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血滴子
朴雨2019-09-17 22:163,155

  “差不多吧,但是以属下所见,那些大门派不见得会和咱们“血勐”动手,那些小门派也不一定敢和咱们叫板,但是潜在的危险还是可能会有的,毕竟背后下黑手的门派也不少。”傲天顿了一顿,对着车夫一挥手,那高大的马匹“嘶哑”的叫了一声之后,整个马车开始慢慢向前跑了起来。

  “南宫知道此行的危险么?”千里樱诺捏起身前的一个心形糕点,有些模糊的说道。

  “南宫小姐比主子还要兴奋呢,拿着那些什么小戒指之类的手势比比划划的,说什么要是有敌人敢动弹她,就给那些人个“透心凉”,实在不行再来个“血滴子”。”傲天一说到此处,微微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千里樱诺。

  “嗨,就那个丫头,还能知道什么叫害怕么?胆大的要死呢。”千里樱诺拄着下巴借着眼角的余光看着身后跟着的几辆马车,微微有些飞扬的尘土在马蹄下飞溅着,像是要跟着马车一起离开一般。

  “南宫现在就在后面的马车上吗?”千里樱诺打了个哈欠,又看了一眼身后的马车,颇为无奈的转过头来看着傲天说道,那眼神中透着对傲天这么早叫起自己的不满。

  “嘿嘿,南宫小姐说为了防止被别人一大早儿就叫醒,昨夜已经带着两个婢女上去睡了。”傲天嘿嘿一笑,刻意忽略掉千里樱诺咄咄逼人的眼神。

  “好啦,既然如此你就给我说说,武林大会都有什么规则吧。”千里樱诺又捏起一块儿点心,一边贪心的吃着一边看着傲天说道。

  “其实武林大会也没有什么规则,毕竟在咱们这地盘儿,谁有能耐就谁横,所以,只要打得过人家,谁都不会说你什么的。”傲天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葡萄酒,轻轻饮了一口,一边品尝一边感慨,“樱诺小筑”的主子喝的酒,果然比面上喝的好忒多了。

  “那这样说的话,武林上若是有什么欺男霸女的事儿,也是谁有能耐谁说的算咯?”千里樱诺眯着眼睛,心里敲着自己的小算盘,要真是这样的话,拿自己还真的要多培养点实力了……

  “还真差不多,主子我跟你说,以前在咱们这地方,就经常有强迫别人嫁人或者娶人的,现在在别的地方更是出名,咱们这儿是在皇城郊区之内,所以还不算太乱,等真正到了魔爪崖,主子可能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残忍吧。”傲天看着眼前依旧有些稚嫩的小丫头,叹了口气,虽然是个前途无量的主子,可是……

  千里樱诺看着眼前傲天的神色忍不住轻轻笑出声来,开玩笑,本姑娘以前可是上过医大玩过解剖的,还能怕什么鲜血嘛?训练,难道我训练的时候不够残忍么……

  “嘿嘿,傲天,不用担心,我倒是很想知道,千绝老人的历史。”千里樱诺微微向后靠了一靠,并没有反驳傲天的担忧,只是将话头转到了龙世天的身上,毕竟自己真想知道那个长相猥琐的小老头子有什么本事呢……

  “千绝老人啊,以前这个千绝老人在江湖还算的上是一号人物呢,虽然不说是家喻户晓,但是有点名气的人那个没听说过千绝这个名字啊,说的就是一旦动手,必定让万千生物绝子绝孙,才得此称号为千绝嘛,不过千绝老人和他的小师妹邴凤仪倒是情投意合呢……”

  傲天被千里樱诺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一阵恍惚,但是还是很快的进入了状态,滔滔不绝的向千里樱诺说着往日的历史。

  “想当年啊,这千绝老人可是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仗着一把魔剑几乎是游遍了天涯海角,不仅仅打下了名号,还让许多妙龄少女为之倾心,最为著名的就是当年的罂粟姑娘,在龙世天大婚之日削发为尼,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

  “还有那个百花谷的百花仙子和龙门三女苏娘,曾经在泰山之巅大战了好久,最后还是以百花仙子的重伤告终,百花谷和龙门曾经还因此爆发了许多场大大小小战争呢,近几年来在多方势力的调节和牵制之下才有所缓和。”

  “而那赤炼门的赤炎女侠,也许是因为生性刚烈,不肯为了一个男人去打打杀杀,也许是看透了爱情,总之是没有缠着龙世天,而且就在第二年的春天和爱慕赤炎女侠很久的玉面郎君成亲了,当时也算是轰动武林的一件大事了!”

