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随风剑
朴雨2019-09-17 22:163,273

  “哼,你个小子仗着自己有点儿本事,居然敢跑!害的本堂主前日被收拾很惨,今日必将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苏堂主一双细小的眼睛打量着浑身肌肉的铁二牛,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台出类拔萃的人物,而且领头的铁二牛那憨憨的样子还真是有几分傻气,于是,那一百个给“血勐”带来灭顶之灾的将士们被自动的归为废物一类……

  “老头儿,别说本公子不让着老人家,你先出手把。”随风故作大方的一挥手,“小的们,退下!”

  铁二牛和众人心领神会的退出了的堂口,齐刷刷的迈开脚步从四周开始包抄,有随风拖住那个老头儿,剩下的应该都不是问题。

  苏堂主两眼一眯,放出些许精光,色迷迷的轻声说道:“你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想和本堂主对抗还是太嫩了点儿,不如随了本堂主吧,吃香的喝辣的,就你这幅皮囊,不用白不用啊,虽然本堂主年近五十,但是这身体跟年轻人比还是绰绰有余的。”

  “受死吧!”随风一张俊脸气得通红,在心里已经将这苏堂主大卸八块儿好几回了!

  “嘿嘿,年轻人火气盛,脸皮薄,我懂我懂。”苏堂主笑的躲过随风的剑,一边随手从腰间抽出一根柔鞭,迎着随风的剑尖毫不让步。

  随风怔了一怔,好厉害的人物,怪不得这“血勐”再怎么穷困潦倒也没被别的门派吞并,想必其余几个堂的堂主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幸亏都被那个色狼女人的药给放到了,否则还有的折腾呢……

  “打斗的时候分神可是很危险的。”一句阴测测的话突然从随风的耳侧传来,随风整个人一激灵,脑海里瞬间闪过千里樱诺挥着鞭子时说的一句话,若是有使鞭子得人和你打斗,千万不要让他到你的背后,若是到你的背后,一定要迅速下蹲!

  随风的大脑似乎直接给双腿下达了指令,在随风还在惊诧之时,整个人已经下蹲了一大截儿,凌厉的鞭风险险从头顶刮过。随风暗叹一声,好功夫!

  只见分堂客厅里的两个人的步伐越来越快,招式越来越凌厉,舞来舞去居然都看不清人影招式,只能靠那衣服颜色来分别谁是谁,乒乒乓乓的兵刃碰撞声表示这两个人还在奋力拼搏着。

  话分两头,铁二牛率领着众将士从苏堂主的堂口开始剿杀,由于这些人都中了“千里袭人”的毒,打斗起来不需要耗费一丝一毫的力气,从最东方一直打到了最西方,而那些人不知是因为药性无法反抗,还是由于二狗子的话不想反抗,总之,很顺利的拿下了苏堂主的堂口。

  “咳咳,大家好,我是二狗子,首先呢,为限制大家活动的事儿表示歉意,但是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不得不这样做,我们是“樱诺小筑”的护卫,这一次呢是来收下“血勐”的,若是大家有什么不愿意,可以现在就提出来!”

  二狗子一边说,一边将腰间的配刀拔出来,脸上笑眯眯的,可是那把泛着寒光的精钢佩刀却将一丝摆的很清楚,谁敢反对就是去和这把刀较量较量!

  “好啦,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啦,大家继续休息吧,休息吧。”二狗子看这些人都被特制的绳子绑得死紧,满意的咧嘴笑了笑,看来这会任务很圆满的完成了嘛!

  众苦力带些可怜的看向了那些被绑在一起得人,可手下的动作却越来越狠,想当初王妃教的“海盗劫”是很厉害的,越挣扎越紧呢,别说休息了,动一下都疼得要死啊,咋说也得让这些人尝尝自己当年所受的苦不是?

  二狗子看着居然没有一个人反抗的人群,突然冒上一丝疑惑,怎么可能这么安静,难道……

  “二牛哥,小心行事。”二狗子对着铁二牛打了一个手势,用眼神嘱咐了一番之后,转身向堂口随风和苏堂主打斗的地方走去。

  铁二牛接收到二狗子的手势愣了一下,但是被千里樱诺摧残很久而耐击打的大脑加身体瞬间做出了反应,迅速抽出腰间的佩刀,几乎是那刀刚刚出鞘,短短的一秒种,所有将士都做好了随时拼命的准备。

  隐藏在人群之中的暗影侍卫看着那些侍卫狠狠的惊诧了一把,这反应能力,这敏捷程度,还担心拿不下区区“血勐”么?一想到这里,暗影侍卫的脑海里猛地闪过了刚才那个少年郎的眼神,明明只是一个农村的十八九岁的孩子,怎么可能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有人相助?

