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半成品
朴雨2019-09-17 22:163,278

  “而那个郭靖,其实也就是个半成品,应该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才逃脱的,因为真正地药童是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完全靠自己的主人控制才能进行攻击,而且根本无法说话吃饭。而这个郭靖却可以,显然是并没有完全被药水儿浸泡为药童,但是周身皮肤确实已经和药童没什么区别了。”

  苏前夕说完之后,拿起桌上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之后,靠在床榻上细细品尝,不在出声。

  “那,这个郭靖,最有可能是什么人炼制的药童?”千里樱诺紧了紧身上的狐裘,看着窗外呼啸的风在心里怒骂一声,鬼天气!

  “我看有可能是灵药门的,毕竟是制作药的门派,而且也有很多苗族使盅用毒的能手,所以有可能是他们炼制的药童,但是毕竟是制作灵丹妙药的门派,很多起死回生的药都要仰仗他们,所以并没有人敢公开指责。”

  苏前夕舔了舔嘴唇,一口喝下杯中的葡萄酒后轻声说道。

  “照这么说,还有人拿盅虫去害人了?”千里樱诺将自己狠狠地缩成一团儿,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看着坐在对面床榻上的两人。

  “这个倒是很少听说,毕竟盅虫这种东西害人很少被发现,所以被发现的例子很少,只有那些被下盅虫者的样子太过于骇人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苏前夕半倚在马车上,手关节有节奏的敲打着木板。

  “好了,我也乏了,你们早点儿回去休息吧,至于那个药童,嗯,郭靖,你们小心点儿就是了,还有,明儿有时间我研制点儿药物香囊之类的,你们随身带着,小心驶得万年船。”千里樱诺懒懒的向后一仰,包裹着狐裘的身体弯成一个滑稽的弧度,带着一丝慵懒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一直滔滔不绝的苏前夕和一直沉默不语的傲天都带有些尴尬的对视了一眼,两人毫不犹豫的行了个礼,低着头悄声退了出去。

  刚刚走出马车外没几米,苏前夕突然一把拽住了傲天的胳膊,一张老脸在皎洁的月光下有些诡异的盯着傲天,面部的肌肉抽了又抽,一张干瘪的嘴唇张张合合,像是要说些什么却一直说不出来。

  “前夕,你放心吧,我没事的。”傲天扬起一抹温和的微笑,拍了拍苏前夕的胳膊,补充道:“药姑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虽然喜欢盅术,但是用别人的性命来完成自己的梦想,她是断断做不出来的。”

  “嗯,若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苏前夕伸出有些发黄的舌头舔了舔干瘪的嘴唇,看了一眼望向远方不知想什么的傲天,轻声说道:“傲天,药姑是灵药门最有潜力的弟子,估计,这次一定会出席武林大会的,若是你们遇见了,说不定还能有……”

  “没必要了,那年我遭遇那个贼子的陷害,你为了我已经受了很重的伤,而药姑却始终是不相信我,现在去解释,又有什么用啊?”

  傲天昂起头,看着那轻扬的满月微微叹了口气,“前夕,睡吧,明一早还要去赶路呢,放心,一个女人。我傲天还放得下。”

  说罢,傲天头也不回的径直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一直站在傲天身后的苏前夕紧紧皱着眉头,一直目送着傲天回到自己的马车上,干瘪皱缩的嘴唇轻轻颤抖了几下,悄悄的吐出了一句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已经回到马车上的傲天争辩,“傲天,你若是放得下,又为何不敢正视那药童,那手法明明就是出自药姑之手啊……”

  次日凌晨。

  “啊!”

  一声犀利的尖叫刺破有些昏暗的天空,一抹温柔的阳光轻轻倾泻下来,视乎也对这一班人马抱有强烈的好奇心一般。

  “啊呀,冷月你折腾什么啊!”寒星有些懒洋洋的声音透过精致的车窗,传到了不远处冷月的耳朵。

  “南宫主子啊,咱们的食材被吃了好多啊!昨晚遭贼了!绝对遭贼了,原本那么多那么多的食物现在只剩下一半儿多了!”冷月愤愤不平的蹿到马车上,对着依旧在熟睡南宫微雨大声喊道。

  “哎呀,讨厌,去找樱诺啦,我要睡觉,不准再打扰我!否则我把你扒光了吊起来打屁屁!”南宫微雨挥动着可爱的小手,轻轻摆了两下,复又转身继续呼呼大睡,似乎根本没把冷月说的话听到耳朵里一样。

  “……”冷月颇为无奈的看着在一边装死的冷月,又瞅了瞅彻底睡死的南宫微雨,无奈的拢了拢裙角,还是去找二牛哥哥吧,现在去找那个睡不饱就折腾人的千里主子,那就是老鼠去找猫——找死去了!