  傲天一手端着花生米盘儿,一边滔滔不绝的说着,从龙世天扯到了赤炎女侠,又从赤炎女侠扯到了玉面郎君,又扯到了许许多多门派的各种利益……

  “傲天,你听说过千里素颜么?”千里樱诺捏起了最后一块儿糕点,看着唾沫横飞的傲天,轻轻地问道。

  正在口若悬河中的傲天猛地顿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的转过头,微微叫道:“千里素颜!”

  “是啊,认得么?”千里樱诺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向星空里璀璨着的夜明珠一般耀眼。

  “嗯,听说过,主子和千里素颜,莫不是……”傲天看着眼前的千里樱诺,一种让自己都为之心惊胆战的预感突然排山倒海一般将自己压倒,傲天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该不会这么巧吧……

  “嘿嘿,千里素颜是我的母亲啦,我从小随母亲的姓氏。”千里樱诺扯出一抹好看的微笑,毕竟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例如那个“血勐”原本的主人一看到自己的时候,激动的抓着自己的肩膀大叫“素颜”,那个男子激动的模样,可能这辈子自己都无法忘却吧……

  “主子,千里素颜其实是“血勐”原先主子的一位旧识,其实不能说是旧识,“血勐”原先的主对千里素颜,也就是您的母亲爱慕许久,自从您的母亲被墨云国带走之后,“血勐”便出现了,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将您的母亲夺回来,但是“血勐”还未成气候,就传出了您的母亲丧生的消息,自从哪年开始,“血勐”的主子便无心打理血勐,但是衰败确实是近年来才出现的事情。”

  傲天思索了一会儿,皱着眉头抬起脑袋,理了理思路,用最简洁的语言概括出所有重点,对着千里樱诺一五一十的报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看来,那个男人还真是很不容易呢。”千里樱诺叹了口气,虽然时隔多日,但是那个男子看到自己是的样子却历历在目往如昨日,那样骄傲的一个男子,居然跪下苦苦哀求自己,看来自己的那位母亲,当年还真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子呢……

  “其实也不然,为了创造“血勐”,我们确实吃了不少苦,但是这毕竟是我们心甘情愿,“血勐”一直未能被其他门派吞并的原因就是因为大部分精英依旧在,逃跑的一直都是刚刚收进来没几年的人,所以,为了这些人,再苦也一定要将“血勐”发扬光大。”

  傲天坐在宽敞的虎皮床榻上,有些颓废的模样,低沉的嗓音,肥肥的身躯第一次在千里樱诺的心里撑起一片天空。

  “放心吧,千里家的人,个个儿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千里樱诺趴在窗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低声诉说,零落的话语被风轻轻的带走,却清楚的飘进了傲天的耳朵。

  “当然,我傲天要跟的主子,必定不是池中之物。”傲天裂开大嘴嘿嘿的笑了一声,自从那日见到千里樱诺的时候,自己就被深深震撼住了,困惑了许久的自己马上就明白为什么自己主子肯束手就擒了。

  毕竟自己从小就跟着的主子自己还能不了解吗?日思夜想的人儿站在自己的面前,恐怕无论是谁,都愿意用生命去交换吧,就算只是为了一个相似的容貌,和一个曾经震惊天下的姓氏。

  傲天想到这里,轻轻抬起头看着千里樱诺趴在窗户上有些慵懒的背影,眼角突然湿润了起来,当年那个调皮的小丫头,现在都已为人母了呢,就连她的女儿,都跟当初一样嚣张的不可一世,却偏偏又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动人……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出过,留下买路财!”

  一声突兀的怒吼突然在寂静的深夜中响起,平稳的马车突然打了个突,水面一向很浅的千里樱诺猛地睁开一双大眼睛,这台词儿……

  “让开。”

  有些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有些僵硬的曲调夹杂着一些不耐烦,很明显是被突然拦住了的铁二牛。

  “不行,俺要钱,你得给俺拿钱,俺才能让你出去。”有些蛮横却又憨傻的声音粗粗的响起,按照声音传播的大小,应该不超过马车之前的三米吧。

  “小子,我饶你一命,赶紧走。”铁二牛低沉着嗓音轻声说道,虽然自己主子不像是那种杀人放火的人,但是折腾人的手段也不差,眼前这个五大三粗肌肉都爆出来的男人明显只是个庄稼汉,若是落到那个魔女的手里指不定就是各种药丸各种毒了……

继续阅读:第16章 铁母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