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铁母鸡
朴雨2019-09-17 22:163,194

  “不行,俺要钱,俺都三天没吃饭了,没有钱卖包子的老李不给我包子吃。”

  铁二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拦路的壮汉心道:“看来只能把这个男人制服了,毕竟自己主子是什么人自己可是清楚着呢,标准的铁母鸡啊……”

  “不交钱,看打!”只见眼前的壮汉挥动着手里一跟黑不溜秋的粗铁棍,向铁二牛打来。

  铁二牛一愣,看着来势汹汹的壮汉的模样有些无奈,这不就是来送死的么?随即直接伸出一只手想要接住这一棍,没想到一只手刚刚握住铁棍,一股大力突如其来,像是要贯穿整个身子一般的猛烈。

  铁二牛大惊失色,没想到一个貌不其扬的庄稼汉也有如此力气,当下不敢在掉以轻心,虽然被这股怪力压制住,但是铁二牛毕竟也是在玲珑门内摸爬滚打处来的,随即一个灵巧的翻身。双手一转,两脚一借力,一个夺命断头台便向那壮汉袭去。

  哪成想那壮汉根本就不动地方,硬生生的接下了铁二牛的一脚,一根黑漆漆的棒子对着铁二牛的身上劈头盖脸的打来。

  铁二牛一脚踹到这壮汉的身上就知不好,因为这壮汉身上硬邦邦的,如若不是练了什么金刚罩铁布衫,就一定是被特殊药物浸泡过!只能一边狼狈的躲着,一边寻找机会小心应对。

  外面乒乒乓乓的声响其实早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只是所有人同铁二牛一样,都把那人当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山贼,但是过了二十几秒,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迅速寻找衣服,因为能在铁二牛手底下应对超过二十秒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个普通人!

  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睡的正死的南宫微雨以及两个做着春梦的婢女……

  “喂,拦路者何人啊!”套着浅色的睡裙儿的千里樱诺撩开马车上的门帘,乳白色的藕壁暴露在空气中,雪白的大腿毫不避讳的迎着皎洁的月光,千里樱诺随手披上了一个银色的狐裘,慵懒的靠着马车栏看着眼前打斗的正欢的二人。

  铁二牛这边战斗的相当惨烈,基本上已经被这个一直只知道猛打的人给压制住了,眼前这个壮汉根本就不躲避任何攻击,而且无论多大的攻击都没有在这壮汉的身上留下过痕迹,一直被动牵制倒是让铁二牛放不开手脚。

  “哇,好漂亮的仙女姐姐。”一直和铁二牛蛮打的壮汉突然停下了动作,看着月光下的千里樱诺憨憨的叫道。

  “嘿嘿,姐姐很漂亮吗?”千里樱诺裂开嘴唇笑的相当灿烂。就这么一笑,几乎让对千里樱诺的做事风格有些了解而且已经走到了马车门口的众人齐刷刷停住了脚步,这个魔女这么笑肯定没什么好事儿,还是趴下装死比较明智……

  铁二牛气喘吁吁的趴在马车上,看着不远处一脸花痴加白痴样儿的壮汉,非常虔诚的给千里樱诺行了个礼,用及其崇拜的眼神看着千里樱诺,轻声说道:“主子,收了这个妖孽吧,日后就算当马骑也好啊,这丫力气多得是,而且这么牛逼的防御力跟你说的那个忍者神龟一样……”

  “滚一边去吧你,就知道给本姑娘丢脸,连个忍者神龟都斗不过,你还不赶紧缩回你那个壳里,等回去了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废物一个!”千里樱诺相当鄙视的翻了个白眼儿,玉足轻抬,直接把趴在马车上装死的铁二牛踹到了一边儿去。

  趴在马车门口装死的众人齐刷刷的在心里哀叹了下,多亏刚才没有出去,先见之明啊,否则指不定又和铁二牛一样被撒痒痒粉或者泻药了……

  “你叫什么名字呀?”千里樱诺踹开铁二牛之后,笑的一脸温柔,轻轻跳下了马车,一点一点向那壮汉靠近。

  “我,我,我没有名字,我饿了,好久没吃烦了。”那壮汉看着千里樱诺,像是个小孩子一般委屈的低下了脑袋。

  “嗯,那以后你要不要跟着我呢?我可以每天都让你喝酒吃肉,只要你听我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工钱。”千里樱诺笑的像是一朵儿花一样,一边笑一边在心里暗道,能把铁二牛逼到如此绝境的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废物吧!