  “二牛哥哥,二牛哥哥?”冷月为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之后,踩着小鞋飞快的向铁二牛的马车跑去,一边跑一边轻声叫喊着。

  “哎哎,我在我在,马上就来马上就来!”一听到自己心上人儿的声音,已经撑的走不动道的铁二牛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儿,迅速从床上翻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套上了鞋袜,飞快的钻出了马车。

  “二牛哥,你怎么啦?好像很累的样子?”冷月看着铁二牛一张稍微有些憔悴的脸,有些疑惑的问道。

  “嘿嘿,没有,就是昨晚赶车太累了吧。”铁二牛憨憨的挠了挠头,对着冷月一阵傻笑。

  冷月看着眼前的铁二牛就知道傻乐,不由自主的也笑出了声,虽然铁二牛在为入伍以前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但是一张刚毅的脸棱角分明,虽然无法和极品美男相提并论,但是也是一个颇有气势的阳光美男呢,想当初在“樱诺小筑”时就这么一笑,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女呢!

  “对了二牛哥,你昨晚有没有看到什么人到后面装食材的马车上啊?今早我一起来,发现那些食材少了好多好多呢!”冷月的眼角一瞥到马车,马上就想到了正事儿,马上昂起了小脑袋,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铁二牛问道。

  “啊?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啊……”铁二牛被冷月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迅速很坚决的摇了摇脑袋,他才不愿意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自毁形象,难道他要告诉自己的心上人,那是自己和马车里面装死的某个男人为了一个称呼狂吃了一个时辰的结果吗?

  “唔,这样啊,那,二牛哥。我先去做饭去了,一会儿给你们送过来。”冷月一听到铁二牛也没看见,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对着铁二牛笑着说道。

  “哎哎,好,好。”铁二牛笑的一脸阳光,急忙答道。一直看着眼前的心上人儿转身离去,一直目送到马车之上才肯恋恋不舍得收回目光。

  “哎,二牛哥?怎么啦!谁来了?”马车之内突然传出了郭靖憨憨的声音,铁二牛一听到郭靖的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艰难的移动着撑得不行的身子钻进了马车。

  “都怪你,昨晚非要吃吧!吃了那么多食材!”铁二牛一钻进马车就狠狠地瞪了一眼郭靖,虽然很愤怒,但是一直用拳头说话的铁二牛却没有和郭靖动手,因为铁二牛已经撑的动不了了……

  “可是,二牛哥明明是你要和我比比谁吃得多的。”郭靖一听到铁二牛的话,想一个小孩子一版委屈的低下了脑袋。

  话说,昨晚。

  两个身影大刺刺的跑到了装食材的马车之上。

  “郭靖,你要吃点儿什么?自己拿吧!”铁二牛看了一眼脸不红气不穿的郭靖,心里颇有些佩服。

  “不了,我就在这儿吃吧!”好几天没看见食物的郭靖两眼翻着精光,狠狠地扑到了那一堆食材上一阵狼吞虎咽。

  铁二牛一怔,直接被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男子风卷残云一般的吃相给吓到了,心底里突然涌上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老子打不过你也得吃得过你!

  “郭靖,看咱俩谁吃得多!谁吃得多谁就是哥!”铁二牛狠狠拍了下自己因为千里樱诺的虐待而一天没有吃饭的肚皮,也不等郭靖的同意,直接蹦到郭靖的身边自顾自的开始往嘴里塞东西。

  郭靖眨着一双童真的眼睛,愣愣的看了铁二牛三秒钟,然后更加猛烈的吃了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两个佝偻的身影拖着两个奇大的肚子从马车里钻了出来,苟延残喘的爬回了自己的马车。

  “快,叫哥!”某人的眼眸闪着精光,激动地看着身后一个路都走不动的男子说道。

  “二牛哥,你太厉害了,你是头一个能吃过俺的人……”郭靖咽了口口水,崇拜的看着趴在地上动都懒得动的男人说道。

  “哈哈,跟哥混有肉吃……”

  “俺不要吃了,俺想吐……”

  “冰糖葫芦咯,冰糖葫芦咯!”

  “热乎的大饼子咯!肉馅的啊!”

  “胭脂水粉哦!女孩子用的胭脂水粉啊!”

  一声声喧闹的吆喝声透过马车传入众人的耳朵里,四个女人蠢蠢欲动的望向窗外,因为女子不能出门而一直身处闺中的冷月和寒星对外面的喧闹很好奇,而一直忙这忙那的南宫微雨和千里樱诺也没能仔细体会过古代的集市,四个女人带着同样的眼神对视一眼,几乎就是一瞬间就拍板定下了要好好玩上一玩。

继续阅读:第18章 胭脂水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