,这苏前夕的话音刚落,坛下有些高涨的情绪瞬间低落了不少,冷冷清清的颇有几分萧条之意。

  千里樱诺一柱下巴,看着一脸慷慨就义的苏前夕吃吃笑了一声,轻声说道:“苏堂主,我可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敢送死,敢反抗,只可惜,你不该反抗我。”

  “众位放心,我千里樱诺不是什么背信弃义之人,今日在次我千里樱诺对天发誓,日后若是将“血勐”弄得血本无归,必将自刎谢罪!”

  千里樱诺猛地站了起来,暗运内力,几乎将全身的内力都调动了起来,整个坛内甚至还回想着千里樱诺的回声。

  “随风,上来念念规则。”千里樱诺看着台下瞬间鸦雀无声,很满意的摆了个很臭屁的姿势之后,扭着小屁股又坐回了椅子上。

  “是。”

  下一秒钟,随风凭空出现在了原地,手里捧着几张薄薄的宣纸,看了一眼台下的人们,大声念起来。

  “一若加入我血勐杀手部,将保其终身,若是年老无法完成任务,每月也有最低生活保障金可保证生活。”

  “二若加入我血勐杀手部,每月将从执行任务中的酬劳抽取百分之二十,意思就是,执行任务有五千两,完成任务的人便可抽取一千两,但是完成任务的人数无论多少,仅仅支付百分之二十。”

  “三若加入我血勐杀手部,妻子儿女将终身受到保护,若是在我血勐的地盘上死了人,我们血勐必将追查到底,别人若杀我兄弟,我们必废其满门!”

  “四若加入我血勐杀手部……”

  两盏茶之后。

  “以上是假如我血勐的杀手部的种种待遇以及血勐的规则,若是大家想加入我血勐,必须将这些规则谨记在心,若谁触犯,决不轻饶!若是大家不想入我血勐,大可走人,我们不强求他人!”

  随风顿了一顿,拿起另外一张宣纸,再次开始伟大的洗脑工作。

  “一若加入我血勐聚财部,将……”

  “二……”

  千里樱诺看着依旧不知疲倦的随风,有些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他娘的,这些规则真的是自己写的么?怎么听起来这么多啊!

  半个时辰之后。

  “好了,以上就是我们血勐的全部规则,三个部门的三个堂主不会更换,但是若是堂主知法犯法,必将严惩不贷!”随风冷冷的看了一眼台下被冻得不行的众人,哼哼,跟王爷久了就这点好处,想冻人就冻人……

  “不知大家还有何疑问么?”千里樱诺紧了紧身上的狐裘,狠狠的瞥了一眼依旧在不停的制造冷气的某人。

  “没有没有……”台下的人们瞬间就激动起来,一双手是激动地上下挥舞,那模样儿就差把千里樱诺当女神一样供起来了!

  “那,大家没有意见由我接任“血勐”了吗?”千里樱诺满意的勾起一抹浅笑,很好,这帮人还算识相……

  “当然同意!”苏前夕一边说一边第一个向前迈了一步,直接一个大礼,给千里樱诺跪了下来,口中大声喊道:“恭迎主子!”

  郑钧和傲天愣了一秒,似乎被苏前夕这种墙头草的行为震住了,但是随即便也跪在了千里樱诺的身前,口中高声呼喊着。

  瞬间,台下的众人也都纷纷起身,毫不犹豫的对着千里樱诺三拜九扣,那模样就跟虔诚的信徒来拜佛一样……

  千里樱诺满意的打了个哈欠,他,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当皇帝,走哪哪都跪下,搞的老子都不想走了……

  “主子,这是我们聚财部的账本!”傲天眯着一双小眼睛,笑得简直连缝儿都看不到了,相当狗腿的递上了一本账本。

  “没事儿,你们不必给我,自己拿着去吧,我天生对这些帐本儿没兴趣,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千里樱诺给你们的待遇绝对是最好的,你们若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背叛了我,有什么下场你们自己想吧。”千里樱诺一把将手里的账本扔到了一边儿,扶着椅子缓缓的站了起来,向前微微走了两步,正脸对着台下激动不已的众人。

  “从今日起,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记住了,你们的主子叫千里樱诺!无论如何,哪怕你们苟延残喘的只能爬回来,但是只要你们活着,就一定要回来!因为只有你们回来,才能把你们的敌人狠狠踩在脚下,才能和你们的妻儿老小共享天伦之乐!”千里樱诺手持着一根不知道从哪个手下手里抢来的鞭子,一边挥舞着一边慷慨激昂的说着。

  随风隐匿在人群中央,看着那光芒四射的女子,心底有一瞬间的恍惚,桃夭,你知道吗?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主子那么放心不下这个女人了,恐怕,这个女人真的有夺走一切男人的视线的魅力,不过,幸好我是真的爱你……

  七日之后。

  “啪,啪啪。”

  一声声清脆的鞭子声在血勐的大操场响起,一千多名精壮男子拼命地躲避着四处飞来的暗器和兵刃,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更有甚者浑身上下像是个血人一般。

  千里樱诺看着被放大版的玲珑门困在其中的一千多名杀手部的手下们,心里暗自感叹,比以前我训练那些白痴的时候好多了。

  随风那边一看到千里樱诺的表情,无奈的舔了舔微微干涩的嘴唇,直接给身边的铁二牛一个眼神,慵懒的转身离开了椅子,向千里樱诺的座位走去。

  “主子,我们全都出来了,樱诺小筑怎么办?”随风挑了挑眉毛,一番话语说的颇为诚恳。

  “你别说得这么大义凌然好不好?不就是几天没看到那个小丫头么?还樱诺小筑,有南宫和我老爹撑着,谁能动我樱诺小筑啊!”千里樱诺一昂头,犯了个白眼嘲讽的说道。

  “嗯……”随风一张俊脸憋得通红,张张嘴,却又说不出来什么,尴尬的看着四周有些偷笑的众人们。

  “好啦好啦,念在你们小夫妻许久未见,你就会樱诺小筑去主持大局吧,顺道儿带十个人回去当护卫,再把南宫微雨那个小犊子给爷带来,省的爷一个人在这儿折腾。”千里樱诺打了个哈欠,一边相当不耐烦的挥手撵人,一边将手中的杯子掷到台下的玲珑门的某处机关上。

继续阅读:第10章 忧郁美男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