  正当暗影侍卫苦苦思索之时,二狗子已经跑到了依旧在激战之中的随风和苏堂主的不远处。

  “三。”

  “二。”

  “一。”

  二狗子查了查时间,在心里暗自数了几个数之后,迅速相随风的方向跑去,似乎根本不害怕那剑光鞭风殃及无辜一样。

  事实上,却使不会殃及无辜,因为苏堂主已经趴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二狗子,你怎么来了?”随风用内力勉强压制住翻腾的血液,一边轻声问道一边在心里暗自感叹,没想到那个色狼女人还有点儿本事,居然想到这么一个后招,否则自己指不定还真被这个老头子给解决了。

  “属下是看这老头子毒发时间快到了,就来找您了,而且这堂口有些不对劲儿,似乎是太过顺利了,像是有人在暗地里已经将所有障碍清除了一半。”二狗子皱着眉头将自己的想法轻轻说着,一边说一遍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子,轻轻的倒出两颗棕黄色的药丸儿,递到随风的眼前。

  随风也不客气,毫不犹豫的捏起两颗药丸吞吃入腹,一边吃还一边感慨,真是好东西!

  “不必担心,能够悄无声息除掉所有障碍的人若是想杀我们,怕是轻而易举。估计是什么人暗中帮助我们,而不想让我们发现吧。”随风深吸一口气,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一个中年男子英俊威武的形象。

  紫檀枫,若是不为我主子所用,如此能力如此暗位,怕是不能留你……

  血勐总坛。

  “喂,随风,这些人怎么都做的跟个死人一样板正?”千里樱诺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好不容易赶过来了,这古代的马车真不是人坐的……

  “主子,你能不能有点霸气?这些以后可都得是你的手下。”随风抚了抚额头,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么?

  “放心放心,你主子我不是吃素的!”千里樱诺又打了个哈欠,把自己缩得更紧了,整个人都挤在虎皮椅子上,心里暗自感叹,这马上都要到春天了,咋还这么冷呢,还是千绝谷好,一年四季都没有春夏秋冬……

  “主子,要上台了。”随风靠在椅子上,淡淡的提醒着某位已经神游到太平洋的女人。

  “好啦好啦,咱们走吧。”千里樱诺看了一眼已经全部到齐的三位堂主和将整个总坛围得水泄不通的门徒们,整理了下衣服,迈开小碎步,姿态优雅的走出了隐蔽的角落。

  随风站在那个隐蔽的角落里,看着千里樱诺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微微震撼,桃夭,你到底跟了一个怎样的主子啊?

  千里樱诺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台下的众人,很好,都被姐姐这幅摸样给震到了,看来长得好看就是有好处,强悍起来也能说是御姐……

  “我是千里樱诺,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新主子。”千里樱诺刚刚走上坛上,便直接一个华丽的转身坐到了最中央的大椅子上,一刹那间,仿佛日月矢辉,所有的光亮都集中在眼前这个带着一抹浅笑的女子身上,温柔和霸气两种格格不入的风格在这个女子的身上完美的结合。

  千里樱诺半倚着铁木椅子,一边感慨这昂贵的铁木一边暗自窃喜,相当年老子可是为了那一口粮食从小跟别人打到大的,否则不早被那个继母给虐待死了,就你们这些小菜蚜,一起上老子都能废了你们!

  某位从小就开始欺男霸女的无良小姐心里幻想着众男在自己脚下哀叫哭号,脸上的表情也愈加严肃起来,大有几分谁敢说话反对就那谁开刀的意思。

  “千里姑娘,请问,我们原本的主上哪里去了?”一个眼冒精光的大胖子缓缓站了起来,虽说语气哆哆嗦嗦的,但是一双黄豆眼里却折射着算计的光芒。

  千里樱诺心下一凛,好一个识时务的男人,怪不得能担当堂主,一句“我们原本的主上哪去了?”从侧面承认了自己的地位,又正面表示了自己的衷心,若是肯归顺的话……

  “没怎么样,只是把那个男人放归自然了。”千里樱诺打了个哈欠,千绝谷,算是放归自然吧,那个老头子闷了好久了,可算有个玩物的……

  “在下是掌管财务的傲天,若是千里姑娘能够将“血勐”发扬光大,傲天甘愿以姑娘俯首称臣,相信老主上也会很满意的。”那胖子一听到千里樱诺的话,直接窜出一步,一个弯腰行了个礼,明明有些墙头草却又让人觉得大义凌然。

  “不知在坐的各位还有何意见么?”千里樱诺两眼一眯,这个男人,是摆明了偏向自己,不知道是有什么阴谋还是……

继续阅读:第9章 阴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