  “可是,我不喜欢吃肉,我喜欢吃青菜。”那壮汉瞪着一双铜陵似的大眼睛,粗声粗气的说道。

  “嘿嘿,都随你,我每天给你工钱,你想吃什么吃什么。而且,你今年多大啊!”千里樱诺习惯性的一挑眉,这身材标准是相当标准的六块腹肌,古铜色的皮肤显然是常年暴晒而得的,在黑暗中微微有些憨傻的脸庞却遮盖不住那一抹英气,若不是因为这憨憨的样子,恐怕又是一个美男吧!

  “我,我今年十八了。”那壮汉看着千里樱诺,带着有些不符合年龄的怯生生的表情轻声说道。

  千里樱诺盯着那壮汉黑黝黝的肤色,沉吟了一下,随即拍着那壮汉的肩膀说道:“嗯,那我给你起个名字吧,看你这个样子嘛,黑得像个锅底一样,就醒郭吧,我问你,你是想叫郭德纲还是想叫郭靖?郭襄,郭芙蓉,郭富成,郭美男都成,说吧,想要那个!”

  趴在马车内外的众人齐刷刷的叹了口气,这么无良的主子,若是长得像毛驴儿,是不是还要姓驴?

  “嗯,我,郭靖比较好听。”那男子一双英俊的眼眸闪了又闪,浮上一层淡淡的疑惑,随即轻声说道。

  “唔唔,郭靖啊,好啦,看你长这傻样儿,要射雕肯定不可能了,不过这英俊程度倒是跟我想象之中的郭靖差不多,啧啧,就这么地了,二牛,今晚就不赶路了,今晚你就去和郭靖一起睡吧,再去给他那点吃的。”

  千里樱诺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挥了挥手,转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缩了缩身子,这马上都要夏天了,还这么冷,看来以后不能要风度不要温度啊,再说跟这么个不懂风情的五大粗讲什么风度嘛……

  深夜。

  “苏堂主,傲堂主,你们觉得这人有何问题么?”千里樱诺一手拨弄着灯芯儿,一边轻轻的问着。

  “有什么问题老朽并不知道,但是刀枪不入倒是真的,此人并没有多么厉害的内力,全靠着一身蛮力和刀枪不入的皮才能和铁二牛斗上一斗,若是时间长了被铁二牛找到弱点必定是要吃亏的,今日收了此人,若是并无二心的话,他日还可传授一些内功心法,虽然人是憨厚了一些,但是这能耐却使实打实的在呢。”

  苏前夕压低了声音,看了看不远处的几个马车,轻声说道。

  傲天听苏前夕说完之后叹了口气,轻轻揉了揉额头道:“这人的样子,和那些药童倒是很像呢,我看,指不定就是个半路跑掉的药童,由于药物的原因丧失了原本的智力,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留在身边也不知是福是祸……”

  “好啦,不用担心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依照今日那人与铁二牛争斗的样子来看,确实是个药童不错,但是也确实失去了智力,若是以后调养的好,也许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但是这种机会很渺茫。而且既然我们现在都收了这个人,那就没什么好争论的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千里樱诺舔了舔饱满的樱唇,看着不远处铁二牛和那个郭靖的马车,下意识的弯了弯嘴角,对着正在绞尽脑汁权衡利弊的苏前夕和傲天轻声说道:“我觉得我这次捞到了个宝贝呢!”

  “主子,话不能这么说,还是小心为上啊。”苏前夕一愣,顺着千里樱诺的视线将目光集中在不远处的马车上,扯了扯嘴唇,带些担忧的说道。

  “放心,我看人一向很准的,而且我总觉得,这次武林大会之行一定用的上他,而且,在此处能碰到药童,也就是说,很有可能那个炼制药童的人就在附近么?”千里樱诺抿了抿唇,放下帘子相当认真的看着傲天和苏前夕说道。

  “主子不用担心这个,炼制药童其实是武林之人最为可耻的一件事儿,就算是荒郊野外,也不一定真的敢有人用药童来攻击人。”傲天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才抬起脑袋对着千里樱诺轻声说道,只是额间拧成的“川”字暴露了傲天此时的心情。

  “那炼制这个药童到底有什么用?”千里樱诺听到傲天这么说,愣了一下惊讶的问到,她才不会相信那药童是随随便便炼制玩的呢!

  “其实,这个药童练成之日,便是丧命之时。”苏前夕看了一眼面露不忍的傲天,叹了口气,替傲天接下了千里樱诺的话茬。

  “药童其实只是一个载体,虽然攻击力和防御都相当厉害,但是这些其实都不是用来攻击人类的,药童从一开始就是被苗族之人用来炼盅的工具,只是药童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太过于厉害,所以才会有一些人将药童当做攻击别人的爪牙。”

  苏前夕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傲天,看到傲天毫无反应之后,又淡淡的说道。

继续阅读:第17章 半